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七十一章:所欲
    第四千四百七十一章:所欲
  
      华洁如对自己的师父本来就心存恐惧,眼下师父要自己死,更是让她瞬间不知所措了!
  
      “住手!你敢杀参事阁证人!”华战宝给马观云逼得连连后退,想要救援根本不可能,这两夫妻早就有了配合,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知道该怎么办,这华战宝怎么能是对手!?
  
      眼看着这次马上要把她拍死,我立即一出手,直接一枚劫雷晶护盾把她包围了起来,只听到砰的一声响,芈雅的手跟凡人拍在了石头上似的,直接弹了起来,随后瞬间就红了一片。
  
      华战宝惊讶的看向了我这边,心中当然存着感激,然而傻子之心不改,连忙说道:“刚才是不是你传音的?多谢小兄弟!”
  
      我暗骂白痴,但却立即跳出来,说道:“既然参事阁的人马上要来了,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姐妹,何必打打杀杀?大家坐下来好好说不行么?”
  
      “妘牧!你敢拦我!?”芈雅怒喝一声,随后立即朝我冲过来,她似乎觉得我只有化仙境,而她自己比我还高一个阶段,应该十拿九稳的击溃我,所以立即五爪朝我抓过来!
  
      “师姐冷静些好,我可不是你家的弟子,任由你打杀,你打我,我可要翻脸的。”我却冷笑一声,瞬间拔出了乔青玉给我的瑞玉剑,噌一声出鞘,直逼对方的面门而去,而源源不断的剑意也爆发而出,这当然是道盟正宗的古仙剑法!
  
      芈雅不过是邪门歪道洗白而来,除了长相漂亮混到了马观云的床边,拿到了不少资源而晋级仙形境,这战斗的招式简直是糟透了,脉络也属于不怎样的层次,所以一接触我的剑意,顿时给冲垮了,剑长驱直入,噌噌几声,五根手指头都给我削断了!
  
      芈雅还没来得及惨叫一声,就给我瞬间又斩飞了一只手臂,并且一脚踢飞到了一边,要不是我还要她说出事实真相,杀她轻而易举!
  
      这一下,一群弟子全都炸锅了,连马观云都给我忽然而来的攻击打懵圈了,所以立马打算放弃华战宝,冲向了我这边想要强攻我!
  
      “怎么?芈师姐忽然攻击我,我自卫怎么了?诸位师兄师姐还请冷静!参事阁的前辈们马上要来了!难道你们都打算给抓起来么?”我连忙避开马观云,随后就丢了个劫雷晶护盾,这个护盾一下子就受到了攻击而震动,这是因为一旁的周瑶和几个大长老正好攻击了过来!
  
      “杀!杀了妘牧!杀了这些臭东西!一个都不留!”芈雅怒吼着,也痛地她着急恢复伤势,几个弟子还打算扶起她,结果给她一下子推开了:“都不要管我,快杀了他们!”
  
      这回乱成一锅粥,连吴越灵都吓傻了,这好端端本来还在理论的戏码,居然一下就变成了真刀真枪对着干了。
  
      华战宝伤势开始恢复了,而马观云吃了他一掌也不好受,双方都是仙真境的存在,攻击当然不是一般弟子能够接住,来往之间,顿时把这执法总坛打地面目全非!
  
      一群弟子不断的围攻我的劫雷晶护盾,甚至周瑶都扣紧了劫雷晶炸弹,只不过弟子众多,实在没机会释放罢了。
  
      我根本不在乎劫雷晶符文,直接又丢了一堆劫雷晶束缚阵出来,反正这里的人除了吴越灵之外,全都可以当成敌人处理,况且现在只是束缚住他们而已。
  
      所以一下子就有一圈圈的光圈出现,把一群群的弟子捆成了一团,随着我不要钱似的无差别乱丢,给绑起来的弟子越来越多,这一把粗略算算,一两百的劫雷晶成本,换成大长老都要破产了。
  
      然而我虽然能够对付眼前的敌人,但整个云马观似乎都乱了起来,无数的弟子全都朝着这里飞来,简直比捅了马蜂窝都要夸张。
  
      我一下子就来到了华洁如的面前,一把拉起了她,随后又丢了个劫雷晶护盾,但因为攻击太过猛烈了,这护盾居然没支撑两个眨眼的功夫,我脸色也不禁微变,看了一眼华战宝,我说道:“华师叔!你赶紧离得远点!”
  
      “啊?什么意思?”华战宝脸色一变,当然不愿意听我号令,可一看到我手中拿出了一手的劫雷晶炸弹,他吓得脸都白了,说了一个‘你’,就跑地比兔子都快。
  
      一群弟子看我拿出这么多劫雷晶炸弹,吓得脸都绿了,我也立刻威胁道:“来!不要命的都靠过来,我看看你们人多还是我劫雷晶炸弹多!”
  
      “妘师侄住手!不可在此使用劫雷晶炸弹!”忽然赶来的人群中,一个也身穿执法大长老衣衫的老者连忙制止我,而他带着的一群长老们,也全都大声吆喝,让弟子们赶紧住手退下!
  
      “都住手!你们马师伯来了,没看到么?!都住手!”
  
      “是马师伯!大家都停下来!”
  
      然而弟子们好劝,这马观云和他的一群妻妾可不好阻止,另一边,一个女子带头下,一群弟子蜂拥而来,而芈雅这女人也大声呼救起来:“大姐!有人要翻了我们马家的天!有人要对我们云马观不利呀!你快点帮观主呀!”
  
      马观云的大老婆一听大怒,立即命令身后一群弟子冲杀过来,自己夫君受难,哪还管得了那么多。
  
      “穆琳!是你夫君惹出来的事情,他听信芈雅这女人的话,培养女弟子来赚钱,来为自己谋利的事发了!眼下参事阁已经拿到了实证!正在过来要拿他!你不可自误前程!”那叫马师伯的老者忽然大声的叫起来,这一下,果然让马观云的大老婆穆琳愣住了。
  
      “参事阁……怎么会!?马师兄何处来的消息!此事当真否?”穆琳惊呼出声,而老头连忙说道:“参事阁的郑师伯亲自传音给我的!此事不能有假!如今正是要我来稳住弟子,不可让弟子们跟风而动,犯下弥天大错呀!”
  
      “什么?”穆琳一下子震惊了。
  
      马观云气得够呛,怒道:“马观正!你敢胡说八道!你这云马观的叛徒!我现在是一观之主,岂容你胡言乱语!”
  
      “你做出那么多不轨之事,纵容自己的女人在门中为所欲为!还把执法总部都交给了她!现在好了,惹下了滔天大祸,你还不知错么?马家成了天境门的一员,早应该改头换面才对,如何还能再做培养鼎炉供能者采撷享用之事?甚至还秘密在集市开了睡仙楼,难道以为我不知道么?”马观正大声说道,这等于是直接打脸了。
  
      “马观正!我剥夺你执法总坛大长老的席位,是因你判决不公之故,如今你果然趁机来污蔑我,我早该把你驱逐出云马观,不过,现在也不晚,今日我便便以观主身份宣布,你不再是我云马观的弟子了!”马观云大怒,已经不顾华战宝,持剑就朝着马观正劈过去!
  
      “马观云,我是你大哥!观主之位我当年都能让给你,坐这执法总坛大长老之位,你却容不下?何故?不过是怕我手揽重权,和你较真,制止你干那些龌龊事罢了!可你最后放过我了么?直到最后,还贬我退到乘马居的执法大长老之位,方便自己为所欲为,结果呢,果然酿成了今日之祸了吧!你心术不正,观主之位如何能坐?”马观正也在弟子面前据理力争,甚至不惜把以前的事情抖出来,当然,自己弟弟一剑砍来,他一把老骨头也不能不动,立即丢出了一块盾牌,挡住了对方一剑。
  
      本书来自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