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五十七章:名义

  
      “为何我觉得你的话……天城城主也说过一样的……”蓝苒似乎想起了什么来,看着我难免觉得我太过为天城说话了。我淡淡一笑,说道:“我出身天城领土,接受他们的理念成长,自然有着他们一样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在我们看来,战争是解决问题最下策的举措,如果能够靠互相寻求共
  
      存发展,自然是最好的办法,反抗必有诉求,以卵击石却不是唯一完成诉求的方式,蓝苒,如果你相信我,这件事交给我去做好么?”“那我该如何交给你……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甚至再这么下去,恐怕我连门派都出不去……”蓝苒也犹豫了,这对她而言已经是走投无路的事情了,再交给我,其实
  
      在她心中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把天玄地黄的领袖位置全权交给我,让我和商珺,和你师父站在对立面竞争,看谁能够掌握真正的主动权。”我说道,把叛乱逆党收入麾下进行改造换血,就能够让我成
  
      功一大半了。“可是师父和商珺又岂会承认……”蓝苒摇摇头,我当即说道:“现如今连新的办法都不愿意尝试,那确实只能够坐以待毙了,想必很快,周臣和任紫河都将先离开门派,争
  
      取联络上天城的天玄地黄组织成员,如果再不想办法截胡,那他们的计划将会成真,到时候我们再想反抗就难了!”蓝苒也知道眼下已经是十足危险的境地,既然极东胜天宣布让商珺接管,商珺又说服了周臣和任紫河,接下来他们当然会绕过蓝苒接管所有的成员,现在正是用实施新办
  
      法的策略截胡的机会。
  
      “好……可我该怎么办……”蓝苒已经彻底懵圈了,我伸出手,说道:“天玄地黄领袖的证明,应该还在你手中吧?”
  
      “嗯……有一方印鉴。”蓝苒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枚刻画有天玄两字的印鉴,随后又道:“商珺手中还有一枚‘地黄’印鉴,以此发榜可指挥地黄所有刺客……”“原来如此,那个没什么作用,你这个天玄作用才是最大的,或许他想要逼你为妻,也是间接先弄到这枚印鉴,而极东前辈,恐怕也不会放过让你嫁给商珺的机会,只要这
  
      枚印鉴还在你手上。”我伸手想要拿过来,但蓝苒收了回去,随后看向了青阳绮里和孙寒希,说道:“两位可以出去一会儿么……我想和骆寒说点话……”
  
      “首领,这是自然。”孙寒希连忙拱手后推开,青阳绮里也点头,知道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时,蓝苒已经恢复了精神,拿着印鉴思虑了一会,对我说道:“骆寒,你知道的,我别无他路了,现在唯有全靠你,或许才能扭转劣势……可你真的会全
  
      心全意为了我而助我完成我之所愿么?”“嗯,我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期望,无论我以后将会是什么身份,拿着这方印鉴,必会为这方印鉴下辖成员谋取属于他们的利益,而不会把他们置于死路之中。”我平静回答
  
      ,如果说换成了其他身份,其他的人,说这句话根本没资格,但我却是天城的城主,如果我都没资格资格,其他人就更不可能了。“可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你明明没有责任为我的绝境负责的,更没有理由去争取这些……有些时候,我真的看不懂你了……”蓝苒有些患得患失,手中的印鉴却抓
  
      得很稳。
  
      她似乎发现了什么,却又抓不住,也许我给她的绝对信心,已经让她在怀疑我的身份了。
  
      但这个时候,我还需要隐瞒下去,因为这底牌一旦现在反抗,我自己也无法把握蓝苒的心态,因为她始终觉得天城城主是杀她父母罪魁祸首。
  
      “苒儿,正因为我看重你,喜欢你,才不想让你受到别人的胁迫,更不想让你的努力付诸东流呀,难道这个解释,还不够么?”我笑了笑,把她轻轻拥入了怀中。“你的怀抱……真的很宽敞,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的信心,总觉得你说的话,都像是真的会实现一般,无论什么都想要交给你去做……”蓝苒抬起头,眼睛里带着一抹信任和
  
      迷离。
  
      看得出,她对我已经相当的信任了,这或许是在绝境的时候,方知雪中送炭的珍贵吧。
  
      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知道谁对自己是最好的。看着她在我怀中微颤,微抬着脑袋时,那轻启的朱红樱唇,我知道她想要回应我对她的庇护和包容,我低下头,想要让她安心,但她闭上眼睛等待的那一瞬,我却清醒了
  
      过来。现在我这形象,可还是骆寒的样子,确实有诸多不合适,所以我想了想,错过了她的唇瓣,而是将她轻轻的抱住:“这个时候,我不想占你便宜,苒儿,这个吻就留到我们
  
      翻盘获取胜利的时候吧。”
  
      蓝苒羞怯的在我耳边点头,将那一方,随后说道:“你真好……这个时候还不趁我……算了,以后我……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光顾着绮里,就不管我了……”
  
      “是。”我笑道,蓝苒这才从我身上离开,随后说道:“那第一步,我们该怎么办?不能只让你一个人扛着这重担,我也会帮忙的。”
  
      “我先去见过任紫河跟周臣两位吧,你就想办法拉拢水常幻吧,她现在是我们最容易能够拿下的时候。”我笑道。
  
      “可她很不喜欢我,你又不是不知道。”蓝苒连忙说道。
  
      “小时候也一样么?”我问道,蓝苒想都没想就摇摇头:“不是……可能从她情窦初开以后,才处处针对我吧?”
  
      “那就是了,现在商珺这么对她,又这么对你,如今正是她最脆弱的时候,也是你能够借机靠近她,跟她重归于好的机会,为何不试试?”我提醒道。
  
      蓝苒想了想,笑道:“就属你鬼点子多,那我去试试好了,可真要按照你说的……要去投降天城?”“总不能让人跟你去报仇慷慨赴死吧?没好处,谁愿意去?”我说着摸出了一把不错的三品法剑,说道:“我之前从她那拿到甲等评定,把她的剑打坏了,这把剑你用你的名
  
      义送给她,她肯定会喜欢的。”“是法剑呀……还是属性如此适合水师妹的,那她指定喜欢得不行了,她呀,其实也挺困难的,导师都很穷,你打断了她的剑……不对呀……你这么了解她,该不会和她也…
  
      …”蓝苒忍不住嘀咕道。“你想什么呢?我跟她不对付着呢,快去吧,免得她又给商珺忽悠了。”我笑道,不只是三品的法剑,我还拿出了几把四五品的各类剑器,说道:“这几天把参云神塔那找来
  
      的材料顺手做了一些神剑,你看着用来吸收其他的师兄弟姐妹吧,总不能空手前去。”
  
      这也是考虑到这极东胜天的经济实力,防止他也用利益收买人心,我这么做算是想堵了他的后路。
  
      “你那么阔绰……我那些师兄师弟怕都没办法拒绝加入了……就是这样做,你的荷包能受得住么?值得么……”蓝苒忍不住担心道。
  
      “这都没过门呢,就开始关心你夫君我的钱包了?”我逗趣问道,蓝苒听罢,忍不住脸上一红,哼道:“那不管你了,反正是你送,也不是我送……”我笑了笑,随后摸了摸她的头,这一次她终于没有直接拒绝,不过摸了两把就让她不好意思拍掉了:“你干什么呀……为什么总是想摸我的头?”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