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四十四章:礼殿
    十几个小时琢磨完,也进入了半夜,顾妃已经在这里修炼得满身大汗了,毕竟脉络重新改道,绝对是个大工程,期间她的眉头因为凝成川字许久,所以在收功的时候,眉间如同三把火一般,看起来还确实有怒仙的样子,我则在期间顺便一边修炼,一边等她有什么问题,就帮忙指点,毕竟也不能让她跟妘葳那样,跟我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面。
  
      但更改脉络,那是个极度漫长的事情,毕竟现在她身体里的脉络还偏向了佛道,这本来是顾家的灵犀一笔,但现在想要回归正宗,却成了最要命的存在,所以在修炼的同时还需要时时纠正,这对于顾妃而言,也算是相当残酷的现状了。
  
      从她的手腕位置潜入的气息,在进入她的身体后,就给她更强的脉络冲垮了,这个时候我是最怀念自己本尊的时候,因为本尊脉络强大,八脉齐开简直是畅行无阻,现在一脉对一脉,再粗大也不能跨了两个等级,因为这不是外功法术,而是内在脉络的真实角力。
  
      “看不到你的情况,只能脱了……”我面露苦笑。
  
      顾妃脸上顿时红了,一只手捂住了胸膛,顿时摇摇头,但现在明显没别的办法,我的修为实在太低了,想要游走她全身脉络,只从一个地方是不可能的,必须身上每寸位置至少都摸一遍,这就是现实。
  
      “四肢还好说,但百骸怎么解决?如果脉络图能够直观体现,那就没那么麻烦了……”我无奈说道,看向了她还藏在袖子里的藕臂,还有裤子里,早就长成的秀腿,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不行……”顾妃看我目光不善,顿时拨浪鼓似的摇头:“你……你赶紧修炼到我的境界……我暂时停止修炼等你……”
  
      “顶级功法,从来都是睡着了也会自传周天,自我催生脉络,所以这修炼等于没日没夜,我修炼到你这境界的时候,要更改就更难了,别废话,脱个衣服,又不是要你命……况且背后就行。”我一脸无语的说道。
  
      “这……这……”顾妃还是相当固执的,但也知道除了我的办法,她根本没其他办法去解决脉络错乱的问题,弄不好是要出事的。
  
      “这里是上清礼殿,相信我,我绝对不心存猥琐。”我摇头笑道,其实我就算是心中想想又怎样?上清那老头也不敢拿我怎样,他现在不来传功,我这还想找他呢,来了正好,顺便能发顿牢骚。
  
      顾妃回头看了一眼上清巨大的神像,最后选择转身面对墙壁,脸红红好半天,才说道:“你不过是个孩子,怎么会懂得那么多……你该不会是夺舍的吧?”
  
      我心中吃了一惊,不过还是稳住了心情,这件事不能在上清面前胡说,这要是乱说了,这上清不得找理由把我灭了。
  
      所以我想了想,只能说道:“你跟我赤裸相对,把脉络呈现我面前,显然是对我信任有加,我也会告诉你一个秘密,不过这个秘密,告诉了你,你的命运就注定跟我绑在一起了,甚至一生都不可能脱离命运的齿轮,如此一来,你还想要听么?”
  
      “你……不说就不说,用得着说的那么吓人么?”顾妃咬牙气道,最后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夺舍的,但为何会夺舍一个孩子,我不知道……但想必有你的理由,所以你就告诉我,你是正是邪?因为夺舍重修还不如恢复道体……”
  
      “我自然是正道,而且我也没有死,并非夺舍。”我笑道。
  
      顾妃点点头,最后盘膝面对大殿侧边的墙壁,缓缓的把道袍褪了下来,她身形消瘦,除了是有点御姐潜质外,也就是个小女孩而已。
  
      我倒也心无旁骛,开始从她的身后检查身体的脉络,因为驾轻就熟的,我并没有一寸寸的进行摸索,只在关键的节点探入了气息,把所有的脉络理清楚。
  
      诚然,少女的躯体是避免不了接触的,这细腻的感觉,可意会不可言传,也只有当事人能够明白。
  
      而等顾妃缓缓的将衣服都穿上转过来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脸烧得厉害,就安慰她说道:“你没事吧?只要想着我是探查你的脉络就行,其实这不过是一件寻常之极的事情。”
  
      我也就看了背部,确实没别的什么,只是她心中的羞怯在作怪罢了。
  
      “你是不是时常这么对别人做此事……”顾妃有些郁闷的说道,估计也觉得我则话有些过于轻巧了。
  
      我当即摇头,说道:“你想太多了。”
  
      “哦……”顾妃松了口气的样子,随后整理衣衫后说道:“那现在……我们还需要做点什么?”
  
      我忍不住笑道:“各回各家呗,马上要天蒙蒙亮了,难不成一起睡个回笼觉?”
  
      “你!”顾妃忍不住白了我一眼,这话当然给她自己曲解了意思。
  
      “好了,刚才我在你身上打下的脉络印记,你想办法暂时纠正,下次上课的时候,我再检查恢复的情况。”我笑道。
  
      顾妃缓缓点头,但很快双目又瞪大了,说道:“还要来这里,脱……脱衣服……给你检查?”
  
      “不然呢?”我一脸笑容,顾妃一脸的郁闷和生气,但却没办法说不,因为她也知道这是必须的事情。
  
      而没有旁的事情后,我们很快打开了礼殿的大门,但还没走出礼殿的门口,我和顾妃就看到了一旁守在门外的蓝志,这小子,居然在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一直就这么站在门口,确实让我吃了一惊。
  
      顾妃也有些错愕,而想到自己和我在礼殿中带了近十个时辰,她也知道给外人一直在外面看着,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所以脸上一下子就红了,加上刚才香汗淋漓,衣衫上就算干了些,也留下了一些细小的痕迹,难免让她有种初尝禁果过后的假象。
  
      这更是让蓝志瞪着我们的时候,脸色发青:“你们!你们在里面这么久,到底都干了什么?!”
  
      顾妃眉心拧起,双目凝视了他一眼,随后大踏步就离开了,根本懒得理会她,而蓝志立即想要追过去,结果顾妃瞬息就打算拔剑,要把这家伙一剑斩了!
  
      “且慢!”我连忙制止,现在只是蓝志看到这事,我总不能让大家都知道吧?这显然会坏了顾小姐姐的名声,所以我当即说道:“我们这年纪,能干什么事?不过在里面切磋心法之道,这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能有什么事?而且,这里是上清礼殿,要干坏事也不能找这地方,那是找死,不是么?”
  
      给我这么一说,蓝志悲愤的心情终于缓和了下来,可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顾妃小姐姐似乎觉得事情已经算是解决了,转过身瞅向了我,说道:“下节课我看好了,便去太乙居找你。”
  
      “哦……哦。”我楞了一下,但还是本能点头了,只可惜顾妃根本不在意我看没有看到,早就趁着夜色飘然远去了。
  
      静夜繁星点点,偶有凉风吹拂而过,这虽然是夏天,但蓝志却如置身冰窖之中,整个人站在那儿就像是冰雕一样:“去……去太乙居……太乙居……找你……”
  
      我看向了蓝志,想要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点什么,但这小子似乎完全魔怔了,摇摇晃晃的往前走了几步,随后又急着朝顾妃追去。
  
      我暗道这小子怕不会生出什么心病吧?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而且现在好多课堂应该都下课了,我不能久留这里。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