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
找到了办法,付诸现实只不过是过程,我挥动劫天神剑,准备开始对子母神剑同时入魂!
  
  而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我的停滞,天边气息跟着平静下来的缘故,我居然发现了好几道气息若隐若现于周边,似乎看到了我面色微变,孙寒希很快说道:“义兄刚才忙于造剑,忽视了周围吧?他们早就来了,面对这浩荡天威,并没有敢靠近,我也已经尽量维持这隔绝气息的大阵,让你不至于立即暴露,但现在他们不但不知难而退,胆子却越来越大了,似乎要闯进来呢……”
  
  “呵呵,无妨,就不知道哪里来的仙家?”我冷笑说道,这无异于找死。
  
  “应该是天穹门的,这里除了极东仙门,最大的就是天穹门了,极东门派稀少,要么大的离奇,要么强得很,而天穹门是前者,极东仙门是后者,两个门派占据的位置,都是所有门派羡慕的。”孙寒希说道。
  
  我笑了笑,既然是天穹门的人过来,那就怪不得我凶残了,我手中的剑在眼前一横,剑指轻轻的抹过剑身,而这个时候,身上的浓郁的气息也一波波的往外延伸。
  
  “是剑歌?”孙寒希惊讶的看着我。
  
  “百十载岁月白云留,道不尽天道于浮年……”我咏唱剑歌,瞬息间,身上幻剑天的剑气一瞬间恢弘散出,几乎是砰的一声,漫天遍地皆成了剑气覆盖的范围!
  
  轰隆隆!
  
  无数的剑气开始形成了剑境,随后把方圆十几里的区域全部覆盖了,幻剑天的紫金气息,甚至和紫剑的对撞完全融合一起,而周围几个仙家,全都在剑境的包围之中!
  
  “这剑歌……”孙寒希也惊讶于这八字剑歌引动的恐怖剑境,而且剑境还在不断旋转收缩,把周围一切空间不断的切割开来,她立即退出剑境的范围回到了小岛上,因为这个时候入魂,只能全靠我自己了。
  
  周围冲过来的天穹门弟子似乎也发现自己身处剑歌的范围中,瞬间就想要挣扎逃窜,可接下来我念出剩余部分剑歌时,他们已经给剑境的启动,卷向了我手中的劫天神剑!
  
  这剑境的搜索非常快速,瞬间就把空间扭曲了,仙家在剑境范围内怎么可能存活?都将会凝聚成为一颗渺小的纤尘,这就真是天剑决歌的特性,而这一道天剑决歌,是专门为了突破紫剑最后一道关隘而重新洗练而出!
  
  强烈的剑境浓缩,已经把那群我甚至没看清楚他们样貌的闯入者卷成了能量,他们和剑境搅在了一起,最后汇聚成我的劫天神剑剑尖处的一颗尘埃大小的能量,这颗浓缩到极致的力量点,也势必堪破天地一切!
  
  “万仙屠!神灭!唯存我三尺剑沾尘!常!笑!天!天一道!屠仙灭神!”我高唱诀歌,瞬间冲向了两把紫剑!
  
  而两把紫剑也互相之间对冲,而立即引动天剑决歌,剑尖的纤尘,直接打入了紫剑的核心之中,这枚纤尘虽然很小,小到仿佛只有纤毫,可它浓缩了幻剑天的所有剑气,所有的力量,所以一剑之威,将会在紫剑的内部爆发出它的绝对力量,并且以这股力量重生刻印,让子剑彻底成为幻剑天的容身之处!
  
  至于劫天神剑,此时也轰入了母剑之中,以它玉碎的终极力量突破层层障碍,入主紫剑之中,让它成为劫天神剑的新铠甲,至高无上的屠仙灭神剑!
  
  轰隆隆隆隆!
  
  两把紫剑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炸之声,甚至把我整个人都震得往小岛撞去,孙寒希还打算飞过来扶住我,但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却后发先至,直接朝我飞过来。
  
  我凝神感觉,发现背后这气息,不正是青阳绮里的还有谁?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祭炼出关了,或许是浩大的声势遮住了她出关的痕迹,或许刚才我们都给这群闯入者带走了注意力。
  
  她一把就过来要抱住了我,我其实当然可以保持身形,不过控制两把紫剑本身,就耗去了我所有的力量。
  
  噗,我后背一下子就落入了她的怀中,她在后面抱着我,手楼的紧紧的,而鼻翼的呼吸,甚至能够吹拂到我的颈项。
  
  “唔……骆师兄,你没事吧?”青阳绮里闷哼后,急忙的问起来。
  
  而孙寒希临时才启动,动作慢了一拍,这个时候只能是眼睁睁看着我落入了青阳绮里怀里,忍不住轻哼道:“哼,真是够甜的呢。”
  
  我仍然控制着两把紫剑的收尾,它们的脉络现在在凝形固定之中,所以表现出了极其不安定的状态,我只能全力以赴的控制它们。
  
  青阳绮里在我重新保持身形飞起来后,忽然在我背后问道:“为何……这么多的脉络……骆师兄,绮里觉得很奇怪……”
  
  我当然知道身体的状态给暴露出来了,但这个时候,还需要瞒着她才行,所以说道:“用了秘法,所以脉络混乱。”
  
  “可是……这不像是混乱,每一条……都有不亚于绮里的能量,还有这两把剑……好可怕……”青阳绮里一脸惊讶的看着天空两把挣扎的紫剑。
  
  这两把紫剑,其中一把长度三尺还多点,通体发紫的同时,内核的部分却发出了万千虹色,仿佛拥有无穷的力量,而这核心延伸出八条若隐若现的脉络,让整把剑展现出诡异的狰狞!
  
  这就是母剑:屠仙!
  
  而另一把只有近两尺,脉络复杂多变,而散发的能量却相当惊人,现在它就像是刚刚出生的婴儿,能量仿佛放声大哭,不断的让空间力量随着它的哭声此起彼伏!
  
  这就是紫剑:灭神!
  
  “你多心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再给她解释,立即飞上了高空,来到了两把紫剑前面,左手抓住了灭神,右手持有屠仙,将浑身的力量一下子注入两把剑中,强行让它们稳定下来,重新固定它们内部的力量,这同样是也是入魂完毕后的试剑阶段!
  
  高空看下去,青阳绮里还在那愣愣的,脸上对我越发的古怪起来,而这个时候,孙寒希拉着她往下面的小岛而去,并且还开始打算对她进行洗脑。
  
  但青阳绮里这一次却不单纯了,一直问孙寒希是不是瞒着她什么,看着我的时候,也忍不住说道:“这是骆师兄的真正力量么?可起来感觉应该要比无止境还要强呢……绮里只从师父和师母那儿感受到这样的力量……”
  
  孙寒希也一时哑口无言,我也心中苦笑,这小姑娘的第六感太强大,可能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了,等神剑完全压制住,就该对她好好解释才行,要不然以她的性子,怕没准露了口风给极东胜天或者极东葵。
  
  而就在我压制和稳定紫剑的时候,忽然一波波的气息开始从四周围靠近,这天道境的气息,足有数十道之多,甚至还有两三道疑似无止境的气息!
  
  这一下,让我也有些惊讶了!
  
  “这是……”孙寒希脸色也变了,现在是关键时刻,谁忽然跑来攻击我,那对我收服祭炼紫剑有不利影响。
  
  “好像是天穹门的天穹师伯来了,可是,师伯怎么会来飞瀑云河?他平时不出山的才对呀……难道是为了骆师兄来的……”青阳绮里可不是傻子,之前米老头带着弟子过来,她当然就能想到是冲着我来得,眼下我们来了这飞瀑云河,对方出现在这里有什么奇怪的?
  
  而且前面死的那些弟子,怕是先头探路的呢!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