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五十五章:王炸

  
      “你!青阳师兄,你这么做,难道不觉得有违师令?”商珺立即拿出了极东胜天来说事,青阳照果然小吃一惊,看了一眼我之后,把目光投向了蓝苒。
  
      蓝苒咬牙说道:“此事莫说没有见师父亲口说,就算是他亲自问我,我也不会嫁给你!更别说其他了!”青阳照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商珺,说道:“对我们弟子感情之事,师父和师母从不过问,师父又怎么可能答应你把蓝师妹赐婚给你,商师弟,这件事你不要再说下去了,
  
      赶紧回去好好静一静,莫要在这么多师弟和师妹面前失了颜面。”
  
      “青阳师兄!你这么说是何意?这跳虫跟你有什么瓜葛?你竟为了他和我作对?你知道师父有多讨厌这只跳虫么?!”商珺气坏了,顿时开始骂起来。
  
      我心中冷笑,若要让他亡,必先让他狂,现在眼看这么多的同门师兄弟都不帮他,他也有些疯狂了,这个时候我根本不用说话,自然有人看不顺眼。“呵呵,师父看他不顺眼,也未曾见师父怎么了他,用不着商师弟你来假手对付,虽然情感上面,师兄也很同情你的境遇,不过,感情就是那么莫名其妙,绮里不也在三千
  
      弟子之外,还是选择了骆小友么?若是无人品、品德,绮里又怎么会倾心?多年来,师父和师母,也是很看重绮里的眼光的。”青阳照却也有些怒火了。
  
      其实这里有好些都是商珺那边的人,但一开始就给我用情感这格局罩住了,他们能够拿出来的对策还真不多,以至于商珺现在不受蓝苒待见,直接就在这关里判了死刑。这要是谁还出来强出头指蓝苒为何不嫁给商珺,那就真是脑残了,毕竟说到底商珺虽然是他们的师弟或者师兄,可蓝苒就不是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只能是谁对站在谁那
  
      边。
  
      当然,如果是其他事,就另当别论了。“商师兄,我们夫妇决定将小女终身托付骆寒,也有我们的考虑,而骆寒毕竟是我们夫妇的女婿,他是否是跳虫,还请商师兄慎言,否则,此事我们就算是上至师父师母,
  
      也不会放弃追讨个说法!”绮里如秋当然站在自己丈夫那一边。
  
      商珺瞪目结舌,一时之间总不能逼着蓝苒嫁给他,这事情放私人层面上,威胁或许有效,但大众眼里还耍无赖捣泼皮,那就败人品了。赵地极也捻须站出来,一脸尴尬的说道:“好了,这件事毕竟是男女感情的事情,师兄也知道,商师弟你的心情,但强扭的瓜不甜,感情还是需要双方认可才行对不对?行
  
      了,师弟也赶紧回去吧,这件事到此为止了,师弟师妹们,也别逗留此处了,自己这么多事都没处理好,看这个热闹做什么?”
  
      赵地极掌控整个锻造谷,我又对他有恩惠,他当然向着我这边,现在和稀泥当个老好人,何乐而不为?一旁的任紫河也连忙传音给商珺,商珺愤怒之余,也不打算在不利的情况下继续徒劳,瞪了我一眼后,说道:“你坏了米师兄的道体,就算师父不找你,天穹门也不是好对
  
      付的,你非本门弟子,到时候天穹师伯来了,却也怪不得没人帮!”
  
      商珺言罢,甩袖飞回后山大殿那边,估计是想要求援极东胜天了。
  
      在这里的其他的导师虽然惊骇我能够灭杀米太白,但看了我的剑这么厉害,都心中脑补了战斗的场面,随后也都各回各家,只剩下青阳夫妇和青阳绮里留了下来。
  
      水常幻似乎也对商珺的作为感到失望,又不知道回去后该如何继续走下去,所以索性也留了下来,想要看看我们到底想干什么。
  
      “蓝师妹,你没事吧?”青阳照客气的问道。“多谢青阳师兄,师妹没事。”蓝苒没精打采的回应,而绮里如秋也过来连声宽慰,青阳照则趁机找上了我,说道:“骆寒,这次又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商师弟怕不会善罢
  
      甘休,如今是还没闹到师父这层面,若是师父要介入,恐怕我们夫妇也保你不得了。”“青阳前辈放心,我知道分寸的,今日是多亏了你了。”我连忙道谢,随后拿出了收受的一千混沌石给还了青阳照:“前辈,现在我们这关系,这些混沌石,晚辈说什么都不
  
      能收了,至于怎么处理前辈您看着办,也算是晚辈的一点小心意,万望前辈一定收下。”青阳照一看袋子就知道是交给我的一千混沌石,这可是一笔巨额财富,他指了指我,笑眯眯的说道:“你看你这孩子,这么客气做什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既然相信
  
      绮里,也会竭尽全力的助你,这些混沌石拿回去,就当是我们给你们准备的嫁妆好了。”
  
      绮里如秋在一旁和蓝苒说话,也两眼发光瞅了过来,她当然知道我们两个暗中搞什么鬼,也是期待自己夫君收下的。我笑了笑,说道:“晚辈都拿出来了,青阳前辈哪能不收?而且晚辈倒是不缺这东西的,身上的财富照顾绮里几辈子都够了,反倒前辈为了打造三把剑,现在口袋急需回血
  
      吧?”“你小子……咳咳,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这做岳父的就不客气了。”青阳照先是详装微怒,最后轻咳掩饰后,就把这一整袋混沌结晶收了起来,心中当然是美滋滋的
  
      ,这一千混沌结晶,确实够他挥霍一阵的了。看到自己丈夫收下一整袋千两混沌晶,绮里如秋心情也是大好,好生安慰了一顿蓝苒后,又看向了水常幻:“水师妹,骆寒还缺一块甲级的评定,不知道水师妹原以何种代
  
      价给我们家骆寒呀?”
  
      水常幻眉间轻凝,忍不住冷笑说道:“呵呵,劳师姐关心了,这评定早就给他了。”
  
      这答案,倒是让绮里如秋和青阳照都吃了一惊,见我点头,也是大为宽慰,当然,他们夫妇不知道最重要的超品令牌,肯定是拿不到了,毕竟商珺说的不像是假的。
  
      青阳夫妇交代我这阵师母不在要谨小慎微后,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水常幻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但看我一副关切蓝苒的样子,她也觉得无趣飞走了。
  
      剩下青阳绮里和孙寒希,也一同跟我、蓝苒进入了大殿内。殿内没有了别人,蓝苒情绪也瞬间垮了下来,眼泪嗖嗖往下掉:“骆寒,你还是别再跟着我了,现在连天玄地黄都让师父收回去了,我已经什么都不是了,你跟着我,只会
  
      惹恼他们引来杀身之祸……现在我也没资格谈及报仇,没有哪个师兄弟姐妹愿意帮我救出蓝苋……”
  
      孙寒希和青阳绮里都知道我的身份内情,心中也很同情蓝苒现在的境遇,但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我不由说道,天玄地黄肯定要夺回来,我要的不是换了内芯重新对付我的天玄地黄,而是要牢牢抓在自己手中的天玄地黄,这也是我没有立即跟
  
      商珺他们彻底翻脸的原因。
  
      “我能有什么打算?只能是一个人去刺杀暴君,营救蓝苋罢了,至多死在暴君手中,也算不枉和蓝苋姐妹一场……”蓝苒哭道。“你就这么认命了?商珺不代表天玄地黄,它是你辛辛苦苦创建起来的,就算是令师,也没有资格去剥夺,我们还有办法把它重新夺回来!”我可不擅长安慰人,但却擅长把一手烂牌打成王炸!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