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零三章:分寸
微凉夜色里,天上点缀了许多发闪烁的星辰,像细碎的沙子,铺成的银河斜躺在青色的苍穹之上,在安静的过道上,除了微风轻轻的,阵阵的吹着,除了偶然一声两声的夜虫的鸣叫,也只剩下蓝苒轻微的喘息声。
  
  她的双目很美,恰如地上的星辰,而在夜月中仿佛发着光的白皙肌肤,正沁着细微的汗水,让她看起来格外的动人,我忍不住亲吻她的面颊,那凝脂白雪,可滋润心房。
  
  时间如涓涓细流,从指间轻轻滑过,我们在这花园中,却几乎没有浪费哪怕一秒的时间,那恰如其分的契合感,仿佛由来已久,如甘露和清泉的交汇,契合得容不下其他。
  
  直到门前又传来嬉笑和欢快的讨论声,打扰了这重归天地的宁静,我才不慌不忙的将她再次拥入怀中。
  
  “扣子……”蓝苒轻声的提醒道,伸出手将我衣衫上的扣子重新系上,而她娇艳的朱颜,仍然带着轻微的疲倦和一丝怪责,看到我得逞的笑容,忍不住轻轻的锤了下我的胸膛,羞道:“也不看地方……气死人了,我……去趟净室……”
  
  我点了点头,也不拦着她了,毕竟对她而言,这已经是最大尺度的容忍。
  
  正看到蓝苒步入更里面的净室,姒娘嘀咕道:“夫君,你该不会是气到苒姐姐了吧?”
  
  “并无。”我淡淡一笑,随后回到了花厅,李稚儿上下打量我,最后把目光停在了我身上,鼻子却跟小狗似的嗅着,我直接就隔绝了身上沾染的各种香气,让她多少有些气结。
  
  所以说,学剑的人眼睛毒,青阳绮里双目贼溜溜看着我,忽然的就朝着我的衣衫上伸出了手,一瞬间就捻走了一根长发:“是蓝师姐的头发。”
  
  “这都能看出来?”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丢人的,倒是蓝苒已经换了一套素色的衣衫出来时,恰巧听到这句话,难免人面桃花,脸上一红。
  
  夜色下,她显得更是迷人,就连李稚儿也有些看呆了。
  
  青阳绮里也是个想到什么说什么的性子,忍不住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蓝师姐比之前还要漂亮几分?”
  
  “只是……换了身衣服。”蓝苒狡辩道,但青阳绮里是小狐狸,立马就像是读出了什么事情,长长拉了一声‘哦’。
  
  我笑了笑,姒娘倒是和李稚儿一样单纯,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三个少女心满满的姑娘在一起,当然容易找到各自的话题,但蓝苒却更显干练成熟,根本就很难融入这些少女天马行空的话题中,不过似乎过程里,绮里却偷偷的给了蓝苒传音,我没有截取,但看到蓝苒微红的面颊,就知道她们正热聊一些更加隐晦的事情了。
  
  “好了,我今夜还要处理一些明日要宣布的政令,夫君你也别留在这里了,今夜就去绮里那边吧……”蓝苒推了推我。
  
  绮里也一副大包大揽的样子,想要把我们带过去,但姒娘却先开口说道:“何不去姒娘那儿?姒娘府邸有许多好玩的喔。”
  
  绮里这小狐狸,当然得敲打一下,所以我还没等绮里说话,立即就宣布了去姒娘那儿,绮里很是郁结,一副要找我算账的样子。
  
  让三位少女先去后,我轻抚蓝苒的面颊,说道:“若是我真的一去数年,实在想我了便去书房那边走走。”
  
  蓝苒伏在我的胸前点头:“嗯,夫君一路顺风。”
  
  这等于是一次远门告别,不过倒也让人为之怅然,轻拍了她的肩膀,深深看了她一眼,我才飞离了这里。
  
  到了姒娘的府邸,发现这里的装潢别具一格,竟到处都是一些古典的残篇剑谱,放在一个个透明的琉璃玉盒,或者镶入相册挂在了墙上,看得出是很费心思,甚至随便找出一页残篇,估计卖了这栋房子都买不起。
  
  “啧啧,姒娘,你也太土豪了吧?”我忍不住说道,姒娘笑嘻嘻的说道:“导师们知道我什么剑法都喜欢,就不吝把这些残篇赠与我收藏呢。”
  
  绮里倒还好,她剑法就是三板斧,别说这些残篇对她没用,就是完整的她也学不会。
  
  不过李稚儿直接就看呆了,就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光门口就走不进去了,站在那眼睛都看直了,姒娘倒也不吝讲解起来,两人如同多年未见的好友,竟在外面挪不动步子了。
  
  绮里眼睛咕噜噜转了下,对姒娘和李稚儿说道:“你们就看着好了,我和夫君可要把这里当自己家了?”
  
  “整个界面都是我们家,为何还要故意跟姒娘说呢?”姒娘单纯是真的,绮里的单纯是选择性的,至于李稚儿,毕竟还是小孩子,却不知道她们俩都给绮里蒙住了。
  
  我一边对这两个沉迷剑法世界的少女表达了同情,一边就给绮里拉进了房中,推到了墙边。
  
  “夫君,刚才可是做了什么坏事?”绮里笑吟吟的问道。
  
  “你想是什么坏事?”我伸出手,挑起了她的下巴,眼中带着恣意的侵略,绮里看我竟表情大变,脸上也忍不住羞红了,但还没反应过来,就给我翻转的压倒在了墙边的桌上。
  
  这下,绮里也有些发怔了:“夫君……你怎么忽然……”
  
  我嘿嘿一笑,说道:“你不是好奇我做了什么坏事么?要不我给你演示一遍,也好满足你的好奇心?”
  
  “可是……可是……可是……啊……”绮里忍不住轻声喘气起来,表情带着羞怯,也带着一丝的挣扎。
  
  府邸都有感知截断的大阵,仙家进入其中,除了吐纳修炼没有什么问题,其他就跟凡人无异了,所以青阳绮里的轻声的叫唤,并不足以让外面的两个小姑娘听到,况且她似乎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只是忍不住惊叫一声,就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看来,你也知道噤声呀?”我的手指划过了她如玉容颜,让她肢体忍不住颤了一下,这徘徊于羞怯和期待极端的反应,能让所以男人侵略感瞬间爆发。
  
  “绮里……只是有些好奇,可却只是……却不知道是这样……不要……”青阳绮里妙目瞪大,在我进一步行动的时候,终于喊停了。
  
  我哈哈一笑,看着她狼狈的样子,说道:“这次变乖了?”
  
  青阳绮里只能小鸡啄米的点头,一脸的郁闷说道:“夫君,绮里知错了……”
  
  我摸了摸她的头,说道:“下次可别再捣蛋了,不然可别怪我把你就地正法。”
  
  但本以为她会害怕收敛,却没想到转眼她就吐了吐舌头,说道:“绮里只是觉得这里不是绮里的家……觉得会不会不太好……”
  
  “好了,差不多就行了,别太勉强。”我淡淡一笑,但刚准备离开却给她又拉得贴近了,耳畔也响起了带着轻喘的诱惑声音:“夫君,你不能走……”
  
  “不能走?”我怔了下,绮里说道:“绮里已经知道夫君今天一走,可能几年都不回来了……姒娘还可以跟你去巡游天下,可绮里还要在这而上学进修,所以……所以……”
  
  “那你可准备好了?”我笑了笑,她犹豫了下,很快就点了点头。
  
  除了月色清冷的斑驳淡入静夜之中,还有朵朵情花绽放的浅浅点缀,今夜注定混杂了爱意,它柔和似柳絮,轻如浮云的,有深有浅,若有若无。
  
  而她动人的容颜如盛世盛开的花蕾,介于温馨和娇艳,注定让我失于分寸之间。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