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二十八章:换话

      “我……我先试试剑丝,不行再说别的,我这剑丝入体后,也还请青阳姑娘运行你的剑法法门,好让我能够知晓你剑气的运转方式。”我压制了自己心中的欲望,就算对方长得再漂亮,皮肤再滑而不腻又如何?
  
      能挥手解决的,不能装成全力以赴,不道德的事情,咱也不能干。
  
      “好吧,若是不行,骆师兄一定要告诉绮里。”青阳绮里说道。
  
      我点点头,而她很快就脱了小鞋子,坐到了床上,而就在这时候,我却发现一道气息在很远的外庭那冒出头来,这让我一瞬就扫向了那边,随后大手一挥,直接护罩封堵了整间屋子。
  
      “这些天穹门的家伙,真是没规矩。”我忍不住说道,青阳绮里已经上了床榻,打坐看着我说道:“骆师兄有所不知,这米老前辈当年在我父亲还是苍茫境,出去历练的时候,曾经给过父亲一些指点和方便,后来父亲成了导师,也去回访过天穹门的,他们彼此也有一些交易在里边,所以这米老前辈来这里处理弟子的事情,也想要走父亲的关系呢……”
  
      “原来如此,算了,只要不妨碍到我们……咳咳,不妨碍到我探查你的脉络,且不管他就是。”我顷刻一声,看了一眼前面的床榻,暗道这床还真够大的,小姑娘平时不知道怎么睡觉的?
  
      “喔……”青阳绮里笑着应下,随后五心向上,等我剑丝入体。
  
      我看她如此慎重,也不好继续说点什么,双手立即引入数不清的剑丝从她手部位置一路直冲她的脉络核心。
  
      要看清楚她的脉络其实不难,只要她不主动抵抗,而难点在怎么掌控她使用力量的轨迹,这才是最关键的。
  
      在检查了一遍她的身体脉络后,我发现她的脉络枝干非常的扎实和牢靠,这代表她基础远超一般的仙家,同时常年的超高消耗,让她的脉络也很粗壮,就连我的脉络想要找出一根如此粗壮的都没办法,也可见她的强悍。
  
      这要是剑丝太过脆弱,怕一瞬间就要给对方冲断,失去探测的能力,所以为了达到预期效果,我当即说道:“青阳姑娘,我可能要加强我的剑丝,你或许会有一丝丝的不适应,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青阳绮里点点头,随后红着脸说道:“他们都说,青阳能够洞察人心,若是骆师兄你要伤害绮里,绮里一下子就能够发现了……”
  
      “哦……我还以为这不过是无稽之谈呢,还真的有你这样的异能?那看来参云剑塔里面的化身,怕是没这能力,要有这能力,或许我要跨过你这关就有点难了。”我有些好奇她的真正实力,不过说归说,我还是强化了剑丝的能量。
  
      “啊……”青阳绮里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受,发出了一阵呻吟,我连忙把力量收拢了一半回来,她却摇摇头,说道:“绮里没事的,骆师兄……您继续……”
  
      “啊……”
  
      结果我刚加强,这小姑娘又叫了一声,虽然这叫声软绵绵的,可也不能老这样呀,会严重影响本人的职业操守:“那个……可以运转法力了……”
  
      青阳绮里听出了我语气中的尴尬,脸上红地跟花儿似得,她可不是姒娘那样跟白纸似的,这小姑娘从小有父母带大,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情,应该没可能什么都不懂,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哪个父母都会告诉自己的孩子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
  
      结果青阳绮里忽然的运转脉络,竟瞬息间,核心如同恐怖的气泵,一下子把能量疯狂的挤迫而出,汹涌的能量让我一瞬间无所适从,这降低了不少的剑丝力量,竟没撑住几下,直接给冲得分崩离析!
  
      “好了,我的力量似乎跟不上你的脉络……我再加强一些,对了,你也适当用上最强的冲击,这是让剑输出变强的根本,所以你的脉络输入如果小了可不行。”我面露苦笑,刚才好容易自卖自夸,现在直接给自己打脸了。
  
      “是。”好在这青阳绮里不在意,等着我又接驳强化了能力后,才开始又一次启动了剑法。
  
      轰!
  
      然而,这一次动静更大,一声巨响,床直接就给青阳绮里震塌了!
  
      我两眼都直了,其实她这一冲,我加强的力量,又猝不及防的给她轰断了,这捕捉只做到了五分之一还不到,简直是惊人无比!
  
      “这……”我脸色微变,如果再强化自己的剑丝进入她的脉络,势必有可能会伤到她,因为脉络内在都很脆弱,特别是面对别人的脉络时更是如此。
  
      青阳绮里和我飘在原来床板停留的空中,忍不住说道:“不行的,绮里的脉络可能太过强大了,要不……要不骆师兄还是从绮里道体的表面探入吧,这样接连换几个关键的位置,就能够查出问题来了。”
  
      “这……”我忍不住吞咽唾沫,这小姑娘的脉络确实刷新了记录,如果真打算探索脉络,剑丝肯定不行了,真的只能如她说的那样,不过我还是说道:“我的剑丝入体虽然没有走全,但也猜的七八不离了,锻造一把一品的神剑,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我要是这么做,恐怕对你的清白有影响,要不就算了?”
  
      结果青阳绮里顿时摇头,说道:“那锻造出来的剑,岂不是也会有时候跟不上自己的脉络?”
  
      “有可能……但可以祭炼减小这里面的差异,剑灵不正是为了修正它而存在的么?”我苦笑道,这姑娘莫不是有什么强迫症和洁癖吧?
  
      “不行……骆师兄,若是您没有完全的把握,绮里也不会答应的。”青阳绮里坚决的说道。
  
      我暗道这小姑娘倒是够执拗的,但看她这要求那么果决,我也心中纠结起来,这要游走全身去接触,跟吃豆腐没什么区别了,但不吃一回豆腐,别说她的剑不好弄,我的神剑怕都得难产。
  
      可就再我心中犹豫的时候,外边,却有好些气息晃动着,我心下一沉,想要看看到底谁在外面,可结果青阳绮里在我靠气息查询的时候,直接挥手就打开了门,她当然也不喜欢别人偷看:“你们到底看什么嘛!?”
  
      可这做法,实在太暴力了吧?关键这床都震塌了。
  
      果然,一群天穹门的弟子,甚至米老头都冒着头看着这里的房间,估计给刚才的塌床声惊动了,这一看到我们俩人在这破床上,米老头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大袖一挥,有些不满的骂道:“老夫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哼,白日宣淫,何等荒唐!你们还在这看着干什么,还不给为师滚!”
  
      一群弟子全都往我们这里瞅,都想要看到自己想看到的精彩一幕,可惜,他们不但失望了,还给自己的师父呵斥了声。
  
      “哎呀,这床都搞塌了,怎么还穿那么快……”
  
      “就是,就是,还以为能发现点什么动静呢!”
  
      “可惜了……”
  
      “哼!没想到竟成了这小子口中的肉!害我上次回去还心心念念。”
  
      “简直了,这不是鲜花生于粪土,朽木生出仙芝了么?”
  
      一群弟子给赶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酸溜溜了一把,怕是我们这下跳黄河都洗不清了!
  
      孙寒希也还在这府中,也闻声飞了过来,她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笑呵呵的说道:“义兄,这次事成没?”
  
      “一边去,你换句话问能死?”我摆摆手,随后直接把门带上了。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