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三十章:保守
群情激奋的弟子叫嚣起来,好几个弟子干脆拔剑刺向了我,我瞬息起飞飘到了半空中,结果这群弟子居然不依不饶的追了过来!
  
  “你们窥探我和绮里姑娘的**便罢了,还要动手?真觉得我好欺负怎么地?”我朗声说道。
  
  “骆寒!纳命来!”一个弟子根本不容分说,一剑刺向了我!
  
  对于这种人,我根本没打算容情,星天结晶剑猛然出手,一剑棍就把他脑袋给打没了,这一下,一群弟子全都炸锅了,害怕的有,怒火冲天的也有,但仙门弟子,更多的是为了师兄弟复仇的气概,所以仍然一窝蜂朝我飞来!
  
  “别说绮里姑娘还没说什么,就是真有事,也与你们无关,真觉得她是你们的人了么?”我冷喝道,而一群弟子对于外来者的怒火,显然不是我几句冷话就能够泼醒的,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天上地下到处是飞剑,围的我所在的空间密不透风!
  
  我当然不会给他们低头,手中的星天结晶剑一挥,轰的一声,剑气风暴从我身上爆发,这是拓印了青阳绮里的脉络后,我暂时拿出的替代方法,虽然没有办法修炼天书的手段,不过消耗方法我却觉悟了出来,这气浪一下子把许多的剑器都轰落了地面!
  
  但弟子们加入乱战的越来越多,就好像动物族群之中对待外来者般残酷,如果我再不大开杀戒,敌人只会越来越得意。
  
  “你们都住手!”
  
  而就在我开始反击的时候,青阳绮里娇叱一声,也挥剑加入了战斗,好些弟子直接给她的剑气轰得退后连连。
  
  其实她的攻击并不强悍,或许是对自己的师兄弟有留手,不过,她的加入毫无疑问让弟子们都不解和惊讶,毕竟她的出手已经昭示了整件事其实错在他们,而不是我。
  
  “绮里师妹!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委屈,尽管和我们说就是了!何以包庇这小贼!”一位实力看似不错的青年连忙叫道。
  
  “骆师兄不是小贼!你们攻击骆师兄,你们便是小贼!”青阳绮里可见是有些生气了,怕是原本她也没想过会闹到家里来。
  
  “可是……”那青年被攻击打得连连后退,而我这一边,弟子们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大有一哄而上的气氛。
  
  毕竟此时不把我灭了,大家怕都觉得我要拐跑他们的小师妹了。
  
  我对待攻击我的人当然不会留情,干脆就是乱棍伺候,一时间打断腰,打断脖子的弟子不少,大部分都干脆兵解了。
  
  “义兄,这件事一定是那群天穹门的弟子干的,我刚才守门的时候,就看到有好几个弟子出门去了附近的弟子居,还有几个弟子往内院瞅的!那米老头,甚至还纵容弟子乱跑呢!”孙寒希传音给我。
  
  我脸色阴郁,其实早就知道这老头妖里妖气的,指不定要出什么幺蛾子,现在正应验了我的想法,不过,就在场面马上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忽然好几道无止境的仙家气息快速的飞过来了。
  
  不仅仅如此,外面观战的天穹门弟子,还有米老头也趁机站了出来,阻拦这些弟子继续攻击我。
  
  看来他们是知道极东仙门来人了,该装装样子撇开自己的关系。
  
  “还不都住手!?”米老头登空一呼,无止境的实力疯狂的宣泄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无止境的仙家似的。
  
  一群弟子们有少部分停手了,但大部分还是朝我攻过来,我当然没有放过攻击的机会,好几剑挥出,又报销了几个弟子!
  
  青阳照和绮里如秋的气息瞬息而至,扫了一眼周围,威压也自然而然散发出来。
  
  弟子们看到自己的导师都来了,顿时停下了继续攻击,不过有些弟子却说道“青阳导师!那叫骆寒的小子,竟趁着青阳导师和绮里导师不在,闯入了绮里师妹的闺房,奸污了绮里师妹!”
  
  “什么!?”青阳照一听这话,顿时气得脸都绿了,双目火苗仿佛往外直冒,瞪了一眼我之后,把目光放到了青阳绮里的身上。
  
  “你胡说八道什么?!”青阳绮里脸上通红,这种事别说她真给人强了,就是听了她都脸红呢。
  
  “小师弟,你知不知道你说什么?”青阳照脸色难看的质问那弟子,那弟子给当事人反驳,顿时哑口无言了。
  
  青阳照想都没想,一挥手就打飞了那师弟,随后看向了其他人,问道“谁给我说说,你们为什么来的这里?谁让你们来的?”
  
  “导师!你可来了,有人告诉我们,绮里师妹给骆寒这小子带入了房间,欲行不轨,却给我们逮住了,眼下我们想要拿下骆寒问罪,可谁知道这小子如此的厉害!”一个弟子慌忙说道。
  
  “此事是真是假你们可都看到?”青阳绮里闷哼一声,结果那弟子顿时摇头了“我们没看到,可导师,男女之间可是有大防,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便罢了,若是光明正大,还启动结界作甚?定然是行那不可告人的之事!”
  
  青阳绮里气得飞过来,一剑刺向那弟子,那弟子想要躲开,结果反倒给青阳照一把送到门外,撞到了柱子上。
  
  “你这孩子,平时我们都是怎么教育你的?为何不自爱一些?”青阳照虽然有意袒护,但也要照顾自己那些名义师弟不是?
  
  “父亲,我什么都没干,是骆寒大哥帮我探查脉络呢!结果不知道谁人散布了我们在房中苟且的假消息!”青阳绮里气呼呼的说道。
  
  绮里如秋面如寒霜,扫了一眼周围的弟子,说道“此处是你们青阳师兄的府邸,你们闯进来可有通报主人?还闯入了内院之中,信不信我上报师父此事?”
  
  弟子们全都停了下来,脸色尴尬之余,也都纷纷给青阳夫妇道歉,青阳照拧着眉,一挥手就说道“都出去!此事消息从何人而来,稍后刘群师弟你亲自报给我!”
  
  最开始报信的弟子只能是拱手应是,随后却冷冷看了一眼米老头身边的一个弟子,咬牙不知道该不该说点什么,青阳照是聪明人,这一眼就知道事情是天穹门挑拨离间而来。
  
  弟子们走得干干净净后,只剩下米老头和一群天穹门弟子,青阳照拱手就说道“米师兄,实在对不住,家中出了点小事情,请恕师弟暂时不能给师兄见礼了。”
  
  “无妨,家中的事情要紧,师兄也是刚来不久,一直在外殿等你过来,却怎知道一群弟子闯了进来,师兄也是心下担忧出点什么事,好在青阳师弟来得及时,师兄现在也放心了。”米老头呵呵一笑,拱手就准备离开,但走之前,又丢下一句话说道“不过……师兄有句话,也不得不提醒师弟,虽然少年人不同我们这些老一辈保守,可这男女之防还是要注意一些,白日便一起混迹闺中,即便无事,也仍有不妥。”
  
  青阳照额上青筋顿时冒出几条,不过还是恭敬目送米老头返回前殿。
  
  而除了青阳照和绮里如秋,赵地极和褚飞兰都来了,看来剑成之后,两夫妻是去了锻造谷交流剑器祭炼什么的,现在搭伙前来也实属应当。
  
  内院这里,只剩下他们四位和我、孙寒希、绮里如秋了,青阳照凝眉看着我,不高兴的问道“骆寒小友,何以毁我孩儿名节?岂不知此事对一女子的重要性?”
  
  绮里如秋的表情也如暴风雨前的宁静,怕会根据我的回答而作出决定。
  
  回
  
  (=)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