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零五章:缜密
    我走到了她身边,摸了摸她的脑袋后坐了下来,说道:“小家伙,这是怎么的?是谁招你惹你了?”李稚儿瞪了我的一样,一句话都不说,我笑了笑,拿出了韩珊珊给我小盒子,上下打量了下,这小盒子并不大,打开后根本没什么空间装东西,盒边缘倒是后个小扣环,
  
      说明也就是一个挂饰,大概像是怀表的样子。
  
      说明韩珊珊深悉女子的心态,送个摆设,的确不如送个可随身携带的小物件,当然里面装什么,也就看主人心情了。
  
      李稚儿看着轻巧的盒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外表漂亮,难免还有些不高兴。我想了想,拿出了一枚顶级的美玉类天才地宝,这块美玉叫做‘先天精玉’,是最顶级的存储玉石,常常用来制作做尖端空间类宝物,我把它和盒子的空间对比了下,随后顺
  
      手划了几下,就把美玉切成了和盒子空间大小相等的体积,随后绘制了跟盒子相连的符文,并放在了额头上开始注入自己的记忆。
  
      这记忆的内容,是一套拿手的剑法。里面包含了天剑无限和天一剑法融合后得来的云天剑势,能量运行和表现尽在美玉空间中,在混沌之气注入了其中后,充裕的能量连携法阵,很快发出了耀眼的虹光,洁
  
      白的美玉也变成了色彩缤纷斑斓的虹色。
  
      特别是完美的嵌入了挂饰盒子中,跟盒子的法阵连携,两个阵法契合得完美无瑕,立即成为了一件微妙微俏的顶尖艺术品。
  
      而盖上了盖子后,所有的光芒又敛去干净,看起来就是个制作精良的古朴小件而已。
  
      李稚儿看我坐在她身前不过一尺间,还亲手制作出这件奇怪的宝物,本来还有些不满的脸上此时才缓和了下来,想要嘀咕什么,但又欲言又止了。
  
      我笑了笑,把她细嫩的手抓了过来,把这件盒子放到了她手中:“给你做了个挂饰,用法力注入试试。”李稚儿将信将疑,拿起了怀表一样的饰品,打开后,又有虹光透出,她尝试着将这饰品激活,很快,一个和我身材比例一样,却只有拇指大小的青衣男子的幻影就站在了
  
      美玉上,手持一把长剑,笔直而骄傲。而一开始,这小人只是缓缓的舞了一套精妙的剑法,但随着剑法挥动时云气的累积,一层层云气越来越磅礴,剑法出招也显得越来越稳固,势如破竹的剑声仿佛开始让剑
  
      势不断累积形成气候,而在尾声的时候,云天剑势也跟着启动了。小人身上的能量已经冲天而起,这是云天剑势蓄力完成的阶段,在小人踏出一步的时候,云天之气仿佛层层叠叠,排山倒海的往前推进,似乎漫天剑海把前方摧枯拉朽的
  
      毁灭殆尽!
  
      精妙的剑法来自于用天剑完善的天一剑法,而力量来源于不断积蓄,其过程是剑势,而最后一击才是终极的云天剑势输出,一击之力不亚于一套剑歌。当然,光看表面是无法明白这套剑法运行的真意,只有手持这饰品的主人,才能读取小人剑势运行的轨迹,才能够学会这套顶级的剑法,当然,还需要极强的实力和领悟
  
      力,但这两点,李稚儿已经足够了。
  
      “这是……”李稚儿瞪目结舌,这样的剑法她当然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毕竟已经是我最顶级的剑招。
  
      “你不是总说我小气,连一套剑法都不肯教你么?这套云天剑势现在送给你,回去了你可以慢慢领悟它。”我柔声说道。
  
      “可是……”李稚儿犹豫了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要?”我伸出手作势把这东西拿回来,却给她直接抓在了手中:“谁说我不要……谁让你忽然那么大方,我就是不适应……”
  
      “呵呵,之前你是我的俘虏,现在你不是了,你和我有缘,送你一件鉴别的小东西,也是理所应当呀。”我笑了笑。
  
      李稚儿脸上终于展现了一抹阳光,但很快她又一脸不高兴,嘀咕道:“即便如此,你也是坏蛋,天大的坏蛋。”
  
      “我怎么就坏蛋了?”我不免笑道,李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红扑扑的,气道:“你自己知道你昨夜在后宫干了什么!”
  
      “我干什么了?”我一脸无辜,李稚儿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咬牙道:“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她们换……换衣服……”
  
      “夜霜粘人,她们又喜欢干净,换件衣衫怎么了?”我笑道,暗道这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现在懂得不少。“哼,你就尽情狡辩吧。”李稚儿一脸生气的样子,而也不打算跟她纠缠这件事,说道:“就算做了什么,又与你这孩子有什么干系?那是我的后宫,难不成我还要照顾你这
  
      孩子是否吃醋呀?”
  
      “啊?我吃醋?我才不呢!”李稚儿气呼呼的一下子站起来,眼珠子都瞪大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也看着她,根本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李稚儿被我看得很不自在,本能的想要避开,却给我一把拉住了。而在这一刻,李稚儿明显身体凝滞了下,却没有再挣扎,但我并非要对她如何,只是笑道:“稚儿,话说回来,接下来我就要临时闭关了,这几天可能都不会出现,也就不
  
      能送你一程了。”这一下,李稚儿僵硬的身体彻底软了下来,她看着我时,木讷的点了点头,可当我放开她的手,她却似乎醒悟了过来的:“为什么……你可以过几天再闭关……可我都要走
  
      了,可能……可能一辈子都见不着你了……”
  
      我无奈笑道:“你可别忘了,在这里你等于是俘虏,是在坐牢呢,自由是可贵的,这样的生活不该惦念。”
  
      “可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李稚儿不甘的说道。我摇摇头,看来她是真的得了人质综合症了,现在还是当断则断的好:“李姑娘,我对你再好,你不过是丫鬟命,你回去,却是掌门千金,你总不能在这里待着一辈子,你
  
      好好回忆下,半年前,你可是期盼着你父亲救你回去的,而不是现在这依依不舍!”
  
      李稚儿愣住了,看着我决然的目光,她眼中一下子涌出了泪水,我站了起来准备离开,但她却抓住了我的手。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给她留下太多的希望,这只会让她心中难过罢了,所以很快就甩袖而去。
  
      可直到走出水榭亭台,李稚儿的抽泣声仍旧不止。
  
      叹了口气,我打开了密室的大门,随后走入了密室。
  
      这儿位置还算宽敞,只有女子军团的成员能够进入,而且还需要有七位以上成员才能链接开启这堵大门,而且进入了其中还有各种各样禁制大阵保护我的安全。
  
      所以别看韩珊珊一副没心没肺,大咧咧的性子,实际上她心思缜密,戒备心极强,这可能是她记忆里还有一个肆云裳的原因。
  
      坐在了大阵中,我传音给了媳妇姐姐和雪倾城、赵茜以及韩珊珊,甚至还有要以我身份巡游天下的胡清雅、新垣影,跟交代了需要她们去做的事情。
  
      当然,我的两个弟子少梓和香菱也被委以重任,毕竟巡游过程中还需要有人来主持巡游的诸多事务,以及各地传送点的安置等。
  
      除此之外,天城的治理,天道空间的防御,天玄地黄、极东仙门的事情,我都询问了一遍后,才放下心来。毕竟这些事只有完善了才能让我潜心穿越,因为这是个需时漫长的游历统一,持续最少都得数年,甚至可能更久。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