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二十九章:公道
这青阳绮里还是太年轻,这个时候怎么能开门?我都隔绝气息了,对方顶多能知道这里出了问题,却不知道里面生了什么事,可现在看到我们靠的那么近,一副怎么了的样子,岂不是授人把柄么?/p>
  
  不过木已成舟,我也是豁出去了,这件事不能再拖了,关了门后,我让孙寒希直接看门,随后一挥手,把这里的狼藉一片收拾干净后,把一方漂亮的床榻又恢复了原样。/p>
  
  “好了,那咱们就公事公办了,如果有什么得罪的,还请青阳姑娘不要介意,就把我当成……当成医者便是。”我压制心情平静的说道。/p>
  
  青阳绮里脸上微红的点头,随后面对着我,结下了圆扣。/p>
  
  看到她没有设防,我也不再存留太过个人的情感,而是很干脆的伸出手,从她项下的位置开始,一寸寸抚摸过去,而我的剑丝脉络也从圆润的肌肤下潜入,在她运转功法的时候,也快抓住其移动的轨迹。/p>
  
  闭上眼睛的我,并没有去看她现在的表情,而是竭尽全力的压抑体内的情绪波动,手开始缓缓的按照探测的位置来移动。/p>
  
  不得不说,即便是再怎么坐怀不乱,身体的接触也难免会让我有些浮躁,况且前面的那位还是目前整个极东仙门弟子的梦中情人,也确实够折磨人的了。/p>
  
  “骆师兄……您的心情……是不是有些波动了……”青阳绮里忍不住问我,我点了点头,老实说道:“对不起,很快就好了。”/p>
  
  “嗯……”青阳绮里回答,声音也难免有些颤,而她脉络的运转,其实也并不纯粹,甚至没有我使用剑丝时候刚才那么霸道了。/p>
  
  不过明白了她的运转方式,我其实也能够从中明白很多脉络特别的运转方式,这小姑娘的天书是与众不同的,远很多天书运转脉络的方法,当然,这也代表了不可复制,因为即便如我,也没办法修炼和模拟出来,只能是全盘的复制她的运行图。/p>
  
  在一寸寸继续挪动的时候,因为剑丝的侵略性,青阳绮里忍不住出小声的呻吟,我好歹也是个男人,面对这种几近于诱惑的声音,心情的波动和反应还是有的。/p>
  
  如果换个角度看,这确实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就算是不想承认都不行。/p>
  
  “好……好了……”我松了口气,从眉心为止,直到探入脚踝为止,就仿佛让我走过了千山万水,这种体验虽然让天下男人都想要试试,可我却不想再来一次了,实在太过折磨人了!/p>
  
  “已经拓好了么……”青阳绮里忍不住说道,我现她已经在穿衣的样子,就一边点头一边缓缓睁开双眼,然而,下一刻,却现她两眼真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心中忍不住也咯噔一下,说道:“那个……青阳姑娘,还请你……”/p>
  
  “骆师兄,能不能也……叫我绮里?师兄们都这么叫呢……”青阳绮里脸上红润。/p>
  
  “嗯,绮里姑娘。”我松了口气,在敏感的位置,我其实也不过是隔了一厘米虚晃了过去,而且闭上了眼睛,也算是做得相当绅士了。/p>
  
  “把姑娘去掉好么?”青阳绮里不满意的说道,我愣了下,看向了她说道:“这……”/p>
  
  “你把绮里都摸……光了……叫绮里有何不可么?”青阳绮里害羞中带着一丝倔强。/p>
  
  “我……绮里,这是在……造剑,而且,我不会说出去的,还有,我也没有摸……光。”我苦笑道,当然只能是满足她的要求,这件事说出去对我完全没好处,虽然我自己是有私心,要造屠仙灭神剑,但归根结底也是要为她打造完全合适的剑不是?/p>
  
  “难道……绮里不讨骆师兄喜欢么?”青阳绮里又问道。/p>
  
  我瞪大眼睛,惊讶的问道:“绮里,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p>
  
  “绮里又不是小孩子……当然知道。”青阳绮里这次倒是很果断,这让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p>
  
  /p>
  
  “骆寒师兄……您恐怕不知道在绮里眼中的样子吧?”青阳绮里似乎也知道这时候说这话很突兀。/p>
  
  “我怎么知道?而且,我也不想要知道,绮里,这个玩笑可一点不好笑。”我尽量平静的说道。/p>
  
  “在我眼里,所有人身上都会散出一种颜色……而只有您,有时候是虹色的,有时候却又是粉红色的……”青阳绮里忽然说出了很古怪的话。/p>
  
  “什么意思?”我讶异的问道。/p>
  
  “绮里自小修炼了天书后,再看别人的时候,都能够看到他们身上的不同颜色,这些颜色时而暗淡,时而浓烈,浓烈的时候是欲望生出之时……也是绮里籍此鉴别对方好坏的办法……骆师兄身上的气息,是绮里最喜欢的颜色……若是总是惹得绮里忍不住想要去接近……”青阳绮里连忙说道。/p>
  
  “这么神奇?”我心中还是相当吃惊的,虽然仙家都有一定观气的办法,但观心却难,但这似乎对青阳绮里不存在难度,不过我仍然问道:“这虹色我可以理解……但这粉红色是什么?”/p>
  
  “是喜欢!呀……”青阳绮里忍不住脱口而出,但很快就后悔了,我吞了口唾沫,轻咳一声道:“别胡说,那别的男人应该都有这个。”/p>
  
  “可骆师兄不是别人,却对绮里生出了粉色呀……”青阳绮里连忙辩解,我暗自感到一阵的难堪,我确实是闭上眼了,可也知道你在我身前不着衣衫呀,换了谁不是粉红色爆?/p>
  
  我笑了笑,说道:“绮里,我真不是你想的那样,这……”/p>
  
  砰!/p>
  
  结果我这话还没说一半,外面护罩就动弹了下,我皱起了眉,暗道这孙寒希怎么回事,让看门结果外面还出事了?/p>
  
  “我说义妹呀,外门怎么了?”我立即问道。/p>
  
  “我的义兄,你赶紧出来吧,你义妹我可撑不住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捅了什么窝么?这么多的弟子叫嚣着要灭了你呢!”孙寒希传音叫苦起来。/p>
  
  我心下咯噔一跳,连忙飘下了床榻,这一放出探查气息,就现至少有一两百号的弟子围了过来,这可是要把青阳家拆了?/p>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心下虽然知道生了什么事,但还是忍不住嘀咕自己壮胆,而青阳绮里噗嗤一笑,说道:“骆师兄,我们可怎么办好?父亲母亲,也赶过来了……”/p>
  
  “那还不赶紧出去自辩清白!”我这气也是不打一处来,这姑娘半天然呆的话,简直够可以了。/p>
  
  打开了门后,果然一群弟子已经闯入内院来了,这青阳家府邸可不是什么皇宫后院,虽然说又后山,但前面的府邸却小得很,就是别院,其实也算是青阳照的弟子院落,和别的大富豪宅邸比,就是巴掌大的地盘!/p>
  
  所以弟子们跨过门墙就是内院了,这看到我出来,一个个脸都绿了,气得是呱呱乱叫的有,跳得跟猴儿似的也有,挥舞长剑要剁了我的更是多不胜多!/p>
  
  偏偏青阳绮里不慌不忙的一边从床榻上下来,还一边整理衣衫上的褶皱,这岂不是摆明了此地无银三百两?/p>
  
  “骆寒!我孟非常乃是参云剑榜排名第二十八!今日为了绮里师妹挑战汝!可敢一战!”/p>
  
  “二十八算什么!让开一边去!这事让师兄我来!”/p>
  
  “妈的,大家一起上!这小子一定是用了强,逼迫绮里师妹就范的,不宰了他为师妹讨个公道,我们以后还有何颜面留在极东仙门!”/p>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