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七十九章:仁德 为Briller的皇冠加更

第四千三百七十九章:仁德 为Briller的皇冠加更


  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在我眼中,骆寒一个挤眼,一个笑容都深深刻印在我的脑海中了……现在看到你,都是我在冥想强敌的时候看到的……我只想过和你大战,甚至不惜死去,在我的心中,只有你的狰狞……”蓝苒面露痛苦之色,摇摇欲坠的心情,谁都能够看到。
  
  “那要不……就把这冥想当成为以后我们吵架的负面情绪发泄好了,就好比你生我气了把我暴揍一顿,和我拔剑相向什么,这样往后你再怎么生气都省了,如何?提前演练过,就不会发生你师父、师母一样的反面教材了。”我无奈的苦笑。
  
  “到现在你还跟我开玩笑!”蓝苒一脸的愕然,而一群女子也给我这话给气乐了,孙寒希哭笑不得,说道:“义兄,这个时候你还能说出这话来,真是服了你了!”
  
  “现在我们在战斗呢,没准不留意就是我临死遗言了,我总不能哭哭凄凄的哀求吧?”我笑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水常幻脸都气绿了,连忙也安慰一旁不知道说什么的蓝苒:“师姐,你不理他是对的,这个时候还要死要活的。”
  
  蓝苒心中也已经有些松动,刚才我说‘临死遗言’这四个字的时候,她的目光甚至划过了异常的波动,看来对我还是相当在乎。
  
  “我以骆寒的身份欺骗你们至今,有愧你们的期待,而骆寒也确实是真实存在的人,所以对你们的伤害也将会难以计算要持续多久,但还请你们给我个机会,从今往后我会以现在这副面貌好好的跟你们相处,让你们忘记骆寒而是记住我。”我很快从魂披中把蓝苋放了出来,当然,是将她交给蓝苒,因为这个时候的蓝苒肯定不能继续作战,倒不如劝一劝虚体状态的堂妹,也好把之前的所有事情理一理。
  
  虽然有可能会因为蓝苋的个人看法让这好容易升温的情感急转而下,可难道还有比现在更糟糕的状态么?所以现在其实也是最好的机会了。
  
  我拿出了一枚快速回复虚体状态的金丹,交到了孙寒希的手中:“是时候让她恢复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大局为重,我不可让大好局面逆转。”
  
  “义兄尽管放心,现在众弟子皆在观望,只待你振臂高呼。”孙寒希立即说道。
  
  “夫君,这里就交给我们了,如果这个时候我们不能成为你的后盾,岂不是连你都不如了么?”青阳绮里挥舞小粉拳说道,孙寒希噗嗤一笑,说道:“这话说的……”
  
  青阳绮里才想到了自己的语病,尴尬的看着我想要说点挽回的话,我却笑了笑,说道:“我确实有很多做得不如你们的地方,但我会竭尽全力的。”
  
  我和众女坐在速度倍增的大熊猫身上,身后拖着如火车一样的队伍,弟子化身们不断的攻击,而熊猫却跟屁股长了眼睛似的到处乱窜,连极东胜天都追不上。
  
  我命令这熊猫立即落到塔阵位置,开始检查这塔阵的情况,而极东葵虽然受了重伤,但现在也不是闲着,带领着自己最后的娘家死忠和弟子们,开始砍伐大树,妄图把这里彻底封闭起来,而只要巨塔封闭,就真的成为她的掌中地狱了。
  
  当然,即便是上方神塔已经有三分之二笼罩了下来,但这剩下三分之一的树杈和繁茂的枝叶林,砍伐难度却不亚于顶部,如果不是有我参与,这些弟子加起来不知道还要打坏多少的神剑。
  
  我显露真身之后,这些头上带上红绸的弟子们确实也懵了,不过并没有直接拆掉红绸,他们也不是傻瓜,也在衡量得失,就算是遇上我重伤,都没有放弃观望,毕竟天城城主的名头实在太大了,就算是远在这极东之地的他们都如雷贯耳,他们又怎么会相信我跟个小角色一般给轻易捏死?
  
  而现在我果然以相对快的离谱的速度‘复活’了,所以解下红绸的弟子并不多,只不过现在和极东葵、极东胜天的队伍区分开,形成了观望的一方势力而已。
  
  这个时候谁能够引导大局,谁就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剩下的才能够得以延续下去,所以我立即朗声说道:“极东仙门的兄弟姐妹们!如你们所见,我确实就是天城城主,可我乔装混入这里并非是为了掠夺什么,也不是为了破坏什么!和之前我说的一样,无非就是带领大家一同成为天城的一员,不要再为了占有什么而去争锋!天玄地黄,以后也将会成为天城的一个高层组织,只不过不再是那个混沌荡尽,天玄复清的天玄地黄,而是守护九重天,让天下和平的天玄地黄!愿意跟着我这天城城主的,我现在就能够宣布回去后,他想要静修的,必能扶摇直上天道空间!想要获得一世荣华的,我必赐予一隅之地让他治理!想教书育人,弟子满门的,我也不吝设下新课堂,让其传道天下!就算是别的什么需求,现在不都是直达天听的机会么?大家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声音一下子传遍神塔,弟子们当然心情震动,极东葵和极东胜天当然是气的半死,这是典型的拆台呢。
  
  毕竟多年来在极东仙门静修,弟子们又何尝不想学有所长后看看外面的世界?只不过都需要师父和师母的同意,但现在,只要加入了天玄地黄,一切都会重置,让他们想要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
  
  连青阳照和绮里如秋都眼中发亮,这夫妻俩也是很能折腾的性子,又怎么可能偏安一隅,他们更加崇尚自由生活。
  
  赵地极朗声问道:“素闻天城锻造实力九重天之下无出其右,老夫去了,能有何地位?”
  
  我想了想,说道:“当个导师助手,倒是没问题的。”
  
  赵地极气乐了,说道:“狂妄!不过冲着这句话,老夫这就亲眼去看看!”
  
  天城是天才地宝集中地,赵地极做梦都想去看看,现在不过是遂愿之旅。
  
  “夏城主,你贵为城主,府中妻妾成群,尽收九重天之美,这一生想必也如走道观花,再姹紫嫣红中也难有流连,不过既然绮里喜欢,我青阳照也只能是认同女儿的看法,但有一点,我却先问问!”青阳照在考虑之后,忍不住高声直接问起来。
  
  “青阳长辈还请直言!”我现在是实打实的苍茫境了,实力当然早就远超无止境,但长辈之礼还是要有的。
  
  “我女儿的亲事,你认不认?”青阳照问道,而绮里如秋也是双目带着光芒。
  
  “当时的骆寒是我,所作所为无可辩驳,即便摘下面具仍然是我,又岂有不认之理?”我连忙说道,并看向了青阳绮里,小姑娘两眼扑闪看着我,挽住了我的手和自己父母说道:“绮里早就知道他就是天城城主了!他不会不认绮里的。”
  
  青阳照哈哈一笑,立即看向了众弟子,说道:“师弟师妹们!天城城主之仁德,师兄历练之时早有所闻!今天一见,果然如此!所以我们大可放心投奔天城!”
  
  不过投奔的还只是大部分,小部分还是回到了极东葵那边,好比自己的大哥褚雪林死在刺杀我一战中的褚飞兰,则带领不少器法堂弟子摘了红绸,虽然我有心游说,但却不是时候,因为鱼与熊掌很难兼得,就好比蓝苒、蓝苋对我的观点,我也无法一下子改变。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