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七十九章:过堂
“师父!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这孩子确实有高人指点,但同样也顽劣至极,先是铁国护之事,再有云马观之事,无论是内外门,他都闹出了许多的乱子,而且弟子观其人,乃非久居人下的性子,不可将他放在身边,否则定要给师父惹出什么祸事来……当然,如果师父真要把这孩子留在参事阁培养……要不先让弟子带去分堂,学好了规矩,过段时间再送来师父这里,如何?”郑钧不是很乐意让我直接留在这里,他对于这师父的尊敬,其实也从这几句话中看出来。/p>
  
  “呵呵……老夫孤寡之人一个,还怕什么连累?况且这孩子顽劣归顽劣,但你不也给了为师很好的评价了么?行为举止虽然骇人听闻,却能自圆其说,性子诡滑多端,却不失正义,看似杂乱无序,又屡屡建立奇功,这都是你自己说的,你这孩子呀……为师还不了解么?虽然说不上木讷,不过固守本色,即便是师父怎么教你,你也是难变初衷,最后说是去分堂历练,实则不是给同僚排挤出了这总阁?唉,心存正义自然是好的,可能施展出来的才是正义呀……”孙羽笑吟吟的看着这老实巴交的弟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p>
  
  “师父……可这孩子行事匪夷所思,就连两万四千两的劫雷晶,也是说贪就贪,却没有顾忌到这马观云已是仙真境的修为,他不过是个化仙境的弟子呀……这是黑吃黑,如果收不住脚跟,往前便是万丈悬崖!”郑钧提醒道。/p>
  
  “呵呵,真是只有两万两么?”孙羽笑呵呵的看向了我,那双浑浊的双目,现在带着十分的清醒,看来老头才不会相信我就贪墨那么一点。/p>
  
  “什么?”郑钧给这么一提,脸色又变了。/p>
  
  我想了想,反正这孙羽寿元已经没多少了,难不成全给他,他还有时间精力花干净?所以跟他说老实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我老实的说道:“没除去四千两交出去的,当时收了四万两左右。”/p>
  
  “四万?我的天,你就没点老实的!?”郑钧又吓了一跳,给我都气笑了。/p>
  
  “马观云这孩子,虽然作风狡猾,但我也接触过,相信他改口之前不会信口开河。”孙羽看了一眼郑钧,说道:“你呀,行事中正规矩,却难往前一步,为师就算是年轻的时候,也比你跳脱许多,要不然,也不会至今仍然稳坐参事阁三大长老一席了,而这孩子,却比你要上进许多……虽然在你看来,行事没有规矩,胆大如斗,但却有让人哑口无言的本领,这又有多少人能做到?你需得知道,任何事情你想要迈出去一大步,都不可能尽善尽美……所以想要设计,纰漏也在所难免呀……”/p>
  
  “但若是让人现……”郑钧也不禁想要驳斥这样的观点,不过却碍于师父的面子。/p>
  
  “呵呵,你觉得这孩子会怕别人现么?而且你现了又能如何……现在不也带着他来见为师?难不成你还能讹他?怕是你这样的要去讹他……没几天就要后悔了。”孙羽一脸苦笑的看着自己的弟子,颇为无奈这弟子的老实。/p>
  
  “弟子不会受他贿赂。”郑钧咬牙说道。/p>
  
  “嗯,无欲则刚是好的,但若是想要往更高层走,就必须有更高大参天的树来庇佑你的刚强,你才能庇佑周围的花草,否则迎飓风易折,倒下还要砸到它们不是么?所以说呀,你不适合站在更高的地方……因为在山上能临风而立为其他刚强大树遮风挡雨的大树,通常都能遇风弯曲而不易折断,就好像这孩子一样,他努力站在比自己更高的地方,看似每一步手舞足蹈,每一步临渊而立,但若是有朝一日站稳了,终究是为了庇护你们这些人,你明白么?”孙羽笑道。/p>
  
  我暗道这孙羽果然是个活久见的高人,居然一眼就看出了我想要做的事情。/p>
  
  郑钧幽幽的叹了口气,给自己师父数落了一通,他也感到十分挫败:“师父,即便如此……”/p>
  
  /p>
  
  “你去了分堂这些年,你自己扪心自问,你除了断案上做到了公允,善待好弟子外,你又做了什么?同僚中,可有对你肝胆相照者?又有为你不顾一切者?或者你收了多少的好弟子,能够让你桃李天下……往后再进一步到师父的位置时,能够保证让他们也如你现在一般,成为参事阁一个分阁之主?”孙羽笑道。/p>
  
  “师父……我……我哪里比得上你……”郑钧垂下手。/p>
  
  “罢了,能独善其身又有什么不好的?”孙羽缓缓的摆摆手,可见也知道郑钧的性子止步于此了,而接下来,他看向了我,笑道:“倒是你这孩子,从入门到如今却能够盘出那么大的局面来,确实有些骇人听闻……云马观……郑钧几年前就说过要改变它,它还是稳稳的坐在那儿,而你这孩子看似胡乱拨弄一下,却让大家一个个都成为你棋盘上的子,为你所驱使,最后还让你拿到了最大的好处,这点,别说郑钧比不上你,我设身处地站在你这位置上,都未必敢有此胆略……而背后,想必也有诸多甘为你卖命,供你驱策,遵从于你的人……对么?”/p>
  
  “太太师伯过奖了,确实有不少弟子的师兄师姐们帮助,这才得以推翻马观云作恶之事。”老头在教授弟子的同时,也在剖析我的一举一动,我当然有芒刺在背的感觉,毕竟他只是寿元的缘故在权力圈子中没落了,可头脑还在,这点是别人比不上的。/p>
  
  “嗯,傲而不骄,是可教之才,太太师伯要留你在总参事阁,你可愿意呀?”孙羽缓缓的问道。/p>
  
  “自然是愿意的,还请太太师伯以后能多指点弟子,也好让弟子不过于顽劣闯祸了。”我笑嘻嘻的说道。/p>
  
  “妘牧,不可如此说话,你还想闯祸?”郑钧看我这表情,觉得过于随性了。/p>
  
  孙羽却对他摇摇手,随后笑道:“无妨了,我也没有几天可活了,指点不了这孩子什么,倒是可以让他留在这里可劲的翻天吧,趁着还有几天可活,为师愿意庇佑他一阵,就看看他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了……”/p>
  
  “师父,你定能堪破九重天,遨游天际,岂会止步于此?”郑钧连忙说道。/p>
  
  “呵呵,我的事,自己最了解不过,好了,你带着他去审议殿那边处理公务吧,虽然上面已经把处罚定下来了,但走一走过程也理所应当……回头,你再带着孩子过来吧,至于乔青玉那边,你就说这孩子还是会回去的,让她不用太过忧心孩子在我这里。”孙羽笑道。/p>
  
  “师父……好吧,那我这就先带妘牧去过堂吧。”郑钧叹了一声,随后带着我前往审议殿。/p>
  
  其实这种事情上头早就商量好了,孙羽能量不小,这四万两我是直接贪了都没人再问了,相信上头也不会傻到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贪多还是贪少罢了,况且主要的事情轮不上我,审讯的就是马观云和芈雅这两人罢了。/p>
  
  最后,马观云和芈雅都双双打入六道轮回了,家产当然是充公无虞。/p>
  
  睡仙楼也查出了是芈雅的亲戚名下,这当然是挂名,现在也一样成了天境门的一部分,至于卖不卖目前还没有说,不过天境门旗下商业不少,却没有妓院这下九流的地方,所以肯定是恨不能把这片地方弃若敝履。/p>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