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九十六章:诬赖

  “许仙河总阁大长老要提审我?什么理由?招他惹他了?”我传音问道。
  郑钧倒也没有藏着掖着,说道:“陈太苍死了两个心腹,还有之前几万两劫雷晶贪墨一案,马观云似乎在临死之前,可能还咬着那几万两劫雷晶呢,而且别忘了,睡仙楼这马庆又岂会没有从中渔利?他当然不会让你好过,所以说,为人处世需洁身自好,自甘堕落,早晚有一天要官司上身。”
  我嘿嘿一笑,说道:“郑太师伯说的是,小子铭记于心。”
  郑钧冷哼一声,也懒得再警告我了,他向来行事中规中矩,最恨别人越矩,所以我这类经常踩红线的,他当然受不了我的行为举止。
  回到了参事阁总阁后,审议殿也立即通知提审开始,我给弟子们直接引到了审议殿。
  而不多时,审议殿已经满满一堂都是这一界面的内门当权者,其中最具有权威的,是个一脸阴郁的瘦老者,这位应该就是许仙河了。
  至于孙羽和郑钧,此时也坐在旁听席上,是给我压阵脚的。
  陈太苍也来了,和郑钧面对面,而原告也就是苦主则是马庆,跟我站在同一条线上,此时双目冰冷的看着我,对我简直是恨之入骨。
  其实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按照情绪上来说,我是他的杀父仇人,光这一点我就足够拉仇恨了,更别说还有利益上的事情,那是四万两的劫雷晶,他马家的全部家产,又怎么能落入别人手中,而然他这独子富二代一分钱都继承不到?
  陈太苍当然也很郁闷,死了两个心腹,就算明知道会触怒到孙羽,此刻也不得不拿我开刀了,毕竟打赢了官司就能拿回四万劫雷晶了,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大胆妘牧!你胆敢贪墨云马观马家四万两的劫雷晶!还敢杀害两个前去缉拿你的仙形境弟子,两位仙形境弟子何等无辜,给你用劫雷晶打灭!你可知罪么?”陈太苍先声夺人的说道。
  陈太苍和郑钧都是中流砥柱,而且还有两位如他们一般修为的男女,脸色阴郁的看着我。
  “我那弟子程云,竟被你以化仙境的弟子所杀,真不知道给你用上了什么阴谋诡计!”一个女子双目圆瞪,估计是陈太苍一伙了。
  另一个中年男子也面色不好看,趁机说道:“我的弟子龙西离,也死在你手中,小子若是不偿命,老夫也是寝食难安呀。”
  孙羽双眼眯着,一副似睡非睡的表情,听到这句话,其中一只眼睛抬起来,吓得那中年男子不敢再吱声了。
  陈太苍看我不说话,问道:“怎么?妘牧,这两件事你可是都认了?”
  我扫了一眼列席的所有仙家,淡淡的说道:“不知道陈太师伯说的是云马观的哪个马家?居然有四万两的劫雷晶?”
  “你敢不认?!”陈太苍怒道。
  “呵呵,我只是好奇,云马观小小的内门观院,哪一个弟子居居然有如此惊人的财富,以后有机会,也好学一学他们赚钱的本事。”我咧嘴一笑。
  马庆咬牙切齿,甚至连陈太苍也脸色阴沉,最后只能说道:“云马观的马观云!经查,他在我天境门的集市里有家产业叫睡仙楼,靠着这睡仙楼攒下了不菲家资,但他入六道轮回后,这笔钱就不翼而飞了,据说是到了你手中,你交出来的那四千两,现在不过是十之其一!”
  “呵呵,睡仙楼是妓院,女弟子给卖入其中,给马观云赚取劫雷晶,这也配叫家资?顶多能称得上是赃款,况且不翼而飞找我做什么?他亲儿子就在我旁边,审他儿子去不更好么?况且谁知道这产业他儿子有没有参与进来,现在倒好,他成了告状者,我成了罪人倒让你呼来喝去,你这里是贼窝么?如此颠倒是非,可是正派所为?!”我一脸正气的怒道。
  陈太苍脸都绿了,怒道:“小子,你还身背两条性命!安能如此嚣张!?”
  “呵呵,我背着两条恶贼性命,我要求总参事阁论功行赏!不给补贴,少说也发个奖状!”我高声说道。
  这话说完,陈太苍都愣住了,更别说坐在主席位置的孙羽,此时忍不住也是笑出声来,至于许仙河,现在当然面色阴郁的同时,也在等待自己的得意门生陈太苍好歹也压住我才行。
  “妘牧,你来说说,这程云和龙西离,怎么就成了恶贼了?为何我们总参事阁还得给你论功行赏,颁发论功文牒?”孙羽忍不住问道。
  郑钧看到我居然胡搅蛮缠,直接问得自己师父都忍不住面带赞许,当然也觉得惊讶。
  “我当时领了孙羽孙大长老的玉令,乘坐玉船前往集市办事,结果遇上三个贼人忽然在总参事阁下辖区域攻击我们,要知道这艘玉船上面可是雕有总参事阁大长老徽记的,这几个贼人等同是行刺总阁大长老!而我愤而反击,保证了玉船的安危,斩杀了两个恶贼,让玉船毫发无损,也等于保护了总阁大长老不受敌人威胁,这不是有功是什么?要求论功行赏过分么?”我大声说道。
  陈太苍目瞪口呆,立即看向了上方泰然坐着的许仙河。
  面对我的无耻,他已经是拿我没办法了,现在只等许仙河来解决罢了。
  乔青玉也来了,毕竟是我师父,不过因为只是观主,在这里连个长老都比她大一辈分,因此位置不是很显眼,她看着我也是双目瞪大,不知道我为何如此狡猾。
  “你说刺杀我的,一共有三个贼仙,一个是程云,一个是龙西离,那另一个是谁呀?”孙羽看许仙河还不说话,继续引导我道。
  “是他!他也参与了刺杀!”我指着马庆,气得马庆怒道:“你敢诬陷我?!”
  “呵呵,这怎么是诬陷?”我冷笑道,而这时候,许仙河终于开口了,随后说道:“妘牧,那你可有证据?”
  “许大长老,弟子没有证据,但弟子想来想去,感觉就是他了。”我仍然咬定不离口,把马庆激得大怒,要不是这里随便拿出一个来都比他厉害,怕他早就找我拼命了。
  “什么?感觉?无凭无据,你光凭感觉就认定他参与了刺杀?”许仙河仿佛找到了突破口,当然不会放过我。
  “许大长老,他们凭感觉就能诬赖我杀的贼人就是程云和龙西离,凭感觉都能诬陷我贪墨了四万两劫雷晶,他们可有证据?既然没有证据也能够冤枉人抓人来提审,凭什么我就不能没证据就说出自己的感觉,定他们的罪?”我反问道。
  “你!你小子,未免狂妄!”许仙河给我这么一呛,气得也是想吐老血,不过我现在说的在情在理,又有孙羽当靠山,他不敢用刑逼我,要跟我扯皮,那简直就是自找没趣。
  “呵呵,许大长老,按照妘牧所说,你们没有证据证明他杀了程云和龙西离,那他就不该是凶手,而即使是能证明他杀了龙西离和程云,那也难脱刺杀我的罪名,毕竟谁人知道我孙羽的行程?居然还胆敢在参事阁总阁的辖区干此等丧心病狂之事……嗯,现在这事情恐怕调查下去,牵涉太大了,若不然请阁主出关?”孙羽捻须一笑,老神在在。
  许仙河面色阴郁的看向了马庆,问道:“你状告这妘牧贪墨你马家四万两的劫雷晶,证据何在?还有他杀害龙西离和程云之事,又是从何处听来,一一如实禀明!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