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零五章:路数 为Briller的皇冠加更
<>“你是我义妹呀,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想法?”我一脸讶异,孙寒希还有些不信,问道:“真的?”
  
  “你从来没有害过我,还屡次三番的站在我面前,如果你有什么事,我这义兄不也一样护佑着你么?”我反问道。.org雅文吧
  
  “可我不过是你为了学孙家的造剑法,你无奈之下认下的义妹而已。”孙寒希嘀咕道,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那我也不过是你不愿意承认的义兄,在我遇上危险的时候,怎么你也会站在我面前?”
  
  “我……我就是喜欢这熊猫,这才顺便救你。”孙寒希轻哼道,这话当然是她自己胡诌的。
  
  “彼此之间的帮助,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觉得对方需要帮忙就帮,这是一个人的本能,好比我是夏一天,数次给蓝苒他们围困暗杀,而以我现在混入他们的时机,以我的的能力,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单独暗杀蓝苒,甚至他们的任何一位,可我并没有这么去做,不是么?”我说道。
  
  “没准……没准你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呢?”孙寒希可不是傻姑娘。
  
  “如果如你所说呢?”我反问。
  
  “与我何干?我加入天玄地黄,不过是因为他们给我的条件更优渥,相互利用罢了。”孙寒希说道。
  
  “那现在我可给不了你什么。”我苦笑道。
  
  “一个天城城主……义妹的身份和位置,还不够么?”孙寒希问道。
  
  我哭笑不得,说道:“义妹的身份么?好吧,那这么说,从今往后,你可就要跟我这义兄绑在一起了。”
  
  “嗯,不过前提是,你有什么事,都需要和我说,还有,你说过要打造一把比天锁横月都要好的剑给我,可不许你忘记了。”孙寒希说道。
  
  “记着呢,好了,有什么话,先等我从极东葵那边过来再说,你先回去乖乖等我,这只熊猫,就暂时交给你了。.org雅文吧”我拍了拍熊猫的后背,让它之后乖乖听孙寒希的话。
  
  孙寒希一听说熊猫要归她管,高兴得几乎要欢呼起来。
  
  很快,我就来到了岛上的参云阁,这参云阁是一处安静的连片岛内重地,外面是接待弟子求见的大殿,内里还有弟子办公场所,阁主另有其人,而极东葵为何选择在这里接见我,目前倒是不好揣测。
  
  极东胜天和极东葵都住在后山那,守护混沌神树的安全,不过那里已经是禁地了,弟子是无权靠近的。
  
  刚刚踏入大殿,一位弟子就引我进入了主殿阁楼,写着‘参云阁’三个大字的八层高阁楼中。
  
  这里到处都储藏了各种各样的资料典籍,我当然也问起了这弟子参云阁的作用。
  
  “参云阁为我极东仙门管辖弟子、执法提审、发布任务的所在,只要是弟子,在极东仙门想要做什么,都绕不开参云阁,是门中重地。”那弟子倒是不隐瞒。
  
  “那此处这么多的资料……”我又问道。
  
  “皆是储藏门中各种各样行政命令,提审执法的记录,还有弟子们出任务,身份名单等记录,一般除了参云阁的阁主,基本上是不能上楼的。”弟子说完,引我去一楼旁边的房间,随后就离开了。
  
  这房间窗户都是镂空的,倒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而极东葵和蓝苒正坐在里面下棋品茗。
  
  看到我过来,蓝苒忍不住瞪了我一眼,却也不跟我打招呼。
  
  “你这孩子,还不把他带进来。”极东葵笑吟吟的说道。
  
  蓝苒‘哦’了一声,随后看向我说道:“还不快进来?”
  
  我尴尬笑了笑,很快进入了殿内,这小姑娘脸皮就是薄,在自己的师父面前,当然不敢大方承认喜欢我。
  
  “拜见极东前辈。”我拱手道,极东葵点点头,说道:“我们在下棋,你也看看,一起和我下吧。”
  
  “师母不喜欢半途而废,但又嫌我棋力不够,这不是给顿在这里了么?”蓝苒有些郁闷的说道,我看了一眼棋盘上的子,暗道这蓝苒下得其实是真的不错了,棋力不够这类托词,简直就是有意甩锅。
  
  不过极东葵的落子更加可怕,竟围追堵截把蓝苒的棋路往死了围,怪不得蓝苒不能形成突破,卡在了这一不上,还要想着怎么落子。
  
  我拿起了一颗棋子,随后很干脆的下在了其中一点上,但蓝苒瞬间抓住了我手,急忙说道:“不行!不能下在这里,你会不会下棋呀!”
  
  我有些难为情一笑,说道:“这个……”
  
  “苒儿,你们俩若是不能同心,这盘棋我看还是主动认输罢了。”极东葵笑道。
  
  蓝苒当即松了口,不敢再制止我,但还是说道:“你倒是小心点呀……这盘棋,是有赌约的。”
  
  “什么赌约?”我一边问,一边把棋子放到了刚才我想放的位置,蓝苒想要拦都拦不住,只捏住了我的手,让极东葵忍不住笑出声来,还顺手下了自己早有准备的一手,把围着的棋子,拿走了几枚。
  
  蓝苒气得瞪我:“你看你!不会下就不要下,下的什么臭棋嘛……”
  
  “赌约是什么你还没跟我说呢……”我苦笑道,拿出了棋子,又仿佛随手而就一般,放在了不起眼的一个角落,似乎刚才给消灭掉的棋子根本不是我的一般,这把蓝苒气得牙痒痒:“我不管你了,输了我饶不了你!”
  
  我笑了笑,而极东葵这时候也笑了起来,说道:“呵呵,老身还是第一次看到苒儿表情那么丰富,当年呀……她呢,从来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眉间的愁云,仿佛就没有散过一般,真是愁死了她,也愁煞了老身,但出去一趟回来后,却仿佛又成了另一人了……”
  
  “极东前辈,为我家首领忙前忙后,分忧解难是我的责任,就算是为了报仇,也总不能为那暴君天天板着个脸吧?如果可以,我倒是想让暴君为我们天天捏眉心。”我笑道。
  
  “哈哈……怪不得这么讨苒儿喜欢,连老身都觉得你嘴巴甜。”极东葵开怀一笑,但很快她瞅了下棋盘,眉心这下可舒畅不起来了。
  
  蓝苒却没看到棋盘间的变化,仍然气呼呼的说道:“嘴甜又有何用?棋都下不好……”
  
  极东葵却没有接话,伸手就捻了一枚棋子,放在了她认为不错的位置,然而凝住的眉头还是没有舒展。
  
  蓝苒这才发现了怪异,但我下一枚棋子的反击,让她惊呼出声了:“你……”
  
  “我怎么了?”我笑道,极东葵看到我继续下了一枚,把刚准备捻起的棋子直接又放了回去,笑道:“看来,刚才第一枚棋子,你是故意这么下的,这是要让老身吃掉那一片,再重开一条血路呢。”
  
  “极东前辈棋风非凡,已经把我们的棋子逼入了死角,在下不得刮骨疗疮,置之死地而后生也是无奈之举。”我一脸的谦逊。
  
  极东葵却没有就此认输,棋子在放下后又捻起,果断的继续下起来。
  
  我暗道平常人早就放弃这局了,老太婆这心思够坚韧的。
  
  不过对方想要下,我也没有必要继续让着她,用现代棋路不断刷新老太的旧格局,将原来蓝苒输掉的劣势,全部慢慢扳了回来,不过这极东葵却也展现出了强大的决心和翻盘的毅力,死死抓住之前存下来的优势,也跟我努力的进行了拉锯战,我也深刻感到这场战斗的艰苦,但既然是有赌约,当然不能输了。
  
  所以直到最后清点收盘,还是让我小胜了半子。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