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一十二章:超等
    “计辰导师师兄……”华青峰连忙拱手,而那叫计辰的导师也看到了华青峰手中的九品神剑,两眼顿时一亮,但很快还是挥了挥袖子,说道:“青峰师弟,既然换到了神剑,那就先下去吧。”
  
      “是。”华青峰如获大赦,连忙飞快跑了,那计辰又看了一眼青阳绮里,说道:“绮里,你也快去上课吧。”
  
      “是……计叔叔。”青阳绮里犹豫了下,随后看了我和孙寒希一眼,只能是咬牙离开,她应该是很担心我们出什么时,而走的时候,她连忙跟我传音道:“绮里这就去找母亲,请骆师兄稍安勿躁……”
  
      我感激的点点头,暗道这计辰难不成要对我不利?
  
      那计辰左右一看没人,就把目光看向了孙寒希,笑吟吟的问道:“孙小友对吧?我听说了,你这次来闻道,也是想要获得剑亭三类的甲级评定的吧?”
  
      “是呀,不知道导师前辈有何指教呢?”孙寒希一脸的警惕。
  
      “不知道孙小友可还有神剑在身?”计辰压低了声音,孙寒希偏头不明所以,计辰一看孙寒希这么不上道,只能轻咳一声,随后传音起来。
  
      结果他万万没想到孙寒希有时候也犯愣,竟直接重复了一次对方的传音:“导师是说,一把六品以上的神剑,换一个甲级的评定,或者用八品以下的神剑,换一个乙级评定?”
  
      那计辰一听,差点没冲过去要捂住孙寒希的嘴。
  
      我暗道这导师是明着收钱卖评级呢,顿时笑了笑,说道:“五品的换我们两个都拿到甲等的评定,如何?”
  
      “不……不行,只能卖她,你的我没资格去评。”计辰咬牙说道,我暗骂这计辰老狐狸,就说道:“那我们不卖了。”
  
      “不卖了?不卖也不行,既然说破了这事,就别怪我从中作梗。”计辰这导师既然敢于收受贿赂,当然也不怕跟我们玩阴的。
  
      “你敢!”孙寒希却是硬骨头,并不会害怕一个无止境的仙家,那计辰半眯起眼睛,似乎也不打算跟我们纠缠了,就此想要离去,我却叫了一声‘且慢’,说道:“说说原因。”
  
      “呵呵,你的评定,商师兄交代过了,对不住,本导师也是无能为力了。”计辰毫不犹豫的说道。
  
      “原来如此,那我义妹的甲级评定,你真的又把握给么?”我问道。
  
      计辰很快拿出了一枚金光闪闪的牌子,上面写了个‘甲’字,他随后说道:“虽然大部分的‘甲’等评定,都需要绮里师姐那儿决定,不过我当然也有资格评定小部分的弟子,如果有我看上眼的神剑,牌子还是可以先签出的。”
  
      “好,给她来块甲等的。”我立即拿出了一把七品的神剑,根本不是六品的,不过这把剑绝对也算是不错的了,至少适合这计辰。
  
      “七品?不行,必须六品以上!”计辰咬牙说道,不过看我挥动这把剑带来的能量,他也有些心动了。
  
      “那算了,这已经是我们能拿出来交易的剑中,品质最好的了,你若是不要,我可以去其他类别的导师那换来甲等评定,毕竟商?不可能谁都能打过招呼,控制所有的导师。”我冷笑说道。
  
      那计辰气得双目圆瞪,不过这是秘密交易,他也不敢闹得过分张扬,立即伸手将我的剑抓过来,随后挥舞几下后,把牌子印上了孙寒希的名字,最后丢给了孙寒希:“这牌子是你的了,你只需要从其他倒是那拿到乙等的牌子,获得参加争夺果实的资格并不难。”
  
      这么轻易就拿到了甲等的牌子,孙寒希也很高兴,而她再抬头想要看向计辰的时候,哪里还有这家伙的影子?
  
      “义兄,你对我真好。”孙寒希笑嘻嘻的说道,我说道:“那是当然。”
  
      其实我也很郁闷,这商?居然把手伸得那么快,堵住了我贿赂这招,也不知道这超等的牌子怎么拿到了,看来这导师都有一定数量的名额,那超等的牌子,到底谁有资格能发?
  
      难道是青阳照?毕竟看他的实力,应该是最强的,拥有一枚超等的牌子,应该有可能吧?
  
      这些事,还得好好问问,这一次蓝苒居然没提醒我,看来她可能也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运行的。
  
      走入了闻道场,绮里如秋已经开讲了,她是剑歌类的主讲师,说话的声音也如同百灵鸟似的婉转,让一群群的弟子听得是如痴如醉,我是九天剑碑的剑歌榜天下第一,剑歌已经是九重天领头羊,这些剑歌讲学对我完全无用,甚至我还能找出诸多的缺陷来,只不过我没理由这个时候去拆绮里如秋的台,要表现也不是这么表现法。
  
      青阳绮里看到我和孙寒希随便坐在了角落里,立即从几个女子扎堆的位置偷偷过来,坐在了我身边,这引起了不大不小的震撼,毕竟男弟子来这里听课的,有很大一部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全都放在了她身上呢。
  
      看着群狼目光,我浑不在意,但孙寒希就有些不高兴了,说道:“怎么又来了。”
  
      “孙师姐,绮里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和骆师兄谈谈。”青阳绮里非常有礼貌,孙寒希也没法子挑出毛病,只能是看向传音说道:“怎么哪个女子都追着你来呢!”
  
      我心中苦笑:这三世桃花可不是说笑的,我是自带招黑、招粉效果,要不然怎么能称作命运之子?
  
      “骆师兄,绮里父亲和母亲想要让你铸造对剑……如果可以,绮里也想要铸剑一把……”青阳绮里传音说道,毕竟这里听课的仙家实在太多了。
  
      “造剑好说,不过,我有些事正想要问问你,问完了,我才好考虑要不要给你们一家铸剑,如何?”我也传音问道。
  
      “请骆师兄问吧。”青阳绮里点头,我倒也不客气,说道:“这评定甲等的牌子,是不是有数量的限制?”
  
      “是,每一位导师能够评定甲等的数量有限。”青阳绮里说道。
  
      “那我除了需要器法堂,器剑堂两枚甲等的牌子外,法剑类,剑法类,剑歌类这三门一超二甲的牌子,导师们可够分发的?”我继续问道。
  
      青阳绮里两眼瞪大,说道:“骆师兄要这么多甲等的牌子,还要剑亭一枚超等牌子?可绮里从未听说过有超等的牌子呀……就算是甲等,若是骆师兄想要拿到四枚,就注定七七四十九位弟子中,提前出局四位才能凑够……”
  
      “什么?没有超等的牌子?连甲等的牌子,都只有四十九枚?那你父亲或者母亲也没有超等的牌子?”我惊讶的问道。
  
      青阳绮里点头,说道:“父亲和母亲并没有分到超等的牌子呀……不知道骆师兄哪里听说有这等评定?”
  
      我暗道这次该不会给极东葵摆了一道吧?
  
      “那就是说,我拿到了所有甲等的牌子,也可能没办法参加争夺果实的比赛?”我皱眉沉思。
  
      青阳绮里一副同情的样子,说道:“这么多年里,从未听说过这超等的牌子,也或许……是父亲母亲瞒着绮里也有可能,骆师兄也不必忧心……”
  
      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我立马传讯给了蓝苒,将这件事如实的汇报给她,而她似乎也并不知情的样子,看来这超等的牌子,还真不是剑亭的谁人手中。
  
      “剑亭的导师领袖不是你父亲么……”我又问道,青阳绮里想了想,说道:“是的……可之前却不是……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