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三百九十章:风华
“暖暖,你是盛唐美人,应穿唐宫装,怎会想要穿这样的清代服饰?”我忍不住站住了脚步,虽然感觉明代仕女的闲逸更让我有种舒适感,不过她今天的打扮,确实更加的新鲜。
  
  艳丽的颜色,衬出了她娇媚的容颜,那睫毛很长,大而敞亮的眼眸现在透出了一抹好奇,跟显夺目:“不好看么?”
  
  “自然是好看的。”我笑了笑。
  
  “好看为何平日都不多看我一眼?”齐暖暖的笑容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诱惑,能让男人难以堤防。
  
  “人多的时候不敢亵渎,人少的时候,机会不多。”我脸皮厚的说道,齐暖暖顿时咯咯笑起来,缓缓的站起了身,并伸出了葱笋般的玉指,那漂亮的指甲套,晶莹漂亮,完美呈现了什么是金镶玉:“那这些如何?”
  
  我伸手接了过来,笑道:“怎么?最近还玩起了清宫戏了?”
  
  “嘿嘿,还不是姗姗把我给带坏了?生怕我们几个穷无聊没事干,就不知道从哪又弄来了一堆的片子,让我们无聊的时候看看,我和茜,黛眉,婉仪她们的关系你知道的,偶尔也会一起捣鼓各朝的衣衫设计,今日说是要来迎你,穿着便随意了些,故而才想起试试这一身。”齐暖暖轻轻的握住了我的手,我笑了笑,说道:“怪不得今日姹紫嫣红,各有各色。”
  
  “外婆也就喜欢这调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呀,平时可也没少给配合折腾呢,不过这倒是一种乐趣吧。”齐暖暖说着,领我走入内庭。
  
  这里是敞开的大殿,显得也太过庄重,她带我进入内庭过道,当然也有自己的考虑,我也只管跟着她就是了。
  
  而进入了里面,从过道开始,就已经和外面的建筑风格大不相同,居然是盛唐的装潢,虽然我没有这方面的研究,但也看得出是极为考究的,加上手边还牵了个宫装女子,真如置身宫廷之中。
  
  这里的纸仆穿着还是唐代的装饰,低矮的胸衣,款款落地的下摆,朱唇胭脂,都让我有种时代落差。
  
  “看那儿。”齐暖暖如数家珍,示意我看向了走道的边缘左右,那儿竟是浅浅的水道,百余尾锦鲤正在水中游动,又点缀了几面荷叶,让我一下子仿佛回到了地球。
  
  “你的府邸装修,总是让我想要抄袭,也羡煞旁人。”我看着这明显琢磨过的装修风格,心中当然是羡慕无比。
  
  “你的书房,沿用的还是我多年前的设计,大家都不让更改,若是喜欢,我时常给你改动一二便是了。”齐暖暖笑道。
  
  “呵呵,算了,劳师动众,旧的有家的感觉,而且你的设计,我也用习惯了,偶尔来你这儿度度假便是了。”我笑道。
  
  “真的?”齐暖暖问道,我怔了下,才点了头:“嗯,这些年聚少离多,每回回来,总是想起你,却总是见不着你。”
  
  “我以为……”齐暖暖抬起头,看着我的时候两眼已经是带着一汪涟漪,将她轻轻揽入了怀中,说道:“我怎么觉得你越活越是少女,而我越活越是老气了?”
  
  “那是你时常在外边风餐露宿,而我只负责好好的打扮,想着如何的开心就好了。”齐暖暖破涕为笑。
  
  “确实是效果拔群,真不知道轻灵这孩子和你,谁更年轻些了。”我笑道,齐暖暖忍不住嗔道:“你呀,总是那么会讨人喜欢,倒是我每回都会想多了,不过,深宫寂寞我倒是尝惯了,倒也早就习惯了安静了。”
  
  盛唐的女性在男女独处的时候,相对其他时代更显大胆奔放,这并非是指肢体接触时带来的男女情感升温,而是她们目光顾盼间流露的依赖期盼,总是让人想要努力的回馈她们的热情。
  
  我忍不住将她的下巴抬起来,低下头亲吻她的樱唇,那娇艳欲滴的触感,确实让所有男人魂绕目眩。
  
  “唔……”齐暖暖轻轻挣开了我的怀抱,手指掩着朱唇,眼中犹豫了下说道:“一天,轻灵那孩子……”
  
  “这些年,你一定也是因为这孩子,所以才故意疏远了我吧?”我摇头苦笑。
  
  齐暖暖听到我说出了她心中的想法,果然眼中的情绪也有了波动,毫无疑问,她这些年来也纠结得很辛苦,郑轻灵这孩子从小就跟着我一起长大,因为没有血缘关系,自然没把我当成父亲这样的角色,这或许也有我平时没有过多照顾她的原因。
  
  到了十三四岁情窦初开的年纪,更是对我明言心意,这当然让我和齐暖暖相当的被动,而齐暖暖至此后,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我,这确实让我十分的被动。
  
  “如果我们母女只有一个机会,自然是要让给这孩子的……至于我……夏卿能如此,暖暖早已无悔。”齐暖暖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这或许也是因为这些年分别,从而让她有了思考决定的缓冲。
  
  郑轻灵长大以后,出入女子军团,也早已以女子军团成员,甚至以我身边的女人自居,这让本应踏破门槛的世家公子,连门槛都没踏就吃了无数闭门羹,这确实让人大跌眼镜。
  
  最惨的当属和她青梅竹马长大的小侄子了,小时候一直挨揍到如今,却始终没能等来她的喜欢,辜负了大好少年,怕再过一个二十年,小侄子心性怕都步入中年了。
  
  这些一代二代的弟子,哪一个不已经手握重权或者掌握重要职业,自然是青睐者无数,好比张小飞的孩子,现在都娶妻生子,这张小飞都快成爷爷辈了,即便辈分的隔阂并没有家族世代里面严重,但我也不得不汗颜这时代变迁之快。
  
  “说的什么话?她的事情,她自会处理,又不是小孩子了,倒是你,再这么自我苦熬着,心境都要成老太婆了。”我戏谑道。
  
  可没想到齐暖暖目瞪口呆好一会,脸上已经多了幽怨:“暖暖都老了么?”
  
  我哪知道她会这么在意这话,顿时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年轻着呢,皮肤比十四五岁的少女还要白皙水嫩,和我比起来,差距不要太大了。”
  
  “胡说,你一定是安慰我的。”齐暖暖不相信的说道,看着她撒娇,其实也别具味道,而高贵的气质让一眸一笑都显得锦上添花,完美无瑕。
  
  “你这么一说,确实需要验证一番是否安慰。”我看向了院落中的暖房,齐暖暖一时也有些怯了,面颊上的绯红更是明显许多。
  
  进入了房中,这里字画点缀,文气十足。
  
  而其中一幅,画中男子凌风一剑,云卷风狂,周围渲染水墨,真是威风凛凛,有种让我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的熟悉感。
  
  “剑尽敛风华,忧伤深藏涟漪画,衣袂临风狂,满腹宣墨忘痴离。”我念着这画中提诗,看到最后落款的名字,顿时了然了:“是她的画,连字都提了,是新画的么。”
  
  “正是幸文清。”齐暖暖笑道。
  
  “她还好么?”我坐到了禅椅上,把齐暖暖搂入了怀中,她忍不住噗嗤一笑,说道:“这个时候还要问我别的小女孩儿,是否有些不合时宜?”
  
  “把这姑娘的画挂在暖房,不正是为了引来我的注意么?”我笑道,齐暖暖靠在我身上,望着那幅画,幽幽说道:“是想你了,才用了很大功夫请来了这幅画呢,也算是投桃报李,不是么?”
  
  听到这样的回答,我如果再辜负她,就有些近乎无情了。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