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七十四章:贪墨

  
      我愣了下,随后顿时直接把衣服解开,打算脱个干净,反正我就一半大少年,乡下的少年游泳还关着屁股腚呢,我怕什么?
  
      郑钧看我真的要脱衣服,顿时一摆手,说道:“行了,你别脱了,谅你也不敢有所隐瞒。”
  
      我心中暗喜,这就黑了四万两了,只给尾数的买卖,也算相当划算了。
  
      可这时候,给吞了四万两的芈雅却不干了,哭天抢地的扑向我,怒吼道:“我多少年才赚到四万两劫雷晶,你这小子敢吞了不认账,我灭了你!”
  
      郑钧大手一拨,又是一道雷光把芈雅打趴下,我一脸错愕,一副不知道她们为何要诬陷我的表情。
  
      而这个时候,郑钧也有些烦了,看向了马观云,直接问道:“是四万两还是四千两?可还有其他人在场?”
  
      马观云毕竟也是滑头,这个时候已经知道自己生死都在参事阁的手中,报四千两,那还能够说清楚一部分的财产来源,而且罪责也一定会轻量,但如果说四万两,怕光是找财产来源都得底朝天,到时候自己麻烦就算了,这么大笔的财产,不给参事阁生吞活剥了才怪,所以他立即咬牙瞪着芈雅说道:“是四千两……也没有谁在场,这钱是这女人出的,她告诉我是四万两,我不知她手底下有多少产业,便误以为是真,故而才会说是四万两。”
  
      芈雅没想到这马观云逃起来比什么都快,顿时切齿说道:“你胡说八道!钱是你亲自筹来的,其他居主也有入股,这么多的居主,还有你马家的亲弟弟,姐妹!加起来都不可能只有四千两!你胡说!”
  
      马观云脸都绿了,他看了一眼周围的一群居主和各居执法大长老,一群当事人顿时不自主退后一步,显然打算退避三舍了,而郑钧当然要问清楚,所以跟着扫了一圈,问道:“你们可都筹钱给了马师侄?各凑了多少钱,如实报来!”
  
      “没有的事,我们哪有钱给观主?自己都不够用呢……”
  
      “大哥,这事你得亲口解释呀,妹妹可从来没给过你钱,不能你出事了,还把我们拉下水吧?”
  
      “就是,马家这么多的兄弟姐妹,你一个人出事了,你还有好几个儿子、女儿呢,我们这一进去,还要不要照顾他们了?”
  
      “弟弟,之前你问姐姐借五千两,可我哪有那么多,这里面有五百两是我辛辛苦苦大半辈子存的,我倒是认……可认了你就得出个证明把五百两给我……”
  
      有干脆撇开关系的,也有威胁带警告的,更有打算火中取栗回收一部分的,毕竟借出去的,参事阁要调查清楚后还回来吧?不能让弟子吃亏不是?
  
      “你们说的,我都知道,我马观云认了!但家中的孩子,女儿与我的罪责无关,还请诸位马家兄弟姐妹在我去了参事阁认罪后,帮衬一二。”马观云知道自己完蛋了,面对家族如今把自己当成弃子,也只能是认了,但他还是看了一眼人群,脸上带着一抹阴郁,确实,马庆这小子居然没来,这倒也是出乎我的预料。
  
      “这话还算话,放心吧,你的孩子,我们都会当成自己的孩子照顾,当然留在门中。”
  
      “这个不打紧,只要别拉上我们。”
  
      一时间树倒猢狲散,马观云作茧自缚,四千两也是压倒他的最后稻草了,真是喝凉水也塞牙。
  
      我其实早就算准了他钱财的来历,当然不会留下把柄,这笔钱,早就经过另一个途径转走,一个储物袋就能装下,还有那么多天的准备,再送不出去,我岂不是傻子?
  
      现在钱在顾妃和叶安全的手中,眼下只要等马观云和芈雅倒台,就把集市要贱卖的睡仙楼买下来,至于里面的姑娘,要么给钱返回原籍,要么留下当个营业员什么的,因为睡仙楼我将会改造成综合的大型商业一体化中心。
  
      四万两的劫雷晶,够我干一场大买卖了。
  
      就在一群马家的兄弟姐妹,甚至马观云的大老婆穆琳都开始瓜分老马家的财产的时候,一艘巨大的玉船果然来到了空中。
  
      毫无疑问,参事阁的主要人物现在才算是真正的登场。
  
      这大型的玉舟也算是相当的又威慑力了,而且没有落下来,在天空上仿佛一朵黑色的云,把一群弟子震得说不出话来。
  
      接下来,一个个黑点从天而降,竟是四五艘小型的玉舟,这上面有男有女,当然气息最低都是仙真境,有三四个带头的,都已经地劫境了,至少和郑钧一样。
  
      而船上还有三个穿着不是天境门服装的女子,正在玉舟上哭哭凄凄,可见就是为了让马观云和芈雅就范的人证了。
  
      “呵呵,让郑师弟久等了,师兄姗姗来迟,是因为集市那边的布控,现在已经将睡仙楼拿下了,一个都逃不掉。”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仙捻须笑道。
  
      郑钧连忙拱手,说道:“有劳师兄了。”
  
      “上面的师叔师伯听到这件事,也震惊得无以复加,着令我们一定亲自来此云马观,唉,真没想到,天境门下层的女弟子,居然遭遇了如此等同邪教的遭遇,真是骇人听闻。”另一个女仙摇头看着周围的环境,最后看向了已经给控制住的芈雅和马观云,以及周瑶等一干仙家。
  
      剩下的男仙是个中年人,面上不悦,一话不说,但马观云看到他似乎看到了救星,连忙喊了起来:“陈师伯,救救小侄……”
  
      然而马观云的求救,却反倒让陈姓的中年人脸色更加难看,一挥袖子,说道:“我虽然和你有旧,可也就是逢年过节收了你一些礼物,现如今居然还亲自来拿你,你也该知道我的难堪了把?还有脸让我救你,你可想过今日?”
  
      马观云脸色铁青,但忽然间,他看到了那中年人身后的马庆,表情顿时复杂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率先一步跑去了自己的大靠山那边!
  
      这意味着什么?
  
      也怪不得穆琳始终没有全心全意倒到马观云一方,这是儿子抓住了主动,她要看人下菜,务求自保的同时,也维持自己的里子面子呢!而且没准马庆这小子还是她怂恿去找的陈太师伯!
  
      果然,马庆这小子不愧是够狠,直接就说道:“父亲,如你所见,正是知晓你和芈雅大长老的龌龊事,我才去了陈太师伯那儿,而今,你送的那些礼物,我已经和其他师伯禀明了,都是一些不构成贿赂的东西,我也说了你和陈太师伯不过是当年一些旧谊,希望你如今能够将功折罪,所以还请把你如何勾结芈雅执法总坛大长老,祸害女弟子的事情如实交代,或许陈太师伯还能从中斡旋!”
  
      我暗道这是虎子食父呢,马庆果然有一手,但他的理由决计不是要去推翻他爹,救这陈太师伯,而是要告诉这陈太师伯我挂饰的事情。
  
      即便是达到了应劫三期的存在,一件天境门掌门的挂饰,也足以登顶云霄之上了,要知道李天境在这里是高于天的存在,是天境门食物链的巅峰,把他要找的挂饰送回去,那将会得到何等的好处?
  
      光是想想,足够让人趋之若鹜了!
  
      所以这陈太师伯下来后,目光就跟着马庆移动了,最终当然是放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暗道这下子可不好玩了,马庆这小子调查太深入,知道我太多东西,现在攀上了陈太师伯可是我的一次危机,我也当下看向了郑钧。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