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三十五章:飞瀑
    苒儿,你也不必自责,祸事是我闯的,我又怎么会避开?”我拍了拍她的臂膀,示意她别太忧心了,蓝苒看着我,认真的问道:“看得出来,绮里小师妹很喜欢你,其实她也挺好的,若是嫁给了你,对你而言是一大助力……”
  
      “苒儿你吃醋了?”我问道。
  
      蓝苒摇摇头,说道:“我有什么资格吃醋?父母大仇未报,我又怎么能谈及儿女私情……你若是娶了她,我也没有怪你的理由……”
  
      我知道蓝苒现在很脆弱,毕竟一件件事情都验证着自己逐步失利,对她的打击确实很大,如果不妥善的让她升温,这或许是个沉沦的开始。
  
      虽然我的目的就是瓦解天玄地黄,可并不是要让整个天玄地黄脱轨,成为一辆无头冲锋撞向天城的列车,这样对天城没有任何好处。
  
      现在我的目的是要让她带领这辆列车缓慢的熄火停下来,让他们回归正轨。
  
      “你没必要这样,难道就因为一个青阳绮里,你就要把大局忘了?你是天玄地黄的领袖,而我,是地黄的一员,我就问问你,现在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伸出手,把她低沉的头颅捧了上来。
  
      蓝苒脸上一红,随后只能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谁让你非要进她的闺房……”
  
      我哭笑不得,说道:“就算没有这件事,你觉得这小妮子会不拿出其他事来?你也不看看她的眼睛,有能洞穿人心的威力呢。”
  
      蓝苒出哼了一声,说道:“你难道也喜欢上她了?”
  
      “身处这世界,有时候任性固然好,可若是为了大局而任性,或许离着失败也没多远了,蓝苒,你明白么?”我问道。
  
      蓝苒沉默下来,随后看向了门外,似乎能够看到青阳绮里似的,让她一下子就接受这个现状,确实很为难。
  
      “天城的情况如何,你也清楚,不是光天玄地黄就能轻松解决的,若是在门中有青阳家的帮助,或许又是另一个局面了,而且别忘了,绮里姑娘的实力,一旦服食了混沌果,或许不亚于她的父母,更别提真要救蓝苋,他们一家怎么能袖手旁观?”我说道。
  
      蓝苒缓缓点头,这个道理她也知道,一时很难接受罢了。
  
      她不说话后,我们之间也陷入了沉默。
  
      而这个时候,门外孙寒希果然还是带着青阳绮里过来了:“青阳师姐有话要说,可不是我没拦住。”
  
      青阳绮里见蓝苒点头,就飘了进去,拉着蓝苒的手,说道:“蓝师姐……对不起。”
  
      “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蓝苒平静的看着她,心中是否真的那么想,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但我也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
  
      “你们师姐妹聊吧,我先出去?”我提议道,为了解决眼下的事,和蓝苒说话间,我也没少传音给孙寒希去说通这青阳绮里,至少先稳住局面再说,这件事是突发事件。
  
      “你别走,坐下。”蓝苒看我要走,果断拒绝。
  
      “蓝师姐……我知道,你也很喜欢骆师兄,要不这样吧……”青阳绮里一副天然呆的样子,居然还真的直言不讳了,吓得蓝苒瞪了我一眼,让我还是赶紧出去。
  
      我心下好笑,当然也就顺手带上了门,下了阁楼,这孙寒希正围着熊猫转,我问起了她跟青阳绮里说了什么,结果这小妮子一脸的神秘,居然只字不透。
  
      “放心吧,青阳绮里不也是挺好玩的姑娘么?留在这里,岂不是太无聊了么?我们偷偷把她带走,生不生孩子,还不是义兄你说得算?”孙寒希说道。
  
      “你又使了什么机心?别把事情给我搅黄了。”我蹙眉说道。
  
      “天城城主,多一个妻妾又有什么大不了,我是你义妹,自然替你着想。”孙寒希笑吟吟的说道。
  
      我摇摇头,这姑娘总是透着一丝腹黑,生怕事情闹得小了,不过现在男女感情还是暂歇,这剑还是要打一打的,我跟她提及了我锻造神剑的事情。
  
      “秘密的地方,飞瀑云河如何?”孙寒希问道。
  
      “我倒是忘了那儿,确实离着这里不远,又能够避开过程,而大熊猫的巢穴,是最好的打造剑器之地,如果子母剑在那出炉,绝对远胜其他地方。”我笑道,这次锻造我的神剑,必须八条脉络齐开,幻剑天也要用上,在这里打造,稍微给谁碰上了,那就是暴露身份的下场,而这屠仙灭神剑一旦打造,怎么可能不引来别人的注意?
  
      “不过,我们现在离开极东仙门,怕是不行吧?”我皱眉问道。
  
      “带上青阳绮里不就行了?顺便把她的剑打造一番。”孙寒希果断提议。
  
      “你该不会是把我的身份告诉她了吧?”我脸色一凝,孙寒希连忙说道:“怎么可能!我也知道轻重的好么?我的意思是夫唱妻随,她反正都要嫁给你,早晚要知道你的身份不是?难道你还能瞒一辈子?”
  
      “娶不娶还是个问题,用不着你操心这个,不过不带上她,似乎也不好走……”我蹙眉说道。
  
      “可不是,我们就说锻造她的剑,需要前往飞瀑云河,而等到打造义兄你的剑时,我们提前支开她,或者干脆点,把她暂时关起来好了,到时候我们把事情做好了,再跟她道歉就是了,那时候都瞒过去了,什么理由拿不出来?”孙寒希笑嘻嘻的说道。
  
      “你个腹黑的小姑娘,这种馊主意就你想得出来,怎么瞒她到了地方再说,现在关键还是处理蓝苒和她的关系。”我说道。
  
      而我这话刚说完,孙寒希就指了指头顶阁楼露台上,我看了上去,在说话之间,蓝苒和青阳绮里居然双双站在了露台上有说有笑了,这让我心中发寒,这女子之间的关系,有时候简直是难以理解的。
  
      上了阁楼后,我们也不再提及这感情的事情,而是把造剑的事情提了出来。
  
      孙寒希顿时把刚才我们商量的事说了,而蓝苒不知我们的目的,也只能是赞成,因为极东葵现在正找她过去叙话呢,估计要谈及我和青阳绮里的事情。
  
      当然,应该还有天穹门的事,这米老头和一群弟子来这里就是当无赖讹钱的,狮子大开口就要了一千的混沌结晶赔偿,蓝苒哪里赔得起,这极东夫妇当然也不会甘心赔那么多,不过这件事,蓝苒应该有能力解决,当然,如果解决不了,我回来的时候,自然会用手中的新神剑来解决。
  
      而要去飞瀑云河锻造神剑,蓝苒当然不能去,她要是去了,就难免有人说要逃婚了,所以她留下来才是合理的。
  
      青阳绮里也把这件事跟青阳夫妇说了,这目的明确,两夫妻也没办法拒绝,而且有培养感情的因素在里面,两位也只能是放我们离开极东仙门,一同坐着熊猫飞往飞瀑云河。
  
      孙寒希和青阳绮里一人一边,背靠背,侧身坐在我前面,而我则坐在了后面,这诡异的坐姿,确实让人感到脸红,不过现在赶时间的功夫,我也顾不上许多了。
  
      这一路上,青阳绮里兴奋极了,总是东看西看,仿佛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的样子。
  
      “绮里,你该不会没出门历练过吧?”孙寒希忍不住问道。
  
      “有呀……不过并不来此处,因为飞瀑云河很危险,不但有空间裂缝,还有其他门派的弟子,这一次绮里来说,算是出远门了!”青阳绮里说道。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