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七十二章:演技
    第四千四百七十二章:演技
  
      哐当!马观云的一剑斩在了盾牌上,立即弹了出去,马观正收回了盾牌,看到上面多了一条缝,心中别提有多痛了,不过法器还是能修复的,跟一次性的晶石符文有很大差距,还是相当划算的,毕竟也不是谁都能和我那样,劫雷晶随手就扔,那是要破产的。
  
      “马观正!你自毁门墙,你以为帮了参云阁,他们就会让你当云马观的观主了?陈师叔也不会不理此事!”马观云怒道。
  
      “你还想要脱身?你可见陈师叔给过你传音了么?他未给你传音,便已经明证你是弃子了!如今还不投降,尚要继续自误?”马观正大声说道,这话果然让马观云脸色大变,一群长老本来还跃跃欲试,要跟自己的师兄弟们过过招,现在更是犹豫起来。
  
      “你胡说什么?陈师叔不会不管我!”马观云大声说道,手中利剑在他的控制下,飞速朝着马观正斩去,飞剑就如同一条长鞭,噼噼啪啪的撞在了盾牌上,看起来随时要把盾牌打烂了。
  
      马观正也是心有余悸,他和马观云虽然修为差不多,但一个是观主,出手那就是四万两劫雷晶的存在,一把飞剑品质之优越,不是他这面盾牌能够挡得住的,当然马观正自己也有飞剑,不拿出来已经能够证明差距了,一把飞剑之间对拼,品质代表一切。
  
      马观正步步后退,马观云立即大声呵斥周围的长老弟子:“我才是云马观的观主!你们都在干什么?还不赶紧助我灭杀门中叛逆!?穆琳!你以为我死了,你就能够好过了?你儿子就能够好过了!?没有我,你们母子什么都不是!马庆去哪了?还不把马庆这孩子叫来!”
  
      穆琳脸色大变,刚才给马观正几句话叫停,现在自己的丈夫又得势,一时之间她也犹豫不决了,而听到提起自己儿子,她终于没办法不管了,也围过来攻击马观正。
  
      看到马观正受挫,重围中护着华洁如突围的华战宝,此刻也忍着伤势大吼一声,逼退了围着他的几个居主还有执法大长老,想要冲出去救马观正。
  
      我则躲在华战宝的身后,要么丢出劫雷晶束缚阵,要么就丢出劫雷晶护盾,要不然华洁如和吴越灵她们早就完蛋了,而双胞胎姐妹花苓和花芹都跑出来了,眼下整个执法总坛都要毁了,谁还有空修炼,还在一个月也没几天了,她们就算没有全部达标,但也是七七八八了。
  
      且战且退的我把双胞胎也纳入了保护圈,看着马观正那边肯定没办法赢,当然以牵制为主,这个时候冲出去大杀四方是不可能的,很快参事阁的人就来了,毕竟之前青玉观出点小事,参事阁姓郑的中年人不也是转眼便来?
  
      果然,马观正给围攻打伤,撞得弟子居都洞穿了个窟窿的时候,天空中很快出现了个黑点,这黑点速度极快,就连我现在也没办法捕捉到他的气息来临。
  
      “都给我住手!”
  
      那黑点极速陷落,瞬间落地的时候,气浪一下子就掀翻了一群弟子,而马观云却始终不愿意停手,因为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杀马观正的关键时刻!
  
      轰!
  
      结果就在他一剑要把倒地的马观正脑袋削下来的时候,一道雷霆直接打飞了飞剑!
  
      来人毫无疑问,正是驻扎此地的郑姓中年人,这家伙修为应该到了地劫境了,马观正这个时候也不敢再动手了,只不过脸色仍旧很是不满:“郑师伯,这是我们门派纠纷,这马观正里应外合,诬赖于我,现在已经不是我们云马观的弟子了,我斩杀一个观外仙人,何错有之,不知道你想要怎样?”
  
      那郑姓中年人嘴角露出一抹轻蔑,说道:“马观云,方才我令马观正前来劝阻这场战斗,正是为了不让弟子们殃及,你无视我的命令,现在弟子死伤这么多,你问我何错有之,那我告诉你,你错了。”
  
      一群弟子门人骇于参事阁的力量,还有郑姓中年人的修为,此刻已经不敢再继续打下去了,纷纷退让起来,华战宝没有了压力,总算是松了口气,连忙上前行礼:“郑师叔!”
  
      郑姓中年人点点头,但还是又摇了摇头,因为他也看到了华战宝这二愣子身后的华洁如,这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祸端了,而沿着华洁如这边看过来,最后他的目光定格在了我身上,显而易见,他似乎认识我。
  
      不过他是这片区的头,要不认识我就怪了,而且我一向能捅娄子,想不注意我都不行。
  
      “郑师伯,我们是冤枉的呀!这参事阁的华师兄忽然跑来指责我们害了弟子,可这一切都是鲁青大长老的错,鲁青畏罪自杀了,我们可什么错都没有,可华师兄还不依不饶的,还请郑师伯主持公道!”芈雅这个时候忽然跪倒在地,随后惊恐的看了一眼马观云,似乎也想着怎么开脱,毕竟自己的男人真的认罪了,把她推到前面当挡箭牌,那云马观就没有自己立锥之地了,甚至还有性命之忧。
  
      马观云当然知道一荣皆荣,一损即损的道理,此刻咬咬牙也老实了,毕竟和修为高自己一筹的人说话,这事还是不能乱来,只能脸色晦暗的说道:“郑师伯,马观正趁机夺权,对门派不利,师侄不过是按门规将他逐出门墙,谁知他不愿离去,师侄也只能动手了,至于芈雅和弟子之事,师侄早已查清,乃是鲁青大长老仗着职位之便,在获得了遣送弟子回原籍的机会,协同外面坊市的商家,将一些被遣送的女弟子卖入了睡仙楼,从而祸事连累上了芈雅,故而才有今日之事。”
  
      芈雅一听马观云还愿意庇护自己,当然欣喜若狂,急忙说道:“是呀!郑师伯!我们只是……”
  
      “闭嘴,我什么时候让你说话了?”郑姓中年人脸色阴郁,随后看了一眼华战宝和华洁如,又看向了马观正,说道:“你没有和他说,这次是参事阁总部协同破此案?”
  
      “师侄没有机会解释清楚……而且提起了师伯,马观云却也没有当回事。”马观正别看一脸老相,说话也是弱弱的,实则却不是个怂包,该给马观云穿小鞋,绝对不会手软。
  
      “师叔,我说了参事阁马上来人了!他们就打我。”华战宝连忙喊道。
  
      “闭嘴,谁让你这个时候一个人带着人证来此?你师父难道没有警醒你?”郑姓中年人脸色的不好看,吓得华战宝顿时踌躇起来,不知道怎么回答,而郑姓中年人这时候也知道事出起因就是他,忍不住嘀咕说道:“不是我让马观正师侄来救,就等你被打死好了。”
  
      “师叔英明!”华战宝大声说道,这话气得郑姓中年人也脸色铁青了,估计心里把这傻小子骂不知道几次了。
  
      听到这一切都在参事阁的计划里,马观云脸都绿了,看了一眼芈雅,眼睛顿时转了圈,随后噗通就跪倒在地,说道:“师伯,师侄不知道原来是参事阁总部协同此案,难道真的是如此严重的案子?那或许不是什么冤假错案了,可若不只是鲁青做的此事,师侄也不知道该如何判断了……难道是芈雅也纠缠案中?那师侄岂不是成了帮凶了……”
  
      郑姓中年人看着他演技如此逼真,不免轻哼一声,别说是他,就是我也不禁给马观云点了个赞,这一手弃车保帅,玩得真溜。
  
      本书来自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