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三十一章:扒皮
我想了想,准备据理力争一二,不过没等我吱声,青阳绮里就站出来说道“骆师兄造剑,需要知道绮里脉络运行的轨迹,由此让神剑生出剑灵的时候,完全契合我的脉络,而带骆师兄进入闺中查探脉络的是绮里,与骆师兄有何干系?”
  
  “你闭嘴,让骆寒来说。”绮里如秋有些不高兴的说道,自己女儿虽然这么说完全就不是我的错了,但这女孩子的事情,可不是靠包容来的,知女莫若母,她也害怕绮里给我蒙蔽了做伪证。
  
  “此事确实因为造剑才引起的,不过我也不欲张扬此事,甚至还和绮里姑娘提过,是否按照我的造剑办法去打造,而免去探查脉络的过程,不过却给绮里姑娘否定了,前辈应该也知道的,物主想要怎样,有时候可不是我们匠人能够决定,故而为了拓取脉络图打入剑中,我只能是随绮里姑娘提议入了闺房,而且,我义妹也是在场的,若是欲行不轨,岂能给他人知道?”我说道。
  
  “我敢保证,义兄全程都是在探查脉络,可没有做什么坏事,而且这事也是青阳师姐让义兄干的,至于师兄们为何忽然出现,一口咬定我义兄和青阳师姐有染,那倒不如问问外面那群天穹门的家伙,他们才应该是此事误导和宣扬的罪魁祸首!”孙寒希可是表面冰冷,内心腹黑的小公主。
  
  青阳照皱眉“孙师妹的意思是,这是天穹门惹事?”
  
  孙寒希毕竟是新来的弟子,这话闹不好可就成两个门派之间的嫌隙起因了,青阳照当然不高兴,不过青阳绮里很快说道“本来家中只有我们三人和纸仆,若是谁都不说,此事怎会人尽皆知?”
  
  “你!”青阳照瞪了自己女儿一眼,而绮里如秋也是颇为郁闷,并且看了我一眼后,就开始和自己的夫君传音了。
  
  青阳照则盯着女儿好一会,随后一挥袖子,直接所道“不可,此事休要再提,我先去见见米师兄!这事等我晚点回来再说!”
  
  青阳绮里一脸懵圈,而我不明就里,孙寒希则传音给我说道“义兄,这事本来守好了秘密,什么事都没有了,可现在不一样了,你坏了人家女儿的名节,人家母亲不看你看谁呀?义兄你想想,你要是走了,青阳绮里还怎么呆在这门派里?那是要给人戳脊梁骨说是给人始乱终弃呢!现在可怎么办好?”
  
  我看了她一眼,皱眉说道“有那么严重?”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如果义兄和我,那当然引不来太大的非议,可问题对方是青阳绮里,整个门派弟子都把她当成梦中娇娘呢,现在这就给你玷污了,你若是就这么走了,绮里岂不是……”孙寒希把话掐断了,反正事实摆在我面前,这事没得跑了。
  
  我心下不尽叹了口气,这帮人检查脉络都能检查出大事来,女子闺房果然不能乱入呀。
  
  看了一眼青阳绮里,我把目光投向了绮里如秋,说道“前辈,此事都是怪我,绮里姑娘不察此事后果之重,但我却没有果断的拒绝,导致了此事发生,当然,我也不会为此事推卸责任,若是绮里前辈有什么要求,尽管和我说便是。”
  
  “绮里为你做到这一步,想来也是非常喜欢亲近你了,我这做母亲的,又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思?自小她喜欢什么,都会毫无顾忌的去做,直到把这件事完成,而她不喜欢的事情,甚至是对她不好的事情,她根本提不起兴趣来。”绮里如秋叹了口气,对于这孩子可见溺爱入骨。
  
  青阳绮里看着我,两眼也闪着光,我暗道这都快把我当熊猫看了吧?
  
  但话说回来,种种迹象也表明了这青阳绮里的特殊性,她这古怪异能,有时候还真是玄奇无比。
  
  “那前辈的意思是……”我心中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此事,等这孩子的父亲忙完了殿前的事情再说吧。”绮里如秋淡淡的说道,随后看了青阳绮里一眼,说道“娘要先去前殿见过米师兄,你且留在此处,万不可再生事端。”
  
  “哦。”青阳绮里回答,随后看自己的母亲回到前殿,对我忽然说道“骆师兄,你该不会害怕了吧?”
  
  “害怕什么?”我暗道不妙,这小姑娘难道想要跟我来真的?这什么事都还没做,不会让我娶她吧?
  
  “娶绮里呀。”青阳绮里笑道。
  
  我一拍额头,说道“绮里姑娘,我们是清白的,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骆师兄不想娶?”青阳绮里惊讶的问道,我愕然看着她,说道“为什么?我们也不过认识几天,这什么感情基础都没有,在此之前,我们不过是陌生的朋友!”
  
  “啊?可绮里喜欢和骆师兄在一起呀……”青阳绮里咬着下嘴唇说道。
  
  “你甚至不知道我到底适不适合你!”我也很无奈的说道,现在我可带着面具,事实上还是天城‘暴君’,这小姑娘不懂这点,还以为我只是骆寒呢。
  
  “可是……喜欢不需要理由的呀……适不适合,这反正绮里觉得很喜欢,这辈子,若是不喜欢,又何必谈婚论嫁?”青阳绮里说道。
  
  “你父母不会答应,而且,我家中妻儿老小都有了,干什么的你也不清楚,你还要嫁给我?”我摆摆手,一副不打算接受的表情。
  
  青阳绮里却一下子跳到了我面前,说道“我喜欢骆师兄,嫁给骆师兄,又岂是嫁与他人?”
  
  我一脸懵圈,看着孙寒希道“这事,你怎么看?这小姑娘脑子不会烧糊了吧?”
  
  孙寒希咯咯一笑,说道“义兄魅力无穷,就是我也很喜欢。”
  
  “不许你打岔,我们俩是清白的你知道,若是在这混不下去,我安排个地方让她混个风生水起好了,等年纪再大点,找个喜欢的人嫁了便是了,跟着我朝不保夕,算什么?”我连忙说道。
  
  “哈哈,义兄,你若是取了青阳师姐,就等于有了三个无止境的强援呢,对你的事业大有裨益,不过也别忘了把我孙家捎上就是。”孙寒希再次打岔。
  
  “是呀,父母若知绮里坚决,必不会强迫绮里做不愿意的事情,骆师兄若是推迟,三个强援便会反过来喔。”青阳绮里威胁道。
  
  “连你这小姑娘都敢威胁我了?信不信我把你的剑偷偷打坏了。”我皱眉说道。
  
  “不嘛,呜呜……绮里再也不威胁骆师兄了!”青阳绮里详装哭道。
  
  我摇摇头,这小姑娘你说她笨,那是不可能的,他父母都跟狐狸似的,她的基因怎么就能变傻子了?
  
  所以说,女人一单纯起来,没准就是想要弄些不单纯的事情出来,那叫大智若愚,一般男人还真看不出来。
  
  没准我要套她脉络造剑,她还想要套我进闺房弄出既定事实呢,这青阳家府邸不会没预警机关什么的吧?天穹门能这么轻易跑内院来监视的么?
  
  当然,我相信这小姑娘还是不错的,至少心思还算善良吧?
  
  而正揣度这小姑娘意图的时候,忽然蓝苒的气息到了青阳家的门槛了,并且急匆匆的走入了大殿,我和孙寒希对视一眼,彼此都吞了口唾沫。
  
  “义兄呀,这大事不好了吧?蓝苒首领对你可是真心的呢,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为了问出你的情况,她老是绕着圈子对我问东问西的,这回你大的还没娶上,小的就娶了,她不扒了你的皮才怪!”孙寒希提醒我道。
  
  (=)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