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四十一章:心经

  怎么说?”我问道,对方对我招招手,我当即就坐了过去,毕竟传音久了,他也怕顾妃怀疑自己说什么坏话了。
  “顾家的先祖,传说曾经是道派的顶级豪门,但后来,就因为修炼了一种叫神怒的顶级心法口诀,所以最后给贬到了天南这儿,而从此以后,顾家就不再修炼神怒心经了,因为神怒心经需求的是无止境的仙气,一旦拥有无穷的仙气,这种心法成长速度快的离谱,甚至拥有无穷尽,毁天灭地的力量,然而相反的,一旦没有了仙气或者仙气匮乏,这种心法等同一种弱得离谱的心法,连三流的心法都不如!甚至还会因此而生出多余的神怒来,而且修炼这种功法,怒意源源不断,也需要有专门的东西压制性情。”这看起来如同文弱书生一样的仙家如数家珍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事的?”我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那青年神秘一笑,说道:“因为我也喜欢顾师姐呀,跟你小子一样,毛没长齐的时候开始,我就对顾师姐念念不忘了,所以一直以来,她去哪,我就去哪,她选修了什么课程,我蓝志就选择什么课程,这么多年的调查下来,我也偶有所得嘛。”
  “原来如此,蓝师兄,那照你这么说,顾师姐这种功法岂不是在天南无敌了?那顾居主是不是也是这么多的居主中最厉害的存在?”我顿时问道。
  “哈哈,你这小子,想太多了,这神怒心经,不是谁都能够去学的,而且天道期和混沌期才来了多少年?顾家岂能随意就找到一个弟子去学此等稀世心法?所以这些年来,也就只有顾妃师姐能够学习这神怒,而且听说配套压制性情的宝物和武器,都极其的消耗资源,更别说神怒心经本身对于仙气的需索无度了,没有足够的资源,养不起呀。”蓝志笑道。
  “那倒是,怪不得顾师姐年纪轻轻,居然修为如此的精深,甚至还带着一把神兵利器,而且脾气似乎还不太好的样子。”我笑道。
  “嘿嘿,只要美,脾气不好,那叫傲,可爱着呢。”蓝志脸上顿时多了一抹红光,这小子长得也确实有点本钱,而且看身上装饰,没准还是个富二代。
  “蓝师兄是哪个弟子居过来的?”我连忙问道。
  “蓝家你不知道?”蓝志一脸茫然,但很快‘哦’的拖长了一声,随后说道:“忘了你是外门弟子,这么说罢,我父亲蓝墨,是妙一居的居主,师兄这是在奉命追求你顾师姐呢。”
  “哦,刚才有个姓蓝的,看起来也是穿着妙一居的衣服,大概二十四五岁,脑门有颗很大的痣,蓝师兄可认识?”我问道。
  “他?我三姨娘的大儿子蓝化,也算是我大哥吧。”蓝志看我面色古怪,忍不住问道:“怎么了?他有恩与你?”
  “是呀,改天我有点事找他,你有空约他一下?”我笑嘻嘻的说道,蓝志笑道:“放心吧,我跟他关系虽然一般,不过约来不是什么难事,但话说回来,你可再别打顾师姐的主意了,你应该找个十多岁的同龄人,还有,别看她现在不对你怎么样,可一旦生气起来,神仙之怒,不简单呀,你看看我,现在只敢在她身边晃悠,混个眼熟而已,我父亲也说了,直线就别想了,得绕着弯子,只有家族这等大势力,才有跟顾家联姻的资本,因为一般的小弟子,别说顾师姐嫌他贫穷,就是顾家也不愿意把女儿交给穷小子对不对?”
  “那是,必须得狠有钱!”我奉承道,其实也看得出来,蓝家怪有钱的,这才敢去追求顾妃,毕竟顾家为了培育顾妃,恐怕没少花大钱,如果要嫁女儿,不找个强强联合的家族,这《神怒心经》怕都难养起来。
  毕竟顾家应该是冲着往日荣光去的。
  跟这蓝志说完话,我根本就没打算继续搭理他,趁着老师没来,继续跟这校花蹭热度:“顾师姐,听说这神怒问题不少,要不拿出来,我们研究一下怎样呀?”
  顾妃看到我居然跟她传音,假寐的秀目一下子就睁开了,因为是面对着我,所以直接就带着一丝的杀气,好在这个时候,一位看不出修为境界的长老缓缓从露台课堂讲座上飘了下来,说道:“今日炼器课,开始吧,接下来要讲二十个时辰,中途不可离座,不可喧哗,不可交头接耳,不可……”
  讲了一大堆的课令后,这头发胡子全白的长老这才开始讲课,而这内容就不用说了,是低级到不能再低级,我早就不愿意去学的炼器方法。
  而顾妃看老师似乎把我镇住了,她又再一次安心的闭上了眼睛,以为我不会再叨扰她了,她甚至根本不在乎老师在上课,因为她本来就是偷懒蹭学分的。
  但我又怎会老实,顿时准备又传音给她。
  “我说小师弟,你别再打扰顾师姐了,上次一个不长眼的师弟,就是因为一句传音,当场就给她打飞下了露台,要不是大长老的课,及时把那小子救下来,恐怕这师弟早就没了,从此就没见过他来上这炼器课,你该不会也想要步其后尘吧?”蓝志看我又打算撩顾小姐姐,顿时醋意大发。
  “我就想问问顾师姐她还接了什么课程,难道每节课都打算这么睡过去?”我顾左右而言他。
  想不到蓝志一副兴奋,这明显就是平时没什么人跟他臭味相投,现在找到了知己的样子,没等我发话完,他就说道:“嘿嘿,顾师姐除了剑法课精神,炼器课和锻造课都是睡觉的,就是凑够了三门课的学分,好参加大考呢。”
  三门课都要上够十课,然后才能参加考试,这考试当然不是考这些科目,而是直接进行弟子比赛,所以才会有偏科这种科目出现,这顾妃看得出,只对剑道有兴趣,其他的两门都是凑学分的,至于心法,她有神怒心经,就不用再学别的了,所以选的学科,居然跟我一模一样,简直是天大的缘分。
  不过这也意味着蓝志同样选择了这三科,以后想不见这小子都难了。
  “原来如此,对了,蓝师兄是怎么知道顾师姐今天会来这里上课?”我顿时问道。
  “嘿嘿,不懂了吧?其实方法很简单,锻造课和炼器课都在不同日子,而剑法课因为顾师姐只学最高阶的,并且只听咱们青玉观观主的课,所以也不是每日都有,而且它们课程不可能重合,由此只要等到有这三种课的时间,我便会在门口等着,远远的看到顾师姐准备上课,就跟着进来,这不就一起上课了么?”蓝志得意的笑道。
  “师兄真聪明。”我暗道这小子把心思放错地方了吧?
  蓝志给我这么一夸,笑得合不拢嘴,但却忘了是在课堂里,顿时给讲课的大长老狠狠瞪了一眼,要不是他是妙一居的居主儿子,恐怕换一般弟子早就给赶出去了。
  “顾师姐,你这神怒心经,应该归于魔功一道吧?道盟确实有过此种功法,但也因为不承认它的传承正统,所以将修炼此种功法的仙家贬入天南边荒,如果我猜得不错,这神怒心经,是不是当年的怒仙诀?”我忽然的问道。
  我这一次传音,瞬间让顾妃直接坐了起来,秀目一下子就瞪大了,圆鼓鼓的瞪着我。
  蓝志双手捂住了嘴巴,大气不敢坑,就连上课的大长老,也给镇住了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