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六十章:熔了

  翌日,太乙居的船坞那儿,云马观果然来了十几个弟子长老,不过这一次是开了玉舟来的。
  马先成脸上表情尴尬,而马若红这时候也有些有劲使不出的表情,看着我的时候,各中心情复杂程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马若红现在对我已经没有资格指手画脚了,所以马先成作为这次带头人,站出来拱手对故意晚到的我说道:“妘……妘师叔,还请上玉舟。”
  “嗯,这次云马观之行,就仰赖马师侄你了。”我笑了笑,我现在是乔青玉的弟子,辈分低仙真境一级,那就是仙形境的档次,马先成不过化仙境的一个弟子居大长老,辈分和身份跟狄佑卿一样,叫我师叔是理所当然。
  “师叔所言极是,我们在云马观的奔马居已经给师叔准备了上好的雕纹室,此番妘师叔来了,我们奔马居无不欢迎的,居主也正在居中等着师叔呢。”马先成谄笑道,这一个月短短的时间,本来趾高气扬的他,居然开始低声下气起来,可算极度的讽刺。
  我点头后走上了玉舟,而从玉舟看下去,妘葳脸上写着担忧,而叶锦鱼面带微笑,叶安全当然是一副我居然不带他去装逼的表情。
  顾妃却意外的没有来,之前说过会来送我的,不过看来顾衍这一次是铁了心要管着顾妃的事情了,这要把顾妃嫁到蓝家,那他真的是头号的傻子了。
  不过现在我也没办法说什么,修为摆在那,实在没办法拉回一头傻牛。
  而这一次去云马观虽然有被剥削技艺之嫌,但又何尝不是清修的地方?听说云马观的位置比青玉观都好,这奔马居又是马家的中流砥柱,地盘不是太乙居这种小地方可比的,要不然马先成也不会嚣张到亲自跑来青玉观抢弟子了。
  其实云马观跟青玉观隔着其实很近,天气好的时候没有云雾,一眼就能够看到远处一颗小点,那就是云马观了,所以玉舟什么用起来,那已经算是天大的敬重了,不过如果不这样,那就是小看了乔青玉,那也算是一种外交关系了,闹不好是上纲上线的。
  马先成带着众弟子和叶锦鱼行礼道别后,就载着我前往了云马观。
  云马观和青玉观不一样,为了承上启下马家当年云马仙谷的一些理念,云马观是处于一个低洼的山谷里面,因为地处盆地区域,仙气在大阵的加持下螺旋向下,对于低阶的弟子而言,甚至远远比青玉观合理许多,当然,弟子也要多出一些来,整体实力听说在青玉观之上,当然,现在还不好说。
  等到再过一个月,内门弟子居之间的比试也快要开始了,分晓之后就知道答案了,毕竟八个观院,排名垫底的青玉观和云马观,应该都想要冲一下名次,好赚取后面一年的资源排名。
  进入了盆地之中,云马观的气息已经雄浑起来了,这里其实还沿用云马仙谷的旧称,所以巨大的牌楼那儿,就写着这四个字,当然,门派肯定要冠名观院,否则那就是对天境门的一种亵渎。
  也有不少的弟子居在半山腰上,这应该是奔马居的后山区域,听说奔马居跟青玉观妙一居一样,都是靠种植药草发家,只不过奔马居多了个开采矿石,仙晶矿脉含量丰富,看来山底下有地脉精华链接,让这云马观比青玉观多了一些优势。
  进入了奔马居的半山腰船坞,马先成笑吟吟的问道:“妘师叔,先去见一见居主吧,都已经等候多时了。”
  跟着马先成很快飞入了大殿,而这奔马居当然不会给我摆谱的机会,进入了大殿中,马先成和马若红都在外面等着,只有一道强烈的气息在里面。
  发现了我的到来,中年男子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妘师弟倒是少年了得,小小年纪已经拜乔观主为师,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呀。”
  这中年人就是奔马居的居主马庆,仙形境的仙家,比我高了两个境界,关键他还是云马观观主的亲儿子,这点估计能够让不少仙家至少给三分薄面。
  “马师兄谬赞了。”我拱手说道。
  而马庆倒也干脆,笑道:“妘师弟,这可不是谬赞,其实师兄对你早就关注许久了,自从你杀了铁国护开始,师兄已经派人去了你出身的坊市,甚至还派了弟子远赴你家当年的仙门,情报虽少,却不是没有。”
  我心下一冷,暗道果然来了,虽然也知道去云马观绝对不会轻松,这马家一定想办法来治我,不过直接调查身世这一条,确实就有些过分了。
  “呵呵,马师兄还真是关切师弟,就不知道师兄调查之后,又有何指教?”我笑道。
  马庆嘴角冒出意味不明的微笑,说道:“这十一岁的骨龄,前十年平平无奇,甚至在坊市中闯祸连连,而如今,不但行径大相径庭,行事更是步步为营,如此用一步登仙来形容,我怕都觉得还不够,如今的妘师弟,春风得意,有着少年人不该有的智慧和技艺,谁又不想要从师弟身上榨取到利益呀?”
  “把我请来这里,马师兄就是为了说这些可笑至极的事情的?常有一朝悟道,白日飞升的说法,生而知之的事情,凡人不知晓,但我辈仙家多年来谁没有碰上过几例?这些事就不要再拿出来了,马师兄若是没有别的事情要说的,尽管把任务安排下来?”我笑道,脸皮厚他也拿我没办法,难不成还不准别人悟道?
  马庆却摇摇头,说道:“任务的事情,不着急,虽然青玉观在参事阁备案的量足够的大,不过这些都是没有悬念的小事,青玉观给的东西,我们也同样这样的给,不过有一件东西,师兄想要跟师弟讨要,不知道师弟愿不愿意给?”
  “不知道马师兄说的是什么?”我心中一凛,但很快就想到了什么,毕竟这小子去坊市调查了一遍,很容易能够得知天镜阁那丢出了个挂饰,而且还有那掌柜死了那么多人,守卫看到我们姐弟俩,这都是没有处理的尾巴。
  虽然我也想杀了那派人追杀我和妘葳的掌柜,但受限修为,自始至终都没有找到机会,要不然这掌柜早就死一百次了。
  “师弟何必明知故问,就是你脖子上挂着的那挂饰,这东西是我们天境门的掌门之物,师弟占为己有,这可不是很厚道。”马庆笑道。
  我心道果然如此,这家伙是觉得我开挂一样的成长全都仰赖这东西呢,只不过他毕竟是底层的仙家,连应劫三境都没有达到,所以情报只能局限在自己猜测上。
  “就算是掌门之物,现在我捡到了,暂时归我保管,以后有机会见到掌门原物奉还理所应当,有何问题?难不成交给师兄保管才叫保管?”我忍不住反问道,袖子里的手,早就扣上了一堆的劫雷晶符文,这马庆敢生吞硬抢,我非把他熔了。
  马庆看到我袖子里的手动了下,他忽然笑了起来,说道:“妘师弟这是要把我当成卫东邻那糟老头么?”
  “说不好,师兄可以试试,你也不过是仙形境而已,这就想抢劫我的宝物?是不是太过自以为是了?”这挂饰又不是你家的东西,就算什么用都没有,我也得做出个姿态来,否则这云马观还真以为内门是他家了,有了一次,第二次肯定需索无度,不想给的,就要摆出绝对不给的态度。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