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八十九章:笑点
    听到天级功法,无论是顾衍还是顾家的人,甚至是各大长老全都震惊得难以附加,这天级功法不是谁都能够学到的,像是乔青玉都修炼的是地级功法,至于一些居主,甚至如叶锦鱼在我来之前,也只是玄级的功法而已,所以当年才因为修为和自己的道侣差距太大,最终导致了分手。Δ』看Δ书』Δ阁..la
  
      道侣的修为差距拉大,其实一方面是寿元的问题,一方面则是心态和容貌的事情,而且强者总不能老是把时间放到保护弱者上面,毕竟强者需要更强,弱者其实是很难带动的,特别是女强男弱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男人能忍受女人天天照顾么?还是说女子久了不生出其他的心思?
  
      其实男女在一起,谁不想找个三观合适,门当户对的?多少悲剧出现在双方家庭差距,门户见识上面?
  
      所以仙家同样也是如此,就算是没有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样有各种各样无法走到一起的理由,而且大的家族,对这种事更加的忌讳莫深,生怕自己的孩子走上一条不好的路。
  
      顾衍正是对自己的女儿太过负责,太过关心和爱护,才会做出之前的抉择,甚至不顾顾妃的想法,这不是对她不好,其实有的时候父母想的会更遥远一些。
  
      凭什么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幸福孩子,要嫁给别人共甘共苦,而不能够嫁给门当户对的家族当阔太太?
  
      所以顾衍只是预判错了而已,这才不顾女儿的感受。
  
      呲,顾衍原来还能够探入自己女儿的脉络,但现在刚刚接触手腕,就给怒仙诀的自我反击给弹开了。
  
      顾衍两眼瞪大,知道这是因为功法之间差距太大,已经远远达不到探查女儿脉络的威力了,这确实就是天级功法。
  
      而且他应该也知道这功法却是跟之前系出同源。
  
      “爹,这是天级的怒仙诀,你跟我同阶,如何还能查探?”顾妃有些不想打击自己父亲的积极性,但这确实就是事实。
  
      顾衍愣了好一会,随后立即看了我一眼,才问起顾妃说道:“这天级的怒仙诀,你何处得来?”
  
      “是妘牧师兄受高人指点,转教于我的!就连我修炼天级功法用的大量劫雷晶,也是他给我的!”顾妃忍不住说道。
  
      我暗道这姑娘现在是什么都敢说了,不过事关自己的幸福,就算我站在地上,她也会说我能飞天吧?
  
      “什么?”顾衍大吃一惊,随后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好一会才问道:“你的劫雷晶都从哪来的?一个月修炼至一个阶段,所用的劫雷晶,必然十分惊人,你不可能有那么多劫雷晶!若是若不清楚,怪不得我上报!”
  
      “爹!你疯了不成!妘牧对我那么好,处处考虑我,本来也不想告诉你这件事,现在说出来,你却还要替我恩将仇报?!”顾妃气得有些口不择言了,直接成了护食的小母虎了。
  
      “顾师兄,劫雷晶当然是我靠手艺赚来的,难不成我身处太乙居,还能源源不断去哪偷来劫雷晶?你可问问叶居主,这劫雷晶来路清晰,而且我爱给谁就给谁,倒也用不着还跟别人请示怎么花这笔劫雷晶吧?”我笑道。
  
      顾衍眼睛半眯下来,但还是看着顾妃说道:“这件事,回去说!”
  
      顾妃也知道再说下去,非要闹得弟子全知道了不可,而且*问题非同小可,顾家爱面子,当然不肯当中揭短自己。
  
      看着我也跟过来,顾衍忍不住说道:“妘师弟,此事与你无关,师兄感谢你这段时间对小女的照顾,也谢谢你把她找回来,不过这毕竟是我顾家的家事,不方便你参与进来。”
  
      结果顾妃却根本不给他面子,直接拉住了我的手,瞪着自己的爹说道:“爹!你若是现在把妘牧赶走,我立刻就跟他离开这里!永远都不回来了!”
  
      “啊?!”顾衍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下子家长的威严直接掉了一地。
  
      “行了,行了,家主有什么事,我们关起门来说,妘师弟既然也要来,那就来吧,毕竟传授了顾妃天级功法,而且还练成了,光这件事,就够彪炳我们顾家门楣了,如此大的功劳,让妘师弟去顾家的礼殿给上清行礼都是够的。”一位上了年纪的顾家大长老连忙说道。
  
      顾衍听老者这么一说,有些吃了一惊的样子,上下打量我和顾妃,只能是默认点头了。
  
      这个时候顾家的长辈都这么说了,显然是不能再让他任性施为了,而且也算是一个下来的台阶:“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一起去家里吧,不过蓝家那边……”
  
      “回去说。”顾家大长老使了个眼色,顾衍只能点头,最后带着我们进入了上清殿后山的顾家庄园。
  
      一群顾家的孩子,还有顾家的家眷都出了家门迎接,而顾妃修炼了天级功法的事情也长了翅膀似的传遍了弟子居,恐怕连乔青玉都要坐不住了。
  
      不过学习了天级功法的多了去了,最近天一道传道的都是天级功法,这在天境门罕见,但到了天城,哪家的孩子不学天级功法?要知道天城那边是九重天,不学天级功法怎么行?
  
      至于这里,因为是天境门的底层,资源当然不怎样,大部分的弟子学习的还是玄级以下的功法,听说有人学了天级功法,当然觉得疯狂。
  
      “呵呵,想当年,老子也受到过这样的礼遇,不过真觉得天级就无敌的,那简直太小看天级的门槛了。”莫晓柠在我身边冷笑道。
  
      顾衍这才注意到了莫晓柠,停下来问道:“敢问这位师兄高姓大名,可是参事阁来的?”
  
      结果顾衍这话,把莫晓柠这胖子气得脸都绿了,怒道:“顾师兄真是贵人多忘事,这是在讽刺小弟么?”
  
      顾衍一脸的懵圈,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对方,而且看眼前的胖子,穿的还是总参事阁弟子的服饰,顿时也惧了三分,只能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兄,请恕师弟眼拙,没有认出师兄来,师弟对不住了……”
  
      “是我莫晓柠!师兄眼拙至此,真让师弟失望!”莫晓柠气的够呛,他最在意就是现在这老气横秋的样子了,看着比顾衍都大了一圈。
  
      所以也难怪顾衍叫他‘师兄’了,要知道他才十七八岁!
  
      “啊……你就是当年云虚观的那个修炼了天级功法的弟子莫晓柠?现在不应该只有……”顾衍惊了一下,随后连忙掐指算时间,愕然接着说道:“不是只有十七岁接近十八么?”
  
      莫晓柠黑着脸点头,说道:“师兄说对了!当年你们青玉观,也派了大长老来观礼的!而我,就跟只灵兽似的,任你们查探脉络,天天让你们摆弄!”
  
      “哦……后来听说这功法又很大的副作用,会加速容颜老去……所以师弟就是当时那孩子……”顾衍瞪大了眼睛。
  
      “正是!”莫晓柠总算是把气放光了,要不然今天他得憋死。
  
      “原来如此,那莫师弟,你说的这天级功法的门槛……”顾衍这才激灵了,改口称为师弟。
  
      “天级功法好是好,可副作用不小,要么跟我这样,越是修炼老的越快,要么就是她那样的消耗巨多的晶石,还会动不动发脾气,要真惹得她肝火大动,亲爹她都能拿剑砍死。”莫晓柠说话向来是不顾别人感受,想到什么直接就是一顿怼。
  
      这话气得顾衍额上青筋都爆出来了,而顾妃却‘噗嗤’笑出声来,我也忍不住摇头,这莫晓柠确实太搞了,就跟当年的王元一一样,总是笑点不断。(https://)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