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七十三章:吞黑

  
      芈雅听到马观云要让她当弃子,脸色霎时间白得跟纸似的,她性子阴狠,岂容他人背叛,不过这个时候她也知道没有马观云,她还真的什么都不是,所以说道:“观主,你说什么?这一切事情,我都是听了你的命令……我们……”
  
      “住口!芈雅,你所作所为我不知道,但现在参事阁既然下来了,不是我的事情,便是因你而来!你和鲁青大长老情同姐妹,我就知道事情不仅仅是这般简单,岂会知道你才是主谋?”
  
      “啊?我是主谋?”芈雅气得脸都歪了,而这个时候狗咬狗虽然在怎么多弟子面前不合时宜,不过芈雅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立即咬牙说道:“马观云,你把我当成什么了?若不是我,你能够坐稳云马观的位置?你干的那些勾当还用我说出来么?”
  
      “贱货,闭嘴!我就知道你进入我云马观就不是什么好事,你出身婵娟仙阁,这仙阁原是做什么的,有些修为的仙家难道会不知道?本以为你入了我们云马观,已经是改过自新,重新开始,却不知道暗地里还做出这等勾当,观主一定是听信你的话,这才跟着行差踏错,一切原因皆在于你!今日我穆琳便将你灭了,算是还云马观,还我夫君一个清白!”穆琳大声说道,随后抽出了一把仙剑,立即斩向了芈雅。
  
      本来还声色厉茬,现在忽然爆发,这迷惑性绝对是常仙反应之外,看来穆琳这女人也不简单。
  
      “你们夫妇要杀我灭口!?”芈雅要给杀人灭口,又岂会甘愿坐以待毙,立即要滚到一边,不过穆琳早有准备,一步作两步,嗡一声,剑气就刺向了对手的脑门!
  
      不过她再快,又怎么快的过这郑姓中年人,呲呲声响起,穆琳这女人手中的剑就脱手了,而她则给电得七荤八素,滚在地上瑟瑟发抖。
  
      “贱女人!你早就看我不顺眼了!我杀了你!”芈雅得救,立即跳起来,面目狰狞的扑向了倒在地上的穆琳,但这个时候,又是一道雷霆,当场打在了她身上,连她也滚在了地上。
  
      “没有我命令,谁敢私下乱来,就别怪我郑钧手下无情。”郑姓中年人面带不满的说道,随后看向了马观云,说道:“马观云,这些事可都有你一力操持,天境门心中有底的本就不少,陈师兄那边,你没少安排上吧?可惜的是,今天恐怕陈师兄帮不上你什么忙了。”
  
      “什么?”马观云脸色惨然,一时之间竟不知道作何回答。
  
      倒是这华战宝连忙说道:“马观云,你的事情,师父说谁来都没得救了,他说你把云马观治理成什么样了?难道参事阁心中没数么?把这里还当成原来云马仙谷,还当成自家的后花园,完全没有任何顾忌,这放在哪个门派,都毫无道理,更遑论你还跟着这恶毒的女人一起,去外门挑选内门弟子,尽挑些漂亮的,你要是服管教,老实按照天境门的规矩没人说你什么,可阳奉阴违壮大自己的马家势力,参事阁又岂会容你?”
  
      华战宝这小子又犯傻了,把自己的师父私话都抖出来了,这要是给他师父听到,怕不把他骂一顿就怪了。
  
      不过这原话却一点都不糙,可见他师父还是相当明白马观云的情况的,或者说,大家都明白,甚至我一个刚进门中的人都能够清楚看到这点,只是等着一个契机而已,马观云已经是必倒无疑了。
  
      所以正是这个时候,我送上了这份大礼,好几个人证,已经足以摧毁这马观云了。
  
      “行了,华师侄,你给我闭嘴。”郑钧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抖出事情来,华战宝只能哦了一声,但还是一副言语不尽的样子。
  
      “郑师伯,要不……”马观云说着,连忙传音给了郑钧,而也不知道是说了什么,郑钧脸色顿时铁青起来,大手一挥,一道急电撞上了马观云,只听到砰的一声,这马观云痛嚎一声,从大殿楼梯上又滚了下来。
  
      “连我你都敢贿赂,别说是四万两劫雷晶,四千万两都别想!”郑钧面色难看的说道,我心中一凛,这马观云是要用给我的钱贿赂郑钧呢,而马观云滚下来的时候,身体一边抖,一边指着我,显而易见,意思是我身上有他的钱了。
  
      郑钧也看向了我,说道:“马师侄说,你手上有他的四万两劫雷晶?”
  
      我顿时一脸的愕然,说道:“太师伯,弟子何曾收受过四万两劫雷晶的贿赂?”
  
      郑钧啧了一声,说道:“不是贿赂,他说是给了你四万两劫雷晶,让你雕纹。”
  
      我愣了下,随后拨浪鼓似的摇头,连忙说道:“没有呀,什么时候的事?这么多的劫雷晶用来雕纹,怕一辈子都雕不出来吧?弟子如何敢收?而且太师伯想想,弟子一个月雕纹参事阁给弟子的份额,弟子都觉得够呛,凭什么还敢私下接四万两的劫雷晶?”
  
      “没收过?”郑钧也楞了一下,估计也没想到我敢否认,而且似乎他也觉得四万两劫雷晶这个数目实在是大的有些离谱了,寻常的弟子,哪里敢收那么多的钱?所以他当下看向了马观云:“你这小子,这个时候还敢胡说八道?四万两的劫雷晶,这么大笔的财物,给一个小小的化仙境弟子?而且,你这钱哪来的呀?”
  
      郑钧的表情,这一下就把剧痛的马观云惊醒了,如果郑钧收下了四万两劫雷晶贿赂,那自己小命得保,但现在不收的情况下还要追溯四万两来历,那就是要命的事情了。
  
      有的观主穷得天天想办法找参事阁要钱,有的观主一把仙剑用个十几年不曾有钱去换,只有这马观云直接出手就是四万两,那从何而来?如果没有灰色收入,干些暴利的勾当,谁能凑出这个数?
  
      其实四万两的劫雷晶我早就藏好了,要不然怎么敢这个时候收网?
  
      当然,我也没打算全部私吞,不适当拿出一些来谁会相信呀?所以当即说道:“太师伯,四万两是没有的,不过四千两倒是有收,这是芈雅师姐看我雕纹完了参事阁的份额后,私下里给我的,让我给她开小灶,赚点钱,弟子从青玉观来这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所以打算连修炼时间都不要了,努力给她做成了,可要说四万两,那太离谱了,只有傻了才会接此事呀……”
  
      说完,我就拿出了自己的储物袋,直接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我的储物袋里除了生活用品,一堆的劫雷晶符文,还有雕纹、炼器、锻造工具,也就什么都没有了,甚至典籍什么都别想找到。
  
      当然,那四千两的劫雷晶躺在那儿,已经把所有的弟子目光都吸引住了,我一副担心这的郑钧不信的样子,双手就把这早就该换的小储物袋双手奉上,说道:“为了证明弟子可没收马观主四万两,弟子愿把储物袋交给太师伯作为证物!”
  
      郑钧将信将疑,不过他是参事阁的长官之一,当然不会因为我说得真诚就以人情世故来处理了,所以直接伸手拿过了储物袋,上下打量了下,随后就夺取了本就没下什么禁制的储物袋控制权,直接搜索了里面,发现真的什么都没有之后,直接把储物袋丢回给我,说道:“除了那四千两劫雷晶赃款,其他收回吧,不过你如此爽快,身上,应该不止一个储物袋吧?”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