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六十一章:猴子

  你……看来这次是没法子愉快的商量了?”马庆看我认真,脸色顿时铁青,在大殿中真的要动手,他也没地方可以躲,这就是现状,不过,毕竟是知道我敢硬杠青玉观的卫东邻,他当然不会没有准备。
  果然,马庆说话间,好几个长老,包括马卫东等人,气息已经推进到了大殿这里,竟是一副我狠他也不差的做派。
  “交谈这种事,是建立在平等上面的,马居主这像是在好好交谈了么?”我看了一眼左右,随后袖子迎风鼓动,当然是在告诉他,威胁对我没有任何作用。
  马庆冷冷哼了一声。
  “两位师弟,都还请住手,这里是云马观的大殿,但有冲突,大家在天境门都走不脱。”
  而这个时候,一道气息快速的推进,说话声音竟笼罩大殿,并且转瞬就出现在门口:“马师弟,你可想好了,观主现在是何用意,你如此刚愎自用,恐怕非云马观之福,一旦出事,整个云马观怕都要给你陪葬了,而妘师弟你也好好想想,年纪轻轻,前途无量,难道就为了这一次的争锋,断送了大好的人生?”
  我嘿嘿一笑,随后飘离了原来的位置,和马庆、来的人形成了三角形站位,这才看清楚了来人,这是个表情严肃的中年女子,此刻一身的白色和少许黑色相间的道袍,看衣服应该是执法大长老的标配,我当即说道:“这位可是奔马居的执法大长老周师姐吧?”
  “妘师弟,正是我周瑶。”女子这时候也不敢稍有松懈,生怕我一个激动,大家一起翻船,所以说道:“妘师弟不要冲动,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好好商量,你的挂饰,我们奔马居并非非要不可,只不过提出过想让你捐献出此物,交抵掌门罢了,如果有可能,我们云马观愿意出重金相抵,却绝非要硬抢,或许只是马居主一时情急激动,忘了说这件事。”
  我双目瞄向了马庆,他轻哼一声,说道:“周师姐,不过是一个靠着挂饰,借气运横空出世的小子,还借用上仙指点这种理由,实在可笑,如今我给他上缴此物的机会,是给他天大的脸面,还要抵值这种事,闻所未闻!”
  “马师弟,我据实说过,妘师弟从小在集市上摸爬滚打,性情中定然没有我们这些门中老人这般,以门派利益为重,若无厚报,他定然不愿上缴此物,你找了案子临时拖住我,却单独约见妘师弟,我便知你意图,这才早早赶来,否则将酿成大错了!”周瑶颇为不高兴的说道。
  我其实也很震惊这奔马居居然配备了这么个厉害的执法大长老,不过看着马庆的行事作风,就知道是个缺乏管束的家伙,这要是没个厉害的大长老,确实压不住这邪里邪气的小子。
  “哼,现在情况已经这样了,本居主这就要将这小子抓了,你看着办!”马庆丝毫不给面子,然而周瑶却一挥袖子,说道:“马师弟!我方才已经通知了观主此事,如今来,不是为了要听你命令的,而是来阻止你胡乱施威的,还望你三思后行,莫要一错再错!”
  周瑶这句话,一下子让马庆脸色大变,咬牙切齿指着周瑶,怒道:“周瑶!你敢上报此事!?”
  周瑶只能摇摇头,说道:“马居主,对不住了,过来的时候,此事观主已知,若是你再这般,恐怕观主也会亲临此处。”
  “好好好,你们一个个都绕过我,你们一个个都比我厉害,你们可以!”马庆气得一甩袖,随后嗖一下就冲出了门外,就仿佛个世家纨绔大公子,一言不合就生气走人。
  周瑶顿时松了口气,随后拱手说道:“妘师弟,幸好师姐来的不晚,马居主确实说话太过了一些,还请你多多海涵,我们奔马居,无意要和妘师弟产生不快,还请忘记这段不愉快的会面。”
  “这里主事说话算话的,不知道是马居主还是你这执法大长老?”我可没有完全放松戒备。
  “呵呵,妘师弟误会了,师姐只是主持门中正义,并无意对居主管辖之事指手画脚,但师弟可以放心的是,只要师姐在奔马居的一天,师弟定然不会无故受到冤枉,如同任何的弟子一样,都能在这里享受门中的安宁。”周瑶是个高情商的女人,说话当然滴水不漏,甚至还看了一眼我的两手。
  我果断的收起了劫雷晶符文,拱手说道:“那师弟就姑且相信周师姐了,只不知道在下来此,到底是福是祸,还请周师姐指点一二。”
  我的直白,让周瑶怔了一下,随后说道:“师弟来此,自然是福不是祸,虽然一开始的不愉快,定然让师弟感到触目心惊,但师姐一定将此事禀明观主,以观主的英明,想来很快会有相应的安排。”
  “如果光是这样,那恐怕周师姐要失望了,虽然我答应了参事阁的郑师伯,在云马观和青玉观之间各住一个月,但这并非是不可改变的,师弟现在觉得这个地方确实不适合师弟工作生活,所以如果云马观不打算做出什么改变,师弟就先回青玉观了,想来天境门参事阁也不会把一个弟子放在危险的地方吧?”我当然不会再呆在奔马居,这地方就是狼窝,马庆就是个憨子,拿小命放在他身边,万一哪天疯起来,我可不想时时惦记他的獠牙是否磨利了。
  “师弟且先等等,容师姐向观主禀明,再做此决定如何?”周瑶连忙说道。
  “呵呵,那就希望观主马师叔能够主持公道了。”我当然只是吓唬周瑶罢了,换个地方是必须的,最好是换到安全点的地方。
  周瑶是个行动派,立即就传音起来,而且似乎有这消息直达云马观观主的特权,不一会,似乎就商定了解决的办法,拱手说道:“观主说,还请师弟现在随师姐移居云马居,此事他已亲自操持安排,不知师弟意下如何?”
  “这个当然好,这奔马居反正我是不会再待了。”我淡淡的说完,就跟着周瑶一同飞离了这奔马居。
  云马居是整个云马观的核心区域,这儿可一点都不冷清,在主要部门汇聚的地方,弟子们人来人往,说不上热闹,却也比青玉观这地方要市井许多,至少人多的地方,不会有人乱来,谁不怕舆论压力?
  不一会,我们就来到了一处核心部门执法堂,我忍不住说道:“带我来你们云马观的执法堂总部,该不会是要请君入瓮吧?”
  “妘师弟说笑了,我们怎么会如此?这执法堂总坛,其实看起来威严,实际上却是整个云马观最冷清,却最安全的地方,马观主也理解妘师弟的情况,能够在一个月时间,就给参事阁雕纹了成百上千的雕纹,这绝对不是随便一个雕纹师能够做到的,而这样的手段,相信青玉观也给妘师弟准备了安静不受叨扰的地方吧?”周瑶不知道我在青玉观跟猴子似的到处乱窜,知道了她就不会这么想了。
  “嗯,应该吧,不过即便是执法堂总坛够安静的,这雕纹室……”我意欲未尽的说道。
  周瑶连忙说道:“师弟你看,已经着令弟子在执法堂总坛整理出一间上等的小院,供师弟雕纹使用,所以除了师弟自愿出门,是不会有人敢闯入执法堂打扰师弟的,而且天境门能够上陈各居执法堂的案子都少之又少,上到总坛的更是罕见了。”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