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零六章:思念
    我把自己的袖里乾坤封住后,把屠仙灭神也封禁在了大阵规划好的位置里,随后划开两手中指,把血注入了大阵。
  
      大阵启动后,一条条虹色光线一路延伸,随后循环整个大阵,而我的意识,很快开始模糊,随着大阵的启动的完善,竟让我彻底陷入了冥想的状态。
  
      我感应不到任何的光,只存在黑暗之中,而光芒紧随其后极速骤变,过了一会,我又能够感应整个世界,不过,现在的我却看到了自己的身体。
  
      显然此时此刻,我成了大阵本身!
  
      这神奇的境遇和灵魂出窍是一个路数,我自己都能够做到,但并非纯粹意识状态,因为现在也不是虚体出窍,的确是意识开始借机剥离出身体。
  
      大阵完全的启动后,流水一样的虹色光芒开始运转起来,让整个大阵充满了我的生命力。
  
      又过了不久,我的意识开始随着大阵进行了沟通传送,不一会,我再次睁开了‘双眼’时,发现一双很大的眼睛,此刻正一瞬不瞬的看着我。
  
      她有着超过许多女子的长长睫毛,双瞳也宛如星辰般明亮,肌肤紧绷富有弹性,看着像是凝脂白玉,让人忍不住想伸出手去触碰她。
  
      这半年来,我对她已经熟悉之极,所以一下子就认出了她来。
  
      李稚儿呆呆的拿着我送给她的饰品,此时看得着迷,只是目光中充满了伤怀,或许是因为我选择了不给她送行,所以伤到了她。
  
      “稚儿师侄,我们是不是应该启程了?”一个声音传来,而随着李稚儿把我放下,我也正面看到了说话之人的面貌,这不是李天境是谁?沿着李天境的身后和周围看去,那是一片苍茫的清空,一群男女正看着我们这边,其中有香菱和少梓,也有韩珊珊和蓝苒、青阳绮里等,当然,媳妇姐姐和倾城、赵茜并
  
      不会来,毕竟她们身居高位,如果为一个俘虏送行,难免引来话题。
  
      “再等等可以么……”李稚儿忽然的回答道,这话不但让李天境愣住了,就连韩珊珊带头的天城众仙,此刻都难免面面相觑。
  
      我知道她在等什么,她想要等我,她以为我会在关键时刻出现在她面前。
  
      只可惜她并不知道,我的意识已经传送到了她胸前那个饰品里了,现在她能够看到的一切,我都能够看到。
  
      “稚儿,城主可能来不了,你再等下去,怕也是徒劳。”韩珊珊飘了过来,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其实她并非是关心李稚儿,因为她的目光已经瞅到了我‘身上’。
  
      韩珊珊是个胆大的女子,若无其事的伸手把饰品拿在了手中,笑吟吟的说道:“好精美的胸针,一定是城主送的,对么?”
  
      李稚儿没心情回答第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却让她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对你可真好,这个胸针,你可要好好保存了,别辜负了城主一番美意,因为不是谁都能够得到他的赠品。”韩珊珊笑嘻嘻的说道。
  
      李稚儿还是点头,只是她不知道她身边的李天境双目也投向了胸针。
  
      我暗道韩珊珊这大嘴巴,不过也怪不得她,她或许已经确认到了我的存在了,否则心情没那么好。
  
      果然,她这家伙胆大包天的朝我输送了一道信息,还祝我路途愉快,气得我是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了,好在这动作非常隐秘,并没有谁知晓。
  
      站在原地等了许久,始终没能等来我的送别,李稚儿又哭了,这让姒娘和青阳绮里这两位年龄相仿的少女,也忍不住过来轻声安慰。
  
      只不过小女孩的伤心恐怕已经根深至内心,这几日的时间找不到,怕更是种煎熬。没有过去多久的时间,在安慰中,少女只能走上了小型的玉舟,一路向南,前往对我而言神秘莫测的天南,这需要经历许许多多的日子和地方,其中包括已经逐渐安宁下
  
      来的各处仙域,以及化仙者和原仙者的边界。一路上,李稚儿的心情果然很低落,她对于我送给她的别针依赖性变得比我出乎预料的严重,一天拿出来的次数,不亚于凡人拿起手机的次数,如果这别针能够发送信息
  
      ,怕她的信息会每天不停。
  
      当然,这东西的唯一作用,不过是小人能够舞出一套剑法罢了,根本没办法做其他的。
  
      甚至盒子的作用,都不过是一个能量的容器罢了,如果说功能,就是保证放置里面的精玉能够持久一些,或者放置几枚小的丹丸,让保质期变得更久。
  
      可李稚儿就是爱不释手,终日没有停歇的看着这别针,甚至把小人拿出来,说着一些连我都错愕的寄托之情。
  
      “你为什么不来送稚儿……你知道么,稚儿真的生气了……”
  
      “臭城主,坏城主,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每天都在我面前晃悠,稚儿又怎么会变傻……”
  
      “你就不能活过来,跟稚儿好好说一会话么……”
  
      “一个月都过去了……稚儿真的好想你,可是稚儿只能离你越来越远了……”
  
      “呜呜……稚儿昨夜又做梦了,梦到你在稚儿面前舞剑,那套剑法,就跟小人一样……”
  
      “稚儿好几次在想,你会不会忽然就这么出现在稚儿身后,大喊稚儿的名字,到时候稚儿一定很高兴的……”
  
      “坏城主……以后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稚儿真的好伤心,已经三个月过去了……明明……可稚儿却一点都不想回去……”
  
      “李天境真好讨厌……明明是个掌门,却整天盯着稚儿胸前……”
  
      “坏城主,色城主,臭城主,凶城主,你不是说你自己很厉害么,有本事你现在就出现在稚儿面前呀……”“你知道么……稚儿一开始真的很讨厌你,因为你毫不犹豫的杀了稚儿,那时候,稚儿觉得你真的坏透了,稚儿从懂事开始,就没有人碰过稚儿哪怕一下……可后来,稚儿又发现你没有那么坏,而且每次稚儿需要什么的时候,你都会第一时间给稚儿送过来……还有,你记得么,那一日,稚儿刚刚恢复了道体,在喂鱼的时候忽然踏空,差点就栽倒水里了,是你忽然出现拉住了稚儿的手……稚儿那时候是真的好高兴……只不过稚儿不说,还故意埋怨你占稚儿便宜……现在想起来,稚儿那时真的该对你好一些,不
  
      该故意没事就凶你的……”
  
      “呜呜……稚儿又想你了怎么办……臭城主,你快出现呀,不然稚儿都快到家了,你再不来,稚儿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和其他的小女孩一样,李稚儿心情的浮动也不是千篇一律的,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她哭过,笑过,埋怨过,也思念过,让我这段时间里,也备受内心的谴责,我并不知道
  
      短短的几个月时间,甚至和她的交流并不是特别的多,但给她带来的种种影响,仍然改变了她太多。我的意识存在于盒子里,其实并非无时无刻都清醒着,毕竟只有意识存在,如果长时间是清醒的状态,本身就会产生倦怠和拘禁感,这会影响我的心境,甚至有强烈脱离盒子的心态,所以除了稚儿抓在手中的时候,或者有能量反应的时候我会觉醒过来,其他时间我都会进行主动睡眠,一来保护自己的意识处于低消耗状态,二来让精神维
  
      持巅峰,应对一切接下来的突发状态。随着几个月的高速移动,从稚儿自说自话中,我已经知道自己身处天南之地,而周围恍如极北、极东之地的景象,也让我确认了这一点。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