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六十二章:学习
喂,你不会真的睡了吧?这么不胜酒力,你怎么不早说?再不起来,我可要占你便宜了?”我摇了摇水常幻的脑袋,结果这姑娘还真的就有了轻微的鼾声,不像是装醉的样子。
  
  我看了看左右,这净室在大殿的左边,右边还有条小巷直达内堂,我也不好让她睡在这里,毕竟府邸或许还会有弟子进大殿来禀报事情什么的,所以就干脆把她抱了起来,朝着内堂而去。
  
  还别说,这水常幻身体倒是轻盈得很,是典型的清修道人的体态,属于骨感美女,当然,我虽然不能算什么正人君子,但小姑娘喝多了占她便宜这种事我是干不出来的。
  
  转入了内堂后,迎面而来的银叶树就更多了,看得出来,这水常幻很喜欢苍白无力的东西,就好像是水流一般,让人看了感觉清冷可怕,而在这样如真似幻的地方,很有她名字的特色,美则美矣,就是有些抓不住的感觉。
  
  而路过了溪石小径,这内堂小庭院设计得相当有意境,看不出她还是个设计师,这点就比蓝苒的府邸好太多了。
  
  “其实你也很优秀,庭院设计错落却有序,仿佛让人置身与梦幻之地,和蓝苒那中规中矩,没有丝毫特色的阁楼府邸相比,实在优秀太多了,为何你就是没发现自己的独特呢?”我忍不住说道。
  
  怀中的水常幻似乎听到了我的话,嫌我有些多嘴的样子,嘤咛一声后,手掌就拍向了我的脸,不过因为浑身酸软无力,犹自又挤入我的怀中,我无奈一笑,说道:“这个时候,你怎么不要强了?”
  
  水常幻这个时候已经是腮红耳赤,显然醉的不省人事了,她的手放在了胸膛上,细长而惨白,就连指甲都是透明如水,这样的手算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几双之一了。
  
  看来我的酒意也上来了,不打算在她身上多游移目光,我也很快加快了脚步,而她的卧房果然也设计得相当的漂亮,简约大方,而那张大床上,床帘薄纱如飞瀑,点缀得相当的好看。
  
  而就在我把她放到了床上的时候,水常幻似乎发现了什么,环住了我的脖子不放,睁开了迷离双眼:“别走……”
  
  我愣了一下,苦笑要把她的手拉开,而水常幻却两眼泪水晶莹,嘴里喃喃的唤了一声‘师姐’,这让我也果断的停下了挣脱,这个时候她肯定是非常想蓝苒就在这里的吧?
  
  爱极生恨,其实这种事我见得太多了,越是喜欢一个人,遇上了背叛和不理解的时候就会越恨,青梅竹马的姐妹,其实远比男女要感情深厚。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蓝苒的气息忽然就以很快的速度出现在了大殿中,并且只是停留了一瞬,还没等我掰开水常幻的手,她就来到了我身后!
  
  看着我俯身慌张的神情,蓝苒脸都绿了:“骆寒!你这是干什么?”
  
  这个时候,我反倒冷静了下来,说道:“她喝了一杯酒就醉倒了,我这正巧送她到这里来呢。”
  
  蓝苒看我们身上衣衫完整,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过很快就又有些不满了:“好端端的,你们怎么喝起酒来了?刚才不是让你们单独谈谈么……”
  
  “哦,恰巧发现水姑娘跟你之间的一些心结,我这不是想要借酒让她把事情倒出来么,谁知道她是一杯倒,只能把她带进来了,倒是你,这来去如风,才一盏茶的功夫……”我苦笑道。
  
  “哼,再不来,谁知道要发生什么事。”蓝苒一脸的不高兴,不过还是说道:“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水师妹竟喝多了,事情可不好办,你可有醒酒的办法?”
  
  “让她睡一天就好了,为何要醒酒?”我有些意外。
  
  蓝苒沉凝说道:“师父通知了诸位导师,午后将要齐聚后山大殿前,有要事宣布,结果水师妹那边没有吱声,师父责令我立即过来通知……若是她不醒来,法剑类的师兄弟,我可没有丝毫办法通知。”
  
  “这极东胜天忽然要召集弟子和门人?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了,到底什么事,有没有透出什么风声?”我脸色也忍不住一变,同时也把水常幻扶了起来,身上的剑丝当下打入了她的身体,毕竟只是一口酒,就算有多醉,缓解下或许还能够清醒起来。
  
  “我也不知道……所以很担心不是么?真碰上我们拉拢大家入伙……”蓝苒也悬着一颗心呢。
  
  “我就不信极东胜天还真出尔反尔。”我平静说罢,也开始游走减轻水常幻身上的酒意,并且拿出了一枚清心凝神的丹药,喂她服下的同事,也示意蓝苒拿水。
  
  “师姐……师姐是你么……”水常幻在蓝苒喂水的时候,似乎也醒过来了些,蓝苒立即就回应了,但水常幻接下来一句,让她也很是意外:“师姐……我其实不讨厌你……”
  
  “师姐又何尝讨厌过你……”蓝苒叹了口气,伸手轻抚掉水常幻额上的冷汗,想必她也要解开心结了。
  
  “我……从小时候……就很羡慕师姐……我们都是师母捡回来的穷苦孩子……和师姐比起来……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水常幻意识还有些朦朦胧胧。
  
  “不会的,到了极东仙门,我们都一样……”蓝苒连忙抚慰道,但水常幻却说道:“后来……我发现师兄和师弟们,每一个都很喜欢你……我真的很羡慕……就总是偷偷的学着你,学着你的一举一动,学着你说话的语气和样子……甚至你和商师兄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总是学着去靠近他……你大抵是很不喜欢我这粘人精吧……”
  
  “师妹,你误会师姐了,师姐无论如何都不会讨厌你。”蓝苒虽然知道她答非所问,但仍然安慰着她。
  
  “他们以为……我喜欢的是商?师兄……可他们不知道你们离开之后,其实我的伤心……是因为你不在了……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了……我该和谁去学……我甚至连自己该怎么生活下去……该爱谁都不知道……你知道么……我以前的世界里,只有你和商师兄……你们一走,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很绝望……我连修为也是跟你学的……我能够这么快成长,全是你……可你不在了……所以你们回来后,我看你带着骆寒回来……我也真的很生气……甚至商师兄指使我对付骆寒,我也毫不犹豫答应了……”水常幻把讨厌我和蓝苒的真心话一口气说了出来。
  
  这是我的丹药起效的缘故,现在的她,或许已经清醒了一半了,不过她描述自己的人生,确实很让我吃了一惊,她除了样貌和蓝苒有区别,确实也是法剑类的导师,人生的轨迹,和蓝苒出山之前是何等的重合?
  
  “师妹……你不必这样,你应该有自己喜欢的人,你该有自己的人生,你不是我们谁的影子,也不用学着去干什么的……”蓝苒看着自己心爱的师妹酒后吐真言,也忍不住感动落泪。
  
  “师姐……”似乎有些清醒了过来,水常幻的手握紧了蓝苒的手,在我收回剑丝后,蓝苒也很怜惜的把她抱入了怀中。
  
  “师妹,以后我们姐妹一辈子都不互相生气了,好不好?这点你一定要跟师姐学……”蓝苒感动莫名,水常幻说道:“可……师姐……这一次,我……我还是想学着你,去喜欢同一个人……怎么办……”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