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六十九章:震怒

  这道气息,相信芈雅应该很熟悉,稍微有点修为的人,都能够知道对方的脉络弱中带乱,不是一般正常的仙家能有的气息散发状态,可见不是重伤,就是气息不纯净。
   很快,我也来到了大殿的广场外,而对方的速度也是极快,带着个娇滴滴的少女,面对殿门瞪着芈雅。
   来人自称参事阁华战宝,当然让弟子们不敢动手,芈雅也上下打量这人,却没有太过关注那少女。
   “你就是云马观的执法大长老芈雅吧?”华战宝双目血丝满布,可见是气急了,他大概三十五六的年纪,身材魁梧,一身的肌肉显然是外练了筋骨,这在仙家中也并非没有。
   芈雅冷哼一声,说道:“华师兄这是什么意思?闯一观院的执法总坛,即便是参事阁,也不能如此毫无道理吧?”
   “你先看看这是谁!”华战宝脸色难看,指向了他刚才放下来的女子,双目中全是怜惜。
   这娇滴滴的女子长相可人,大概十六七岁的年纪,身形纤瘦,和正常女子没什么不同,但气息显然有些衰竭之象,毫无疑问,应该就是叶安全救出来的女子华洁如了。
   这女子深陷险地不久,虽然被人玷污,却始终还存有一丝反抗,所以叶安全能够从她那打开缺口,而且还拉上了当年华家庄的关系,联系上了同样被选为了门中俊秀培养的华战宝。
   女子遭遇何其可怜?华战宝又是年轻气盛,甚至在修炼之途上高歌奋进,光是同乡之谊,就注定了这火花的碰撞势必炽烈。
   果然,叶安全让两人相逢后还没过一天,华战宝就带着华洁如前来讨公道了。
   然而,未经任何准备自己鲁莽前来,这华战宝确实太过冲动了点,如果换成是我,肯定要搜罗证据,然后联合参事阁同僚一同前来才对,现在这一般人围着,双拳难敌四手,这肯定要遭殃。
   芈雅当然不是什么普通仙家,沿着华战宝的手指看过去后,先是一阵的吃惊,紧接着眼睛一下子朦胧起来,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并且还立即扑向了一脸错愕的华洁如:“孩子,你不是回家了么?怎么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师父好想你”
   这一下,一群弟子都惊呼出声了,包括那给抱住的华洁如,此时也一脸的惊愕。
   “你抱住她做什么?!你把她送入了**!还有脸抱她?”华战宝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显然也是见过芈雅这种刁钻狐狸。
   “我什么时候送她去了**?华师兄请不要信口胡言!这是我的弟子,我爱护都来不及,我怎么会把她送入**?是我让人把她送回去的,可你知道么,我有多心痛呀!”芈雅顿时哭诉起来。
   而这个时候,马观云瞬息出现了,并站在了大殿的门口,双目微眯的看着眼前这一切,最后把目光投向了华战宝:“参事阁的这位师弟,有何要事闯我执法总坛?”
   “呵呵,马师兄,你来得正好!这叫芈雅的毒妇,把女弟子脉络打坏,随后卖入了集市的睡仙楼接客,如此歹毒,当立即押解参事阁审讯,既然你也看到了,这招呼我华战宝就算是打过了!如何?”华战宝大声说道,大有先声夺人的气势。
   马观云却冷冷一笑,这姜还是老的辣,伸出手制止了华战宝继续说下去,而是问起了芈雅,说道:“芈雅大长老,此事作何解释?”
   “观主,我是冤枉的呀!把这孩子送回原籍,是我的主意,毕竟之前她和师伯有了不清不楚的情感,这事好些弟子都看到了,而您也知道的,一旦成了师伯的道侣却又给抛弃,必然要承受诸多非议,所以为了怕她给其他弟子们欺负她,我才忍痛把她送回原籍的,后来一直不知道她为什么没有回原籍后知会我现在我也才知晓她居然给人卖入了睡仙楼”芈雅狡辩起来。
   “你胡扯什么?洁如!你亲口告诉她!到底这毒妇如何的对付你的!”华战宝大怒,几乎要过去揪起这芈雅,但马观云一下子又出现在了他面前,还一副有话好好说的表情,让他一时之间也没办法真的动粗了。
   华洁如瑟瑟发抖,不过敢于反抗的女子,又哪会真的弱了?
   挣扎出这芈雅的怀抱之后,她咬牙的瞪着自己曾经的恩师说道:“从小时候进入仙门,我就从未想过会有这样恶毒之事降临自己的身上,我只不过是个外门的普通弟子,本来以为你的出现,会是我一生的转折,甚至觉得受到了上仙的青睐,从此进入内门一步登仙!可惜,当年我太年轻,太天真了,是你,逼着我们这些薄有姿色的女弟子修炼成为男仙鼎炉的功法!让我们学习如何去**上仙,如何的服侍他们!”
   芈雅一脸惊愕,装成十分不解的样子,说道:“孩子,你说什么?师父没有师父让你们修的养仙经,自古很多人都有休息,是道家养生绝学,至于什么男仙鼎炉,为师又岂会干这种事?为师只是觉得你们早晚有一天都会有道侣,万一不会和道侣相处,不会和道侣双修,那该如何?”
   这话说出来虽然让人脸红,可道门正宗确实也有这样的法门,那是养生之法,倒也不算什么大错,加上芈雅一脸受到误解的表情,一群弟子当然站在她那一边,在很多男仙的心中,女仙如果不会这养仙经,那跟女子不会三从四德基本没区别!
   我看着一群被直男癌毒害不轻的男仙,忍不住摇摇头。
   “呵呵,你可真能装!我们稍有不从,你最少就是一顿打一顿骂,但我们是听话了,最后却也躲不过你的毒手!你把我们跟**的女子一样,一个个拉到了你要笼络的男仙面前,让他们择东西一样的挑选我们!一个个师姐、师妹,就这么被你当成工具送走,她们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而一旦不从的师姐,师妹!包括我,全都给你用发回原籍的理由,送去了坊市的睡仙楼!你还为了防止我们逃跑,还毁了我们的修为!天见可怜,今天让战宝师叔把我救了出来!”华洁如声色厉茬的说道,她是恨极了芈雅这毒妇了。
   芈雅摇摇头,袖子轻沾自己的泪水,说道:“孩子,你竟受了这般痛苦,都怪师父,都怪师父没有亲自把你们送回去,难道难道都是那群把你们送回去的贼子做的么?师父这就杀了他们!这就派弟子将他们抓来问罪!”
   “师父,你还打算能瞒得住么?一群师姐,师妹都给参事阁的人救了出来,她们都会作证,一旦到了参事阁,师父,你必将接受天境门的审判!”华洁如可比华战宝这鲁莽货聪明多了,毕竟遭遇得太多委屈,可能中途还因为反抗给毒打,所以这个时候,她在全力以赴的自救,或者说,是不顾一切的拉芈雅下水报仇!
   芈雅脸色煞白,但却没有过多的惊讶,走到这一步,或许她自己心里都有过无数次的排练和模拟,如果这么简单就能拉她下水,她就做不到执法总坛大长老这位置了。
   “想不到,我一直想不到被送回原籍的弟子们居然会遭遇到如此的不公!我羞愧万分,但即便如此,我也不会让我的弟子平白受难之事就此了结!众弟子们!把平时遣送弟子返回原籍的鲁大长老叫过来!立刻!”芈雅大袖一挥,一副震怒的表情。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