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六十三章:原籍

  问过才知道,这芈师姐叫芈雅,而这两个双胞胎也不过是她的挂名弟子,大的叫花苓,小的叫花芹,都是这芈雅从小捡来的外门小丫头培养而来,跟她们一样被采选进入云马观的,其实还有好些少女,都是这芈雅随手搜来,精心培养用来贿赂男仙的‘工具’。
  要知道这个层次的男仙家,谁不都缺稀好的鼎炉?而芈雅能够走到这一步,坐稳这个位置,和云马观的许多实权派当然少不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她觉得我也是这类容易收买的人,所以送出这两个丫头给我,算是把我绑在了自己的船上了。
  “花苓,为什么芈师姐、周师姐明明是观主的夫人,却甘于自降身份小一辈份。”走在执法总坛的过道上,我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惑。
  花苓和花芹这双胞胎都不过十一二岁的孩子,长得都颇有美女潜质,现在稍加打扮的样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那么一些。
  听到我问出了敏感话题,两姐妹互看一眼,花苓说道:“师叔,天境门虽然也允许娶妻纳妾,但终究是正道,如果观主妻妾成群,毕竟在八观院中影响不好,故而师父并未有名分,仍然和观主师兄妹相称。”
  “哦……那你们弟子可知道这些事?”我又问道,这种掩耳盗铃的办法确实让自己名声好些,当然,也看得出这云马观观主的心思还和以前云马仙谷无二。
  “知道的呀,可既然观主都不说破,我们又有什么好说的?”花芹笑嘻嘻的说道。
  “呵呵,这样说我就明白了,倒是多谢你们详解。”我笑道。
  “师叔和我们修为和我们一般,却比我们辈份都高,我们才想知道原因呢。”花芹问道。
  而她姐姐立即对她使了下眼色,似乎觉得这种事也是机密,这让花芹一副患得患失的表情,我却笑道:“我是青玉观观主的关门弟子,你们叫我师叔,还算沾了你们师父的光,与您们修为一样叫我太师叔都比比皆是。”
  “啊,原来如此,那妘师叔可真是了不起,居然和我们年龄相仿,就成了青玉观观主弟子……”花苓惊讶的说道。
  看她们居然不清楚此事的样子,我暗道这芈雅恐怕有不少这样的弟子,怕是见什么人,拿出什么样的弟子,正巧看我长成十三四岁的少年模样,就拉出了两姐妹来间接监视我。
  “嘿嘿,话说回来,你们年纪轻轻的,可知道你们师父让你们跟着我是要干什么的么?”我的嘴角带着轻佻。
  两姐妹眼型似若桃花,水汪汪的,眼尾微垂轻翘,笑起来则像月牙一样下弯,眼睛黑白给人一种似醉非醉的朦胧感,这可是魅惑众生的桃花眼。
  “师叔,我们姐妹自然是知道的,师叔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呀。”花苓笑嘻嘻的说道。
  而花芹则说道:“道门养生之法,我们从十岁就开始学了,师叔您尽管放心让我们姐妹服侍就好,我们姐妹负责好好的修炼,只要师叔在冲关的时候但有所需,可对我们姐妹任意采撷,平时也只需给我们足够的给养晶石便是了。”
  这说话之间,花苓看左右无人,主动的挽住了我的手,就连挽手的姿态,都是松紧恰当,仿佛受过专业的训练一般。
  这个年纪的少女身体可比我成熟多了,凹凸有致说不上,但略带少许的青涩,却足以让男子感到特别的吸引力。
  而花芹慢了半拍,但却更加的主动,靠着我的臂膀,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我心中摇头,这两个少女,平时受到的教育恐怕不是什么正经事,即便是处子,但这思想已早早灌输了男女之事,进得了卧房,却出不得厅堂。
  “呵呵,那,就让师叔检查检查你们的身体。”我笑吟吟的说着,就带着两个少女走入了芈雅为我准备的雕纹室中。
  花苓和花芹笑容满面,似乎都期待着接下来我会如何呢。
  让花芹看守雕纹室门口后,我先把花苓给叫进了密室,吩咐她背对着我坐下,将衣服除去,随后我立即开始查询起她的脉络来。
  “咯咯……师叔可真是有趣,花苓好痒呀……”花苓可爱的笑起来,却丝毫不感到有半点的羞怯,似乎并不在意自己不着寸缕。
  “呵呵,双修之前,当然得好好检查下,毕竟你们即便修的是鼎炉专门的心法,适应大部分的仙家,但小部分如师叔我,却未必跟你们契合,而一旦没办法达到同舟共济,那你们对我而言,就等同是无用的,我或许要将你们弃若敝履了。”我冷冷一笑。
  这一下,花苓从原来的春娇百媚瞬间就变得惊惶起来,说道:“师叔不要,是不是花苓有什么事情做错了?师叔,前往别把我们丢了好不好?”
  “这可不好说,等我检查完了,自会知道结果了。”我笑道,看来这少女也知道当了别人的鼎炉后,给丢掉的悲惨结果。
  而原来还高高兴兴的少女,这个时候已经吓得浑身发颤了,生怕我查出什么问题来,而当我轻叹一声的时候,少女果然回过头,眼中泪花滚滚。
  “不行,你的脉络不适合我采撷。”我故意摇摇头。
  花苓一听,果然当场哭出声来:“呜呜……师叔,您不能丢下花苓,师父说了让我们当您的鼎炉,要是您不要花苓了,花苓回去,一定会让师父打死的……呜呜,上次的华师姐,原来是送给了太师伯的,可太师伯动都没动她一下,临到了太师伯乘坐玉舟……回去的时候,都不愿意带她走,结果……呜呜,结果也给师父打灭了修为,说是她不敬尊长,把她打回了原籍……呜呜……可好多师姐说,这送去原籍是假,实则是送去了集市的妓院……”
  “哦?还有这种事?”我暗暗咋舌,想不到这芈雅如此的狠戾,不过邪教出来的弟子,多半七情六欲旺盛,无情无义过分些的比比皆是,这些当不成鼎炉的弟子,当然失去了再送人的价值,留在身边难道自己好吃好喝的供着?所以对她们而言,确实打灭了修为,卖入集市妓院是最好的了。
  因为曾经是仙家的女子被打灭了修为,也就不消耗多少仙晶了,而因为自身修炼过一些心法,身体自主运转周天吸纳仙气,却能够让她们的容颜长驻,皮肤细腻,这可不是一般只能吃几年青春饭的凡人女子可比,所以榨取的价值有时候比送给别人当鼎炉都好。
  当然,芈雅把少女训练成为鼎炉的作用当然不是赚钱,而是要获得情报,或者帮她获得一些想要的利益。
  这芈雅是观主的小妾,但为了在云马观坐稳这位置,行径确实已经不是一般女仙能比了,从花苓这一番话,我就读出了许多的情报来,这女人培养这些少女所用的大量钱财,怕也都是弃子们靠妓院赚回来的,这是一条循环链。
  “师叔,求您不丢下花苓好不好?您想要花苓怎么服侍你,花苓就怎么服侍你……”花苓忽然转过了身,随后一把就扑到了我身上,我当然不会让她得逞,手一挥,一道浓烟就卷住了她的身体,把她丢到了一边:“呵呵,你想要服侍就服侍?不适合就是不适合,除非……”
  花苓哭得梨花带雨,委屈的说道:“师叔要怎样就怎样,花苓从现在起,就是师叔的女奴了……”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