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五十四章:帮亲

  
      这家伙手中的新神剑也不过是介于四五品之间,极东胜天肯定不会给他太好的剑器,否则其他弟子意见不少,所以我压根没把这把神剑看在眼里,屠仙灭神剑猛然朝他刺
  
      去!
  
      在诱他荡开我的剑的瞬间,屠仙灭神的子剑猛地弹出,猛然朝着商珺激射,吓得他赶紧偏头多开,我冷冷一笑,手中的母剑顺手就斩向了他的手臂!
  
      商珺脸都白了,这是两难的格局,本来正常斗剑的手法是用手中的神剑来抵挡,可轻易化解我这一招,但关键是我的神剑光看就知道恐怖,用剑挡住?
  
      可不用剑的话,手臂也就废了,没准身体还要遭殃!
  
      哐当!
  
      一声脆响,最后商珺还是本能用了手中的剑挡住这一次攻击,不过百千钧一发的时候,他竟还掏出了剑鞘抵在了神剑交锋的位置,形成了十字防御的局面!
  
      但纵然是这样,他手中的神剑剑身处还是深深烙下了个剑印,我的试剑眼看了一下,这剑刃上布满了弱点,跟断了又能有什么区别?
  
      商珺毕竟是无止境,一回过神,立刻欺身追在我身后,疯狂的倾泻剑法,想要趁机让我也吃个大亏!
  
      然而他太小看我了,和他动手的一瞬间,我就把他的同伙都列入了对手名单,立即就冲着米太白而去!
  
      米太白这一瞬也反应过来,拔出长剑迎向了我:“臭小子,今天就让你试试我天穹剑法!”
  
      我母剑一伸,子剑顿时跟活了似的,嗤溜溜的往这米太白飞去,这架势直接逼开了围向我的任紫河!
  
      铛!铛铛铛!
  
      就在我和米太白快要交锋上的瞬间,一连串的剑器交锋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手持陨星百炼神剑的蓝苒,拦住了要趁机围攻我的商珺!
  
      “蓝苒!你干什么!”商珺见心爱之人居然为了他人拔剑相向,双目恨得是要滴血,只能是被动的防守!“我不会让你赶走骆寒!更不会让你伤害他!”蓝苒咬牙说道,她虽然是擅长法剑,但逼急了剑法还是不错的,况且商珺当年也就是个剑歌堂的导师,也不是剑法堂的,所
  
      以对比下也是势均力敌而已。
  
      这还是蓝苒没有祭出一流法剑爱慕的情况下,否则商珺怕防守都来不及。
  
      “义兄!我来助你!”听到外面已经乱作一团,孙寒希再也忍不住骑着熊猫出来助阵了。
  
      “赶紧一边观战去,这儿没你什么事。”我立即传音说道,和一群无止境战斗,这孙寒希还不够格,而对付米太白,我也不需要让人帮忙。
  
      砰!砰砰砰!
  
      米太白根本挡不住母剑的强攻,神剑就跟纸糊似得,给我这把屠仙砍成了好几段,而子剑灭神很快归位我手中!“米太白,不知道这几天有没有联络上天穹狂?嗯,还有你的两个无止境的师弟和师妹。”我近距离传音一句,米太白听罢,脸都绿了,双目中全是充血的血丝:“你什么意
  
      思?”“呵呵,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好奇,一行人好歹也有三四十个吧,他们该不会路上出事了吧?”我继续传音,米太白这一下已经是浑身到处破绽了,显然给我影响了心境
  
      。
  
      而灭神子剑入手,怎么可能给他任何机会,我冷笑一声,灭神跟着启动,一剑就轰向了他!
  
      下一刻,一整片区域全都变成了紫金色,以扇形区域的起点为核心,幻剑天的剑境一下子就包围住了他,将他切割成了无数断!
  
      米太白原本还打算拿出宝物防御,但他怕到死也没想到,这把灭神瞬息就能启动那么恐怖的力量,直接把他道体打虚了!
  
      我也不敢太张扬灭了他的虚体,加上他在青阳夫妇那还有人情,当众灭杀他确实就过了,所以一抽子剑,大部分的力量全都强行回收,留下了他风中残烛似的虚体!
  
      米太白的虚体疯狂朝着后山大殿那边逃窜,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让极东胜天庇护他了。
  
      感应子剑剩余三分之二的灭神力量,我很满意的回身看向了任紫河:“任前辈也想要试试我这把灭神的剑威?”任紫河瞬间停止了移动,双目一凝,冷冰冰的说道:“呵呵,想不到骆小友竟打造出了如此旷世神剑,老身既然已经看过了神剑剑威,又怎么还会以身试剑?此事既然是男
  
      女感情为发端,那便让男女之情去解决好了,老身年纪也大了,不好再搀和年轻人间的对和错了。”
  
      “呵呵,任前辈倒是进退有度,小辈佩服。”我嘿嘿一笑,随后看向了仍在跟蓝苒战斗的商珺。
  
      而这个时候不用我说话,其他的无止境仙家也正快速赶过来,其中就有青阳夫妇,以及不少的导师,现在这情况下,我也不好杀人。“都住手!这是何故呀?大家皆是同门师姐弟,何以大动干戈呀!”锻造谷的赵地极率先来到,出言就制止了蓝苒和商珺,而青阳夫妇,以及其他的无止境共有七八人,全
  
      都惊愕的看着我们。当然,我手中的紫剑屠仙灭神当然是最受瞩目的,这把剑夺目异常,尤其是双剑合一,竟爆发出了无止境之上的威能,连赵地极都惊得眼睛睁大了,要不是现在还没问清
  
      楚状况,他第一个要借剑欣赏了。
  
      蓝苒快速后退,避开了商珺的攻击,而商珺还打算朝我攻过来,却给青阳照及时拦住了:“商师弟!这是何故呀?”
  
      青阳绮里也紧张的拦在了我面前,问道:“夫君,你没事吧?可有受伤?”
  
      这当众的问询,所有的导师都纷纷侧目,当然就明白了青阳照为何拦截商珺了。
  
      “青阳师兄!师弟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今日定要他死无葬身之地!”商珺对我愤恨之极,几乎每一个字都咬牙切齿。
  
      “呵呵,不过是男女之间的情感争锋,什么不共戴天之仇,我是杀你爹了还是杀了你娘了?可笑。”我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根本没把他放在眼中。
  
      一群导师听罢,全都理解了这次事件的起因,把这件事也定义为争风吃醋了,那问题就不严重了,大部分导师顿时都把这事当成八卦新闻看。
  
      其实我会这么做,也是断了这商珺要赶走我的念头,他要是再赶走我,那人品就掉价了,争不过别人就把人家赶走,以后他还能抬得起头?青阳照一听这话,不免拉下脸来,说道:“师兄虽把绮里许配给了骆小友,可也知道蓝师妹和骆小友更早一些时候就情投意合了的,此事想必许多师兄弟也是早有风闻,但却未曾听说过蓝师妹是喜欢商师弟的,商师弟,师兄也知道你和蓝师妹、蓝小师妹、水师妹自小青梅竹马,但感情这种事,何以能够强求?更别说再纠缠此事了,而且你
  
      也年纪不小了,该放下就放下,是时候娶个与你情投意合的女子了。”
  
      青阳照这话已经非常的严重了,气得商珺是怒极反笑:“青阳师兄的意思是,不但蓝苒要嫁给这跳虫,连绮里小师妹也已经许配给他了?”“呵呵,看来师弟是误会什么了,绮里这孩子喜欢谁,我们做父母的,自然是无缘由支持的,至于蓝苒师妹要嫁给谁,得要问蓝苒师妹了,与我们夫妇又何干?”青阳照一
  
      甩袖子,根本没给商珺好脸色看,他好歹也是商珺的师兄,剑法堂的主导师。我心中也忍不住对青阳照竖起大拇指,不愧是帮亲不帮理。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