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五十八章:无度

  顾妃冰雪聪明,知识储备丰富,和妘葳不同的是,她潜心冥思中断的时间很多,因为她遇上不明白的地方,就会睁开眼睛问清楚我每个关窍的运行,籍此加以我的见解融会贯通,这样一来虽然缺少了天性影响,但却能够得到最好的名师指点。
  我是九天剑碑榜上天下剑歌第一,剑法上也位列天下前三,我亲自教授出来的怒仙剑道自然要比其他任何人来的强,当然怒仙剑道如今的传承者孙怒仙对于怒仙剑道的理解肯定要强于我,可灵性上面,我还要少胜一筹,就看顾妃能否取长补短,怎么得出属于自己最好的理解了。
  然而,天性这种东西,有时候却影响着一个人的命运,妘葳站起来那一刻,剑意竟开始以我传授所不同的轨迹爆发了,她的剑意不属于我的流派,也没有太多学习李古仙剑法的痕迹,更像是一种浑若天成,自成一家的剑意!
  顾妃两眼睁大,估计也很难去判定这到底是强大还是古怪,但毫无疑问,现在的妘葳已经不是今天早晨的妘葳了。
  “妘牧,我的剑意还成么?”妘葳看到我们各自惊讶,也把不准自己是否做对了。
  “嗯,形成自己的剑意,有时候便是天命所归,有些人一生都在走别人的剑道,你能够触类旁通,是天运加持,无论弱小和强大,都是自己的。”我笑道,但看到妘葳瞪目结舌的看着我,我适才想起居然用了自己本来的语气说一个孩子说不出的话,我只能是拿出了挂在脖子上的挂饰,说道:“我重复上仙说的。”
  妘葳这才‘哦’了一声,随后看向了顾妃,说道:“顾师伯,能不能和我再比一场?”
  顾妃点头,她俩差了一个层次,压低修为进境比一比,就知道孰强孰弱了。
  不过就算不压制,以妘葳现在的脉络强度,如果用法术打起来,顾妃都会觉得费劲。
  很快,两人就各持一剑开局了,顾妃在学会了怒仙剑道后,实力提升明显,剑意如飞瀑坠流,连绵不绝的轰落地面,一时间在此让妘葳落到了下风!
  妘葳学了古仙剑法后,倒也不再是阿猫阿狗般容易欺负了,剑意提升后的她更加擅长抵抗,顾妃的攻击虽然猛烈,但妘葳的剑意其实也在奔流中体现出原始的洪荒力量,那堪称元祖的剑意,无论如何的压制它,都能够在绝境中发芽,随后图谋着如何的反击。
  我也惊讶妘葳的潜在力量,这或许是妘牧本人都不曾发现自己姐姐会有这样的特质,这是在危机险境中才会爆发的力量,而每一次的骤然爆发,都在顾妃怒仙剑诀的高潮迭起之后,所以然顾妃自己都觉得万分的不自在。
  当然,妘葳毕竟学剑时间太短了,加上这古仙剑道本就不是一天两天的剑法,就是我,也是用到现在学到老,所以这必须有个漫长的过程,但后劲十足,可以预见将来必定登顶天下剑林巅峰。
  反观顾妃的剑法,因为并非纯粹天然,已经在学习了其他剑法仙家的理念,还有了无数深厚的根基,难免形成固定的思维套路,虽说前期必然锐意难当,但即便学会了完全的怒仙剑道,最终的成就也会有限,或许登天容易,但再进一步恐怕会受限于纯粹。
  这也是作为顶尖剑者多年得来的判断,妘葳如果能够再接再厉,成就必定斐然。
  “修剑之道,是漫漫长路,今天也入凌晨了,明日早上还要比赛呢,这样的剑意,足够击败外门任何的对手了,甚至内门,恐怕再找敌手都难。”我断言道。
  “真……真的么?”妘葳对于自己的不自信,其实源于从小到大都有虎头虎脑的弟弟,自己就总会去反思自己,帮着弟弟反思,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性格。
  “确实如此,连我原来的剑法,在青玉观都屈指可数,更遑论现在的你了。”顾妃也由衷说道,她不是个善妒的人,甚至其他无关外人她都不打算理睬,当然,妘葳是我的姐姐,爱屋及乌也需要互相爱护。
  妘葳这次倒是坚韧点头了,说道:“只要能够保护妘牧就好。”
  “妘牧才不用你来保护呢,他自己就很强大了。”顾妃笑道,妘葳摇摇头,说道:“师伯不知道,弟弟最爱闯祸了……”
  “但要是闯了,估计能接下的人不多呢。”顾妃笑呵呵的说道,她却不知道妘葳一直以来,还是把我当成原来的妘牧了,这让我也有些感到叹惋。
  第二天比赛在下午,顾妃当然是上座长老席位,而我则特邀站在了她身后,毕竟一般的弟子没法子去观战,只有参赛的弟子和长老团的成员有资格。
  妘葳一出手,自然是打得其他弟子抱头鼠窜,全无还手之力,可以说整个比赛的过程相对太快了,加上没有了悬念,确实枯燥无力,而比赛持续的时间却很长,毕竟弟子众多,打起来没玩没了。
  但随着接下来的人数减少,妘葳出场的频率也高了起来,我能够看到每一场比赛,她的剑意进境都在提升,而就算是一些短暂的细节变化,也能以小见大,她正在不断的成长,甚至超乎我的想象之外。
  三天的比赛打完,妘葳果然没有意外的以压倒性的实力获得了冠军,内门的长老团,甚至是内门一观之主,都给她伸出了橄榄枝,当然,代表青玉观的顾妃的橄榄枝被妘葳拿下,成为了青玉观新的内门弟子,当然,以她现在的修为,去当个长老是没问题的了。
  而马啸天和碧瑶空也有参加这里的比赛,都内定选择了青玉观,至此外门的选拔全部结束,甚至冠军的奖励我都没有去关注。
  接下来当然还有许多的细节要处理,弟子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够跟随来内门的,不过无碍我带走妘葳,毕竟她后台关系有我和顾妃。
  和陈怡风众弟子道别后,我带着妘葳、马啸天、碧瑶空三个弟子乘坐玉舟返回青玉观,在太乙居安排妘葳住进女弟子居等待任命,顾妃也返回了上清居给她父亲汇报历练的情况了。
  而我则去玉清居拜师乔青玉,这一趟回来,因为已经是云仙境,属于内门弟子达标,所以收徒仪式简单却隆重,除了八位居主亲临,还有执法大长老,各大长老见证。
  这么多人,大抵就是让大家认一认我,当然,我也一一跟八位居主和各居执法长老见礼,剩下少不了要见过妙一居的蓝墨和元道居的秋妍,因为他们一个是我的师兄,一个则是师姐。
  这秋妍师姐还好说话,但蓝墨却绷着个脸,接受我当然还有些困难,毕竟自己儿子蓝化的事情,他心中没有梗就怪了,而且我和顾妃最近走得近,蓝志却郁郁不得志,没有拿下心中所爱,这事情堆积起来,他对我怎么可能会有好心情。
  礼毕后,蓝墨也没有跟我拉近乎,推说妙一居还有事就先走了,让乔青玉也略觉古怪,倒是秋妍师姐还挺好说话,送了见面礼不但,还嘘寒问暖,盘问是否有什么修为冲击困难之类的事情。
  我当然不会有什么难题,不过却也故意提了一些关于云仙境后的经验等,秋妍师姐是个年近三十五左右的女子了,修为也达到了仙形境,倒也没有吝啬指点,我对她感官不错。
  “明日前往云马观,需得谨守云马观的规矩,切不可因自己的身份,有什么别的想法。”乔青玉笑道。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