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四百九十七章:开撕

      我我曾经看到父亲马观云手中的劫雷晶超过几万对了,到底给了多少钱,我有人证,足以证明我说的!”马庆连忙说道,似乎终于想到了人证。
  
      “哦?快快叫上来。”许仙河顿时兴奋起来,而陈太苍也果断对他点点头,这毕竟是他们一伙人提出的审讯,怎么能够轻易就给我三言两语打败?
  
      不一会,果然陈太苍就把人证召唤上来了,我一看是周瑶,不免心中冷笑,看来马观云和芈雅生怕子嗣给连累,故而下六道轮回去了,但这周瑶侥幸得逃,居然还打算咸鱼翻身,枉我之前因为她将功赎罪给她一条生路。
  
      “周瑶!你说说,这几万两劫雷晶之事到底是真是假,是否是妘牧贪墨了?”陈太苍两指一点周瑶,吓得周瑶此刻连忙磕头,说道:“太师伯!一共是四万一千两的劫雷晶!本来是预计让妘牧制作一千的劫雷晶炸弹,一千的劫雷晶护盾,一千的劫雷晶束缚阵,结果他收了钱后,根本没有制作出来,我们催促了好几次,他都以正在赶制为由,并没有立即制作。”
  
      “这话,是从马观云那听来的吧?”我问道。
  
      周瑶再次摇头,说道:“是从芈雅那听来的!以芈雅和我的关系,绝不可能跟我说假话。”
  
      “那以你和马庆的关系,为何愿意给他做伪证?是因为受到了他的威胁呢?还是彼此有共同的利益要谋取,故而才做伪证的?”我当然不会承认我收了四万两。
  
      周瑶听罢,一时有些愕然了,而郑钧冷冷一笑,说道:“周瑶,你说以你和周瑶的关系,她不可能跟你说假话,可我也依稀记得,当时是你主动作证,让芈雅定罪的,现在却又用和她的关系不错作证妘牧说谎,那是否有些前后不搭调了?你如此朝夕不同,到底哪一次说的才是真话?”
  
      “我”周瑶脸色一变,顿时有些哑口无言,而陈太苍看郑钧都发话了,自己当然要庇佑才行,所以说道:“此一时彼一时,周瑶这孩子当时只是跟芈雅虚以委蛇,后来作证也是出于本心良善,嫉恶如仇之下,从轻量刑也理所应当,至于她说和芈雅关系好,那是从芈雅的眼光来看待,并非是她自己,而现在,妘牧贪墨了四万两,又杀了两位弟子,周瑶出来作证,那同样是看不惯恶事发生。”
  
      “呵呵,若是真这样就最好了,不过这些都不足以佐证妘牧收了四万两的劫雷晶,因为之前妘牧收了多少钱,当事人马观云自己说了是四千两,除此之外的答案,或许皆不可信,若不然,现在就让妘牧将身上储物袋取出,再次让大家看看,如此证明他是否有那么多钱,这才直白了当,不是么?”郑钧确实只相信眼前看到的。
  
      我倒也没有半点犹豫,大部分的钱都在顾妃那儿,我这里只有日常生活费,就算是留了一些也换了天道结晶镶嵌到玉舟上了,哪还有钱在储物袋里,就算是有,那也是青玉观里接的活,现在还没开始雕纹呢。
  
      在储物袋打开后,一开始果然一摞摞的劫雷晶出现在大家面前,喜得马庆和周瑶高兴地不行,结果才抖了近三千的劫雷晶,就什么都没有了,这让他们目瞪口呆,而且四万两不是小数目,短短时间怎么花的完?
  
      “这些钱我可有收据的,是青玉观太乙居下个月替郑太师伯的分阁雕纹用的,至于其他的劫雷晶符文虽然有一些,但相比在场诸位的财产应该都比我的丰厚吧?”我耸耸肩说道。
  
      一群的仙家果然都失望起来,周瑶也暗道自己失策,立即转而说道:“这些钱一定藏在了某处,否则他怎么买下整个睡仙楼?”
  
      “不错!睡仙楼那片地方寸土寸金,再贱价,也不可能低于一万两劫雷晶!现在听说那片地方已经拆除,并且重建了,他妘牧去哪要那么多钱!”马庆顿时叫嚣起来。
  
      我冷冷一笑,根本懒得回答,马庆顿时以为找到了我的死穴,还打算再猛戳几下,结果孙羽反倒是阴恻恻的说道:“这睡仙楼呵呵,不过是一处害人的魔窟,老夫已经用自己的权利,将这睡仙楼的产业交给了妘牧打理了,也算是奖励他破案有功,这睡仙楼呀他一分钱没有花,现在替门派打理这处地方,不知道几位可有什么别的证据没有?”
  
      孙羽这话一出,不只是马庆哑口无言,连周瑶也脸色大变,估计觉得这事已经埋进土里大半截拔不出来了。
  
      “孙大长老这一算计,果然是了得,连特批之事都做出来了。”许仙河当然不肯善罢甘休,这件事他孙羽就算是吃肉,他也要虎口夺食。
  
      “由妘牧这么聪明的孩子打理,睡仙楼定然还能给门中贡献点税金什么的,我觉得是好事,也就特批下来了,许大长老这种事做的也不少吧?”孙羽哼的一声笑起来,气得许仙河嘴角都颤了起来,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坐在这里的,又有几个干净的?不过是什么时候开撕露肉而已。
  
      冷场之后,我却有些不甘寂寞了,打算提一提那程云和龙西离的事情,把马庆坑进去才是正经,但这个时候,外面一道气息忽然的出现,随后大踏步的走入了殿内:“行了,这件事,我们就不多说了,四万两这数目虽然大,但既然是孙大长老作保,那就当做是没发生过好了,我倒是想要看一看,这孩子还有些什么能耐。”
  
      对方一出场,孙羽表情淡然,但微眯的双目此时像是透出了光芒,而许仙河两眼凝了下来,嘴角微微有些下沉,看来两位大拿都不对付这人,应该是三大参事阁总阁大长老中,权位最高的那位。
  
      别看进来这位老太太看似和蔼,其实听闻阴险着呢,正是她力压孙羽,又镇住了许仙河,让两人都受到了压迫,而且因为什么都管,什么都要管顾,所以又有了二阁主之称。
  
      至于总阁阁主,因为冲击九重天境界,根本懒得理会这里的事情,所以这位老太太禹之蓉,当之无愧成为了这里最霸道的存在。
  
      “禹大长老,我们正在断案,你来此忽然要考校这小子有什么能耐,请换个时间再来,如此行事,不合礼数便吧?而且规矩出自哪一套,能否告知?”许仙河皱眉说道。
  
      禹之蓉呵呵一笑,说道:“孙大长老,何须如此认真?我听说了精彩,便来了,也不过是要看看这案怎么审,无需太过慌张。”
  
      “我慌张?审个弟子,我什么时候慌张了?”许仙河冷哼一声,却说不出的有些局促了,看来平时就没少给老太欺负。
  
      孙羽伸出手,说道:“禹大长老既然也有兴趣听审,还请上座,毕竟此事也算是近年来较大的事情了,多一位大长老,也多一份把握将案子处理好,好歹背了两条命。”
  
      禹之蓉眼睛眯出了鱼尾纹,笑吟吟的说道:“孙大长老常年不出门,今日却有兴趣听审,这是何故?莫不是这孩子已经给你收入麾下,成了你的心腹爱将了?”
  
      “禹大长老说笑了,这孩子有高人指点,行事处处出人意表,可谓高我一筹,我岂敢逾越他背后高人,驱策他做事?只不过是随势而为,伺机借运罢了。”孙羽向来说话高深莫测,这句话,也让禹之蓉难得的沉凝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