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七十八章:失控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批批的化身这个时候突然爆发了似的,不断的冲向了我这边,我放出气息一扫,看到的结果让我也有些惊悚,极东葵重伤,包括青阳照在内,大部分的导师和弟子都已经团团的护住了她,愿意为我守住大门的,已经是寥寥了,所以这些化身才能够长驱直入找我麻烦。
  
  灵儿本来还游刃有余,但面对一窝蜂似的化身,也有些猝不及防了,不断的在我身边稀释,不断的给化身消耗拖住,这也让商珺一下就站在了蓝苒和水常幻的身后:“蓝苒!是我!跟我走吧!他是天城暴君!而且把我们害的如此惨,门派争锋,师父和师母水火不容,都是他的缘故!我们离开这里好么?”
  
  水常幻立即看向了蓝苒,想要从她手中拿过短剑!
  
  “你们走!”蓝苒却奋力回收短剑,这用力过猛的情况下,胸前顿时流出一摊嫣红!
  
  “滚!”我脸色阴沉看向了商珺,身边的昏晓错星辰顿时如炮弹一般轰向了他,这一次我也有些怒了。
  
  商珺慌忙避开,而殷化一这时候脸色难看挥剑荡开了想要转折追向商珺的昏晓错星辰!
  
  “夏一天!我们不共戴天之仇,今日了一了!”殷化一怒目瞪着我,说的当然是姒娘的事情,而且自己的新未婚妻还落入了我手中!
  
  而这个时候蓝苒用自嘲的语气说道:“孙师妹和青阳小师妹都知道真相对么……为什么你就不愿意先告诉我……你告诉我我也好不陷得那么深呀……”
  
  我摇摇头,忍不住叹了口气,却也捕捉到了她瞬息的失神,但正当我要冲过去夺走她手中的短剑时,忽然一道黑影也像是故意抓住这个机会一般,猛然到了我身侧,一剑朝我刺过来!
  
  我脸色大变,立即挥剑斩向对方,只听到嗤的一声闷响,我忽然觉得胸侧一痛,对方的黑剑已经扎入了我的身体,而我的剑虽然同样劈开对方,但因为云渺幻身的缘故,对方狰狞的笑容却显露了出来!
  
  噗!
  
  我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而极东胜天双手抓着神剑,压得我往树下狂奔!
  
  “骆寒!”蓝苒和水常幻都忍不住惊了,声音远远的传来,两者的情绪都有些失常。
  
  我死死抓住了他的剑,让他无法再对我进行二次伤害,与此同时,我的手也一瞬间用化道法直接打入了他的核心,让他一瞬间失去了力量!
  
  极东胜天以为我这是什么厉害的反制法术,大骇之下立即拔出了长剑,一脚把我踹向了塔阵!
  
  我顾不上做出任何防守,急忙发动纳灵法,将身上的法力尽数汇于伤患的位置,但因为这一剑冲着我的脉络核心而来,所以几乎是擦着我核心而过,切断了八道脉络近两成的脉络数量!
  
  影儿刚刚强行拟补脉络的瞬间,只听到砰的一声,脉络又复炸开了,我喉咙涌起复杂的腥甜,呕出了大口的鲜血!
  
  与此同时,这些弟子化身就跟鲨鱼遇上了血腥味,全都朝着我冲过来,各种各样的攻击密布云天!
  
  我心中一下子沉了下来,暗道这一次怕要在劫难逃了,自天道境之后,我都从未陷入过如此的窘境,可现在如受惩罚,让我的运势瞬息急转而下了!
  
  脉络仍然在自救,我也顾不上化身们的攻击,我必须靠外力才能救自己的命,可慌忙间,想要辨析出袖里乾坤几近无限的丹药,连我都感到吃力了,因为现在我的能量,正在急速的流失!
  
  砰砰砰!攻击直接打中了我,但我却没能做出任何借力,就连极东胜天也开始后悔没有继续一剑杀了我,这确实是脉络核心的伤,而并非一般可控伤势!
  
  极东胜天的后悔只是一瞬,立即就急冲下来,想要彻底把我消灭掉!
  
  天空树上,蓝苒急切的神情,水常幻着急的喊声,居然在我重伤的时候一一重现,我忍不住淡淡一笑,这个时候,是不是有些太晚了?
  
  砰!
  
  就在我觉得万念俱灰,要兵解避开极东胜天攻击的时候,忽然间撞到了软绵绵的毛皮上,落入眼前的,是孙寒希担心的神情,不过震荡仍然让我伤口能量倾泄喷涌!
  
  “义兄!你没事吧!”孙寒希连忙压住了我的胸膛,脉络瞬间给她扎住不再外泄,我清醒了过来,连忙召唤出了一个盒子,拯救了极东葵后回来青阳绮里哭着立即抓过了盒子,慌忙把里面的金丹塞到我的嘴里。
  
  我连咀嚼都免了,直接把金丹吞入了腹中:“幸好你们……立了大功,你们往后要什么……本城主都许你们……”
  
  孙寒希气笑了,但眼中却透着晶莹:“你还在那胡说什么,还不快恢复……”
  
  青阳绮里泪水涟涟,吓得是面色惨白无血。
  
  熊猫的速度非常快,极东胜天本来已经快要抓住我了,但一瞬间熊猫却救走了我,这让极东胜天怒火冲天,而商珺和殷化一更是悔恨不迭。
  
  “所幸……没有刺入核心,要不然谁都救不了你……”孙寒希收回手,现在还暗自庆幸。
  
  我吞服了金丹后,脉络在我自救的情况下开始自我恢复,其实孙寒希说的并不全对,要不是刚才祖龙虹气护住心脉,在极东胜天刺入脉络瞬间把剑身弹离核心,我早就死了,毕竟以极东胜天的剑法,怎么可能会在这关键时刻失手?
  
  极东胜天其实也无比郁闷,追在我们屁股后面,甚至还在回想怎么回事,所以中了一次归元法,没有回溯他哪怕一眨眼时间,都能他吓得够呛,其实这理由也够了。
  
  我坐起了身,身上的脉络已经靠金丹接驳,但能量几乎都清空了,我睁开眼睛,立即把无限魂披抖了出来,纳灵法很快抽取里面的能量,源源不断的注入我的身体里!
  
  我的能量快速的恢复,而熊猫这个时候也跟随孙寒希的指令,把水常幻和蓝苒都拖了下来,蓝苒现在给水常幻扶着,看着我的时候,神情的复杂难以言喻,只不过似乎还多了一层担忧。
  
  水常幻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我。
  
  “隔着一层皮……你们就不认我了么?差点就死了……”我打破沉默说道。
  
  “你活该。”水常幻松了口气,看来算是解气了。
  
  我看着蓝苒神魂不在线的样子,说道:“是呀……活该我挨了这一剑,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看来,我这天城城主,还是血肉之躯嘛……”
  
  “哼,你以为天城城主就无敌于世了么?神不守舍的时候,也一样会死!”水常幻补充道,其实也是间接要给我开解。
  
  但蓝苒现在面无表情,让大家都很是担心。
  
  “蓝师姐,你别这样好么……夫君说他早晚有一天会告诉你的,但需要在最恰当的时候,可谁又知道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青阳绮里说道。
  
  “是的……义兄当时带我和绮里去飞瀑云河的时候,也露过真容,确实说过这些话,他真的很关心你,也不想伤害你……他保证过,一切都会扳回正轨的,而且会竭尽全力为你伸张心中纠结的事。”孙寒希也解释道。
  
  “苒儿,我错了,我不该乔装成骆寒骗你,但这段时间,我一眸一笑,一心一意都是真的,我其实只是把面具拿了下来,又何尝不是我自己?”蓝苒其实是担忧我的,从树上落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