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九十五章:过审

  我经历过太多的残酷,失去太多的兄弟姐妹,深知朋友亲人相聚的不易和珍贵,我不会容许有人威胁到他们的安全,如果有,我绝对会不顾一切将他们屠杀殆尽,不会容忍自己后知后觉。
  蓝墨脸色阴沉,而蓝志也一脸的挫败,两父子很快朝着妙一居飞去,接下来他们会如何,我也不知道,但为了防备他们真的对我的亲人朋友动手,我要尽可能的把这件事的影响消弭。
  “叶师兄,顾师兄,我不会允许有人威胁到我姐姐的安全,刚才一时冲动,还请见谅。”我看着顾衍和叶锦鱼心有余悸的看着我,也知道他们现在的担心。
  “妘师弟,我们当然理解,唉,也是蓝志那小子过分了,冲动下居然如此口不择言,这是歪门邪道才会有的言辞,居然出自鼎鼎大名的蓝家口中,如此小儿,有朝一日怕会让蓝家陷入危机。”顾衍叹了口气,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表示自己理解我。
  叶锦鱼也捻须叹气,说道:“师弟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们也会如实跟乔观主禀明的,相信就算是这件事,她也会给你讨个公道,蓝家也不是第一天如此恣意骄傲了,仗着乔观主在上面庇护,一直就借机发展妙一居,要不然这些年哪有如今的格局?大部分的居主也是敢怒不敢言。”
  顾衍听罢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摇摇头说道:“妘牧,我们现在一荣俱荣一损即损,以后你可得多争气点,妃儿可就托付给你了,以后你进入了参事阁总阁,可别忘了照拂我们顾家,我们顾家面对蓝家和其后台,也是独木难支呀……”
  “顾居主的担心其实多余了,青玉观和云马观管辖的郑钧阁主那边的关系都足够照拂你们了,何须用到参事阁总阁?”叶锦鱼笑吟吟的说道,顾衍双目一亮,恍然回神的说道:“倒是忘记了郑钧阁主是总阁大长老孙羽的弟子,如此我们在青玉观亦无忧。”
  “正是如此,所以妘师弟你也无需太过担忧妘葳这孩子,不只有我们两位居主师兄照应,也还有郑阁主看顾,决然不会让她有事,而且虽说蓝家跋扈惯了,但其实内里还算是对弟子不错了,乔观主秉公处理下,或许还是能有回旋余地的,你也不用将事情想得太坏。”叶锦鱼说道。
  我点点头,而一旁的莫晓柠一脸的冷笑,说道:“早晚都要斩草除根永绝后患,现在放任其生长,只怕会卷土重来,你们也没看到蓝墨那小子什么嘴脸,我看人一向很准,这小子脸大屁股小,他最重自己那张脸,估计现在心中尽想着怎么跟你们拼命呢,所以要么你顾师兄远走青玉观,要么你妘牧原地蒸发,否则他们蓝家也不会留在这里了。”
  “我们离开青玉观?你想太多了。”顾衍脸色阴沉,也知道莫晓柠这话其实并非忠言逆耳。
  “蓝居主真会如此?”叶锦鱼也十分的郁闷,却也没想到事情会严重到这地步。
  我当然不得不考虑莫晓柠的话,其实当年王元一也是这性子,平时不正经,正经起来往往是深思熟虑过的。
  “无论如何,且先通知乔观主此事吧,虽然不想这个时候打扰到她,但事情有轻重缓急,此事宜早不宜迟,就由老夫亲自传音给乔观主吧,老夫也会亲自前往妙一居,问问蓝居主的想法,而稍后妘师弟你去了总参事阁,再亲自禀明此事详细,如何?”叶锦鱼也算在青玉观德高望重了,年纪比乔青玉还要大,由他来说,倒也不失为一种缓冲。
  “那就有劳叶师兄了。”我连忙说道,而叶锦鱼看了一眼顾衍,说道:“顾居主,此事也与你有极大的关系,你明知道顾妃这孩子喜欢妘牧,若不是迫不及待收受蓝家的聘礼,又岂会有今日之被动?孩子也不都是少不更事,有时候看得比我们这些年长者都远……”
  “唉,叶师兄这是大实话,这事也怪师弟我,那叶师兄有什么需要师弟去做的,尽管说便是了,我绝不推脱。”顾衍其实也是为了这件事弄血崩了,一千两聘礼生生加了一倍人家都没领情。
  我也知道自己帮不上忙,所以告别了顾衍和叶锦鱼,就带着莫晓柠返回总参事阁,这些事要发酵也不是一时半会。
  当然,路上我也传音给了乔青玉。
  “师父,事情就是这样。”我老老实实的把在云马观的事情,还有睡仙楼和参事阁总阁的事一一传音汇报,毕竟乔青玉性情大方得体,但也不喜欢有人隐瞒她什么,老实说出事实,也总好过有半点隐瞒,最后让她留下半点想不通的去猜疑。
  “你讹了马观云四万两劫雷晶,用这笔钱买下睡仙楼,安置了因为此事受难的弟子,为师对你所作所为很欣慰,知道你行事虽然诡计百出,但也算秉性刚正,不过,你做事毕竟年轻气盛,蓝墨也算是你师兄,你却一点都不了解他的性格,既是他提的亲,顾衍应承在后,你理应先从你蓝师兄那儿入手方才是正确解决问题之道,即便你威逼也好,利诱也罢,可若是让你蓝师兄先提出解除婚事,全了他的颜面,此事也不至于闹得不可开交,至于顾衍,他生性势利,只要有利可图,自会闷声发财,又岂会有什么异议?唉,但如今事已至此,为师会亲自处理此事,你也无需太过担忧。”乔青玉循序善导。
  我听罢也当然觉得乔青玉说得有道理,知子莫若父,只徒莫若师,这件事我绕开了乔青玉和蓝墨,虽然简单粗暴,直抵核心,但确实抱着先入为主的态度。
  我当然知道蓝家并非十恶不赦,只是给退婚逼得面子上过不去,以至于撕破脸反击,平时也算是其他弟子居里中上的水准了,为青玉观做出不少的贡献,这些棱棱角角扎人的家族,有时候却也比滑不溜秋难以控制的要好太多,这叫利大于弊。
  当然,乔青玉也未必真的就猜对了,蓝墨对我同样不了解,我如果从他那入手,真的能够逼得他退亲?按照莫晓柠的说法,他是脸大屁股小的性子,我去威胁他,他感到面子过不去,一样不肯退亲,到时候是用拳头劝他还是怎么?
  乔青玉对大弟子也有师徒之情,天平倾斜也在所难免,但我倾向于顾衍那边,也不是没有理由,这顾小姐姐都还在我身边呢,顾家答应了蓝家的婚事,结果给蓝家退亲,她一个小姑娘名声还要不要了?
  所以两权相害取其轻,我既不站在蓝家一边,也没有站在顾家那一边,对我而言,顾妃才是最重要的,这就是我真正的抉择。
  就在我刚和乔青玉断了聊天的时候,郑钧的消息就闯进了我的识海。
  “你这小子,又和那些小师妹聊个不停了吧?我传音几次方才进得来。”郑钧颇为不满。
  “郑太师伯,我这不是又闯了青玉观的祸事,刚给师父训斥了么?哪有时间跟小师妹闲聊?”我无奈的回答,随后又问他有什么要事。
  “哼,你三天两头闯祸,这青玉观该不会也要给你闹翻天吧?”郑钧自言自语,见我不作答,他也不恼,说道:“青玉观的事且放一边,一个观院能闹出多大的事,你现在在何处?立马来总参事阁,对头家要提你过审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