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八十八章:压着
    每个观院都有大阵,对于外围进入管辖区域的玉船,都会进行侦查,一旦发现未经许可进入的玉船,每个弟子居则会派出弟子,对各自方位的地方观测。
  
      就如同防空识别码,玉船当然都有自己识别号,就算是我开着这艘玉船进入太乙居,也没办法绕过弟子的检查。
  
      而这一次开着孙羽给我配用的玉船,当然引来了上清居的全面关注,因为这是参事阁总阁大长老级别乘坐的船,现在居然驾临一个观院的弟子居,难免引来轰动。
  
      几个弟子小心翼翼,大气不敢出的站在了甲板上,检查了一趟玉船后,看着我手中拿着的玉令,也是咽了口唾沫。
  
      “我就说了,我们的确是青玉观的弟子,况且你们顾妃师叔可都站在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我笑道。几个弟子连忙拱手道歉,其中一个弟子苦笑说道:“师叔,弟子也是例行公事,毕竟参事总阁的船,一般弟子是不能乘坐的,而且我们回报大长老的时候,这事居主也知道
  
      了,令我等弟子再三确认……”
  
      “那现在呢?”我问道。
  
      “居主想要问妘师叔,此行是否是为了给参事阁总阁的命令?亦或者有参事总阁任务在身?”弟子一脸恳切。
  
      我呵呵一笑,说道:“也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弟子尴尬极了,这似是而非的回答,让他们很为难,其实我这么回答也有自己的道理,如果是顾衍设计我,我却说不是,那就是私事公办,乱拿参事总阁的船开道,所以
  
      我还得说是才行,而说不是,确实我就是来干私活的。
  
      “顾居主到底让不让我回家!?若是不然,我们走就是了!”顾妃忍不住发飙了,现在的她很生气。
  
      顾妃生气了,弟子当然吓得够呛,连忙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我们已经上报大长老,妘师叔、顾师叔、莫师叔当然是能进去的。”
  
      顾妃还是一如既往冷脸,她进自己家都给拦,现在哪有不气坏的?不过就算生气,也死活不愿意传音让自己老爹放行,这其实也是让我们直接给卡在了她家门口的主因。
  
      玉舟缓缓驶入上清居,而船坞这里,已经有一大群的弟子了,为首一位身穿上清居居主服饰的,当然就是顾妃的父亲顾衍。
  
      此时此刻他脸上,别提有多精彩了,原来还说我无根无萍,漂泊子一个,但现在我却开了豪华游艇回来了,那还不是衣锦还乡?而不只是顾衍来了,他身后还有几位长老,数十个弟子在,一副迎接参事阁总阁大长老的架势,估计他本来还觉得是参事阁总阁大长老微服私访,所以才会摆出这排场来
  
      。不过顾衍这人本来也是木讷加上小心,也生怕到时候惹出什么问题,所以也怪不得他照着老规矩来,顾妃就是跟着他爹的性子来的,要不然也不至于讨全家喜欢,甚至不
  
      惜赌一把用尽全力培养她。
  
      至于我之前进入太乙居没有引来任何轰动,那是提前跟叶安全说了,这小子怕从弟子居到船坞的功夫,大家早就知道我会来了。
  
      而且我本事在弟子中口口相传,再逆天的事套到我身上都变得不那么奇怪了。
  
      “顾师兄何故亲迎?师弟只是要送令爱回来,家里见就是了,不用这么客气。”我拱手笑道,做派当然老道,毕竟不知多少年来,我接待过多少的人,可不是什么小少年。顾衍脸色僵硬,也只能拱手回礼:“师弟千里万里将小女找来,岂有不亲迎的道理,不过驾驶参事总阁玉舟之事,还望师弟说明,否则此事师兄要上呈乔观主那边,甚至若
  
      有需要,参事总阁那边师兄也是要去报备的。”
  
      我暗道这顾衍果然还是不让人好好装逼,这就明着要给我小鞋穿了。
  
      我立即拿出了孙羽给我的玉令,说道:“顾师兄无需多虑,在下搭乘参事阁总阁玉舟之事,是得到总阁大长老孙羽的同意的。”“原来如此,师弟也莫怪师兄如此,最近这段时间,是碰多了有人招摇撞骗,所以凡事小心为妙。”顾衍这人确实有点小家子气,他这话是借机说我费尽功夫骗走她女儿呢
  
      。
  
      “理所应当。”我笑道,而顾妃在一旁却始终没有说话,让顾衍老大没面子,毕竟女儿这个时候都不给爹行礼,确实是有些没家教了。
  
      顾衍看自己的女儿不吭声,也不说回家,脸色有些铁青的说道:“妃儿,既然回来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吧。”
  
      “不,我现在就要说清楚,这蓝志我不会嫁给他!你要嫁给他就嫁好了!”顾妃似乎把酝酿许久的火气都爆发了出来。
  
      一群长老和大弟子全都尴尬不已,这局面,确实让顾衍很没面子。
  
      顾家也算是这儿的大家族了,颜面也看的很重,
  
      “妃儿,蓝志也有了地级的功法,从我答应这场婚事开始,他就立志很快赶上你的修为了,现在也正在闭关冲击仙形境呢。”顾衍好声好气的说道。
  
      但这反倒让顾妃气得说道:“不过是地级的功法,就算再修炼多久,都会跟我有一大段的距离,我们根本没有共同的言语!”顾衍一听这话,脸色难看的说道:“你说的什么话?蓝志如今是要继承家族族长之位的,故而才有修炼地级功法的资格,你也是我顾家的掌上明珠,修炼的同样是地级功法,即便神怒心经确实比现在蓝志的那套罗天**有优势,但相信以后也不会拉开太大的距离,而你们成为道侣后的多年里,互相理解后,一个等一个,又有什么问题?总
  
      好过你跟一个普通的弟子成婚,不但修为要拉开一大段,关键时刻还没有晶石可用,卡在修炼门槛上吧?”
  
      顾衍看了我一眼顿时摇头,但忽然的他好像发现了什么,神情又是一阵复杂,显而易见是看出我居然突破了飞仙境,跑到化仙境这层次上了,这意味着什么?
  
      我刚进门两个月,就突破了两个境界,这无论放到哪儿,修炼速度都足堪称逆天!
  
      而顾妃听了他的话,非但没有生出考虑的心思,甚至直接说道:“爹!我修炼的根本不是神怒心经!我早就改掉了神怒心经的脉络,改修怒仙诀了!”
  
      顾妃这句话,一下子就如同往井中丢了一枚炸雷,轰一下让顾衍整个人都懵了:“你!说!什!么!?”
  
      “爹!我修炼的是怒仙诀!根本不是神怒心经!这个月,我一直都在压着修为没有修炼!”顾妃咬牙说道。“不练神怒心经了?那怒仙诀……怒仙诀……”顾衍这时候面色已经很奇怪了,一直以来,神怒心经在他心中都是无上神功,为了这神功,他不知道往自己女儿身上投入了多
  
      少的资源,一家人甚至勒紧了裤腰带,可现在女儿说改脉络就改脉络,连神怒心经都不练了,那岂不是以前所有的资源付诸东流了?“神怒心经不过是地级的功法,怒仙诀是它的本源功法,却是天级的神功!所以上个月我的修为进境才会如此飞速,爹你自己说,蓝志以后怎么追上我嘛!”顾妃也知道顾
  
      衍一下子接受不了这答案,语气也开始转变了一些。“这……天级……怎么可能?神怒心经和怒仙诀……”顾衍始终不敢相信,连忙走过来要握自己女儿的手,想要查探她的脉络。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