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九十四章:宁杀
    既然知道了他们要来,我也没必要和蓝志打下去了,不过蓝志比我想象的要意气用事许多,怒吼一声,两指点向了我!
  
      那把湛蓝色的飞剑顿时冲向了我,我毫不犹豫闪开,随后退到了蓝墨他们冲过来的方向!
  
      蓝志以为我怯战,立即又指挥飞剑射向我,我随手一挥,直接拨开了飞剑,任由它飞向了身后!
  
      这一手瞬间四两拨千斤已经不是一个化仙境仙家能够使用的技巧了,稍微有点自知之明就应该知道差距悬殊,可惜蓝志根本没有放弃,念念有词后,身后又多了好些气剑,裹着真正的飞剑又一道道激射向我。
  
      “住手!”顾衍大声的喝止,但蓝志却没有停手,甚至蓝墨也脸上黑沉沉的,他是妙一居的居主,眼下居然给退亲,颜面大失,哪还顾得了什么?他先顾衍一步飞向了我,手中拔出一剑,直接挥向了我和蓝志的正中央!
  
      轰隆!
  
      一道雷霆从天而降,直接分开了我们两人。
  
      “还嫌不够丢人么?”蓝墨脸色难看的说道,蓝志咬牙切齿,狠狠地瞪着我们。
  
      顾衍生怕我和蓝墨之间出点什么事,立即拦在了我眼前,对蓝墨说道:“蓝师弟,这件事我也不想的,也并非完全是妘牧的问题,而是小女学会了天级的怒仙诀,早晚会和地级的功法越拉越远,长痛不如短痛,就当之前的提亲是场误会如何?”
  
      “呵呵,顾衍,你欺我太甚了,此事让我蓝墨如何在青玉观立足?你真当我们蓝家好欺负?我们家能够找到地级的功法,难道你以为就没有什么后台么?”蓝墨咬牙冷笑。
  
      顾衍多少知道点蓝家的情况,只能是苦笑说道:“蓝居主,我当然知道蓝家有深厚的底蕴,也不想让这件事搅黄,可现在并非木已成舟,而只是定亲的阶段,而且如今孩子实在是固执,不愿意嫁入你蓝家,顾衍实在也没什么办法……要不这样好了,之前我提的条件,再给你多添点补偿,你原来给了我顾家一千两劫雷晶的聘礼,为表诚意和歉意,我愿意给回你一千五百两……你看如何?”
  
      “顾衍,你退亲就是羞辱我蓝家,这一千两劫雷晶,给你们顾家拿去买坟冢吧!我蓝家青玉观不待了,也要让你们知道蓝家不是好惹的!”蓝墨怒气冲冲的说道,随后也不顾顾衍生不生气,看着我冷笑一声,说道:“我就知道师父收了你这弟子不省心,但就不知道对我蓝家造成如此局面,不过你让我蓝家受辱,我又岂会放过你?”
  
      顾衍脸色阴郁,一千两的劫雷晶聘礼不还对方是不可能的,总不能真的和对方所说用来买坟冢吧?所以他立即拿出了个储物袋丢给了蓝墨,里面应该就是聘礼了:“呵呵,蓝居主这话我可以当玩笑,知道你不满,但大家都是正道人士,又是青玉观出身,用不着如此威胁彼此,一千五百两不行,这里是两千两的劫雷晶,大不了我当着青玉观所有弟子的面给你们蓝家道歉,如此算是有诚意了吧?”
  
      然而蓝墨似乎铁了心飙,大手一挥,瞬间就要一剑打透了储物袋,这一手,直接就是不死不休了!
  
      不过叶锦鱼也不是站在一旁吃素的,手一伸,猛地一抓就把储物袋吸收过来,随后陪着笑脸说道:“蓝居主息怒,再怎么说也得看看乔观主的面子嘛,你和妘牧,都是乔观主的弟子,本应该同气连枝,却怎么能够展都死仇的境地,如此行径,只会让弟子们寒心,也让别的观院看笑话。”
  
      叶锦鱼说罢,把储物袋丢给了顾衍,顾衍也是气得脸色铁青,说道:“蓝居主不在乎这些劫雷晶,但该还的我顾衍也不欠你们,也莫要真的以为自己后台硬,就能够恣意威胁我们,不说顾妃不愿意嫁入你们蓝家,冲着你们蓝家处事之法,就算她现在愿意了,我顾衍也不会同意!”
  
      蓝墨冷冷哼了一声,随后看向了蓝志,说道:“还不走在这里丢人现眼么?”
  
      “丢人现眼难道还少么?我一直苦苦追求顾妃,还不是你的主意!?可我也跟着喜欢上了顾妃,你们说过我一定能够取到她的,可现在呢?我觉得死都没有现在丢人!爹你知道不知道?我不能走!我要打,不打一场,我就算跟你走我也会变成废物,我不想成为废物!我那么努力,我是真心的你知不知道?”蓝志双目通红,为自己蓝家落到给退亲的下场感到无比愤怒。
  
      “蓝志!”蓝墨也有些郁闷,自己儿子如果这个时候走,确实会因为心态崩盘而毁掉,以后可能就直接断了成长之路。
  
      蓝志腥红的双目中淌下两行泪水,他牙都咬出血了,用剑指着我说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你如此的羞辱我,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你,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无论任何代价!否则我杀不了你,就杀你的朋友,就杀你的亲人!”
  
      我双目一瞬间闪过一抹杀机,曾几何时,也曾有人跟我这么说,只可惜这些人早就都不在了。
  
      因为说这些话的人,全都死了。
  
      我瞬息来到了蓝志面前,手起剑落,一剑挑开了他手中的剑,手一刹那就捏住了他的脖子,手指按住的都是一个人道体连接头部的脉络,断掉了他所有能控制身体的思维。
  
      蓝志双目中透出了惊恐,而蓝墨惊得面色大变,连忙持剑冲向了我,想要救出自己的儿子!
  
      但这时候的我,根本没有给他机会的意思,跟拎着小鸡似的抓住了他儿子,手中的剑却没有停摆,不但把他的剑挑开,剑也直指蓝墨的面门!
  
      蓝墨惊惶反击,但无论剑往哪个方位刺向我,都给我轻松挑开,而剑最后始终都是指着他的眉心!
  
      叶锦鱼和顾衍这个时候都愣住了,他们估计也没想到我爆怒意后会这么厉害,以一个化仙境的存在,竟凭借快如疾风的剑意压制得一个仙形境连反击的余地都没有!
  
      要知道蓝墨也好歹是乔青玉的大弟子,剑法的厉害,也是八居中公认的,但现在却给我连续好几次指着面门,这种要杀不杀的紧逼,可比任何一击必杀的剑法要厉害太多了,对于一个剑法高手而言,等同是精神打击!
  
      蓝墨看到我居然压制得他死死的,也知道要救出自己的儿子肯定是行不通了,自然也越来越绝望。
  
      也就在他想要逃走的时候,我却冷笑一声,瞬息剑就直抵他的眉心,甚至想要贯穿他的脑门!
  
      在我手中就跟一具死了的尸体一样摇摆身体的蓝志也目露惊恐,他估计也没想到这句话会忽然让我爆。
  
      “妘师弟!住手!”叶锦鱼看我杀机凛然,生怕我真的要下杀手,急忙冲过来拦截,包括顾衍也急忙飞过来说道:“妘牧,不可如此!顾妃不会想你这样!”
  
      剑在蓝墨眉心处留下了殷红一点的时候停了下来,我冷冷说道:“今日念你是我师兄,我放你一条生路,不过之前你儿子说过要杀我亲人,杀我朋友这种话,我希望只是一时冲动,否则,我让你们蓝家上到老人,下到婴孩一个不留,必斩尽杀绝!现在,带着你的儿子,滚!”
  
      言罢,我干脆利落的把蓝志直接甩到了蓝墨的怀中,双目中仍然带着阴冷,对于这类威胁,我向来忌讳莫深,要不是这里是天境门,换了别的地方,我宁杀错也绝不放过!
  
      .。m.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