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七十七章:容恶
跟身上脉络剧烈的扩张的疼痛不同,脸上的脉络居然有种难以控制的灼烧感和不适应,就在我忽然想起了面具还带在脸上的时候,显然已经太晚了!
  
  面具因为无法承受脉络扩散,只听到砰的一声,竟在我脸上寸寸炸裂,这一炸,连我都没来得及拆卸它,心下就已经凉了半截!
  
  这骆寒的面具是独一份,我本来还想要把这面具用到天城,再装腔作势一把,然后等大家都离不开我设计的一切时,再揭开这真相,可现在一切都别想了!
  
  面具一破,轰隆的一声震荡,整个大树都瑟瑟发抖了,我八条脉络本来到面具为止就开始改道的,现在因为面具无法承受它的力量震碎后,所有八条脉络彻底相连,能量也跟着浩浩荡荡汇聚成海,又怎么会不震得周围如崩塌了一般?
  
  加上果核带来的扩张力量,让我的云雾境脉络一下子扩张到了苍茫境,这恐怖的连携力量更是浩瀚,就连灵儿都忍不住给我逼得往外靠去了!
  
  可惜,我现在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面具一破,就意味着麻烦很快就不受我控制了!
  
  而这个时候,极度担心我的蓝苒和水常幻声音已经站在了我的身边,蓝苒并没有看到我现在的真面目,但只是探知气息,就已经知道翻天覆地了,骆寒的脉络运转方式早已消失不见,属于天城城主的熟悉气息,现在已经萦绕她的身心!
  
  “哈哈哈!哈哈哈!骆寒!不,我现在应该叫你天城城主夏一天才对!你不仅仅是个奸细!还是这世上最大的骗子!真没想到,天城的暴君,居然会伪装成一个弟子混入我们极东仙门!混入我们天玄地黄!不止如此,还骗了自己身边所有的人,所有相信自己的人!”商珺疯狂而敏感,而且最先断言我的身份!
  
  因为他受我的荼毒是最深的,给我搜魂法害的不轻,所以现在本能对我有种歇斯底里的恐惧,就算是有他爹在这里,也无法把这恐惧弥平半点!
  
  “什么?珺儿!你说什么?他是天城城主!?”极东胜天惊呼道,而商珺则大声宣布:“不错!如假包换!他就是天城暴君夏一天,他绑走了蓝苋,还杀了褚雪林道友!是我们极东仙门最大的仇敌!”
  
  “哈哈哈!好呀!哈哈哈!这真是天不容恶!天助我也呀!”极东胜天差点没高兴哭了,因为我的身份太过复杂,这个时候暴露出来,确实能够颠覆很多东西。
  
  极东葵一时之间也忘了攻击,而这个时候极东胜天却正在兴奋之中,一看到这情况,立即猛然发动剑法,直接轰向了极东葵!
  
  极东葵给这一次的翻转震撼得不轻,反应过来防御的时候,攻击就已经骤然临身,身上连中数十剑,如同断线风筝,惨叫一声落向了塔阵,而若是真的落到下面,怕是一个普通弟子化身都能给她带来致命伤害!
  
  我没想到我这一次真身泄露会引来这么大的变化,但现在我却在努力调动身体的一切脉络,从苍茫境冲击着无止境!所以根本没办法做什么挽救。
  
  青阳夫妇连忙冲过去驰援,但却给极东胜天以修为强悍的压制住,只能补补退后,好在青阳绮里把极东葵抱走,否则恐怕难以挽回这颓势!
  
  蓝苒如石化了一般,站在了树干上彻底说不出话来,水常幻也睁目结舌,眼下剧情的冲击,也超出了她的想象,在她眼中只那高大帅气的骆寒,却哪会想到我居然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蓝师姐!你听我说!蓝苋没事的!我和绮里都早知道义兄的真正身份了!他和我们解释过来这里的目的,并非是要破坏极东仙门,并非是要害极东仙门!他想要的是稳定极东之地,想要的是让九重天和平!”孙寒希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要站出来帮我说话。
  
  然而,她的话蓝苒的没有听进去,如行尸走肉一般走向了我,两颗明亮的眼睛现在死气沉沉,仿佛再也没有了神采:“为什么……为什么……”
  
  “蓝师姐!”水常幻瞬间飞来一把拉住了她,生怕无限剑芒伤到她,但蓝苒已经无所畏惧,一步步向前,灵儿倒是机灵,根本没有拦截她。
  
  我心中一下子也跟着凌乱了,脉络也难免因此混乱,再这么下去,别说冲击无止境,就连能不能稳住苍茫境都不好说!
  
  而且我隐约感觉,要冲击无止境无望了,因为这扩张脉络的精华,根本不足以让我更上一层楼。
  
  “苒儿……对不起,我没有想要故意瞒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无论你信和不信。”我连忙说道。
  
  蓝苒摇着头,眼泪止不住流淌,她绝望的说道:“你为什么要骗我……你说过不会骗我的……你为什么就不是骆寒了?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
  
  “是,我不是骆寒,骆寒只是我的门生,我伪装成为他,确实就是想要打入天玄地黄,但我想要的是帮助你们,却不是为了别的什么……而且这些日子你也看到了,我何尝有做出亏欠你们的事情……”我缓缓的说道。
  
  精华已经完全的用以扩张脉络,现在我从云雾境真正跨入了苍茫境,原先用药物和脉络配合提升的实力,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做掩饰,八条脉络全部抵达苍茫境的感受是极度恐怖的,可惜,我仍然高兴不起来。
  
  “你是我的杀父仇人……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还让我喜欢你……”蓝苒停下了脚步,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一下子哭得梨花带雨,而水常幻受到了这么大的冲击,虽然发懵,不过也还在顾及左右乱飞的能量,保护着蓝苒在最脆弱的时候不受敌人攻击。
  
  “苒儿……”我缓缓站了起来,现在我必须做点什么,而不是一味继续让脉络核心完全的适应。
  
  “不要叫我苒儿!”蓝苒歇斯底里的怒吼,两眼也瞬间红了,双目瞪着我的时候,满是愤怒和杀气,就如同当时她要暗杀我,我杀了蓝苋的时候。
  
  我心中忍不住一滞,说道:“蓝苋没事,我一直把她照顾得很好,你的家人,我也让整个天城领域极力的寻找了,我相信不出意外……”
  
  “你不要说了!我不会再信你了!不会了!不会!”蓝苒咬牙切齿,抹干了两眼的泪痕,长剑缓缓的抬起来,想要指向我,但看到这这把爱慕璀璨的颜色,她忍不住自嘲一笑,随后丢掉了这把剑,而再拿出那把陨星百炼的时候,她更是伤心欲绝:“呵呵……是你的,一切都是你的……不知不觉一切都是你的影子了,对么……”
  
  我叹了口气,已经顾不上下方发生了什么事,任由极东胜天鼓吹,任由商珺罄竹难书似的夸张我的残暴,把全身心都放在了眼前可怜的少女身上:“蓝苒,我是真心诚意对你好的,无论我现在是不是骆寒……”
  
  “别提骆寒!别跟我提他!”蓝苒仿佛伤口上给撒了痒,表情痛入心扉,我又何曾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幕?从带着骆寒的面具开始,我就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一次,我恐怕伤她太深了,我继续走过去,但蓝苒下一刻拔出了一把短剑,对准了自己胸前的脉络核心:“你别过来!”
  
  我一下停住了脚步,蓝苒外柔内刚,我知道如果敢去强迫她,她这一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扎向自己,所以这一刻,我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