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五百章:印子

      孙羽双目中闪过一丝悲哀,说道:“其实为师在半归隐之前,曾经因为急于求成,想要冲击突破九重仙的境界,结果因此而受了脉络伤,因此已不可能突破到九重仙境界了,甚至还濒临掉落境界的程度,从此才会半归隐避开大家的视线,而为了维持不掉落境界,为师每次出去,都会吃下能够提升境界修为的脉元丹吗,但你知道这种丹药寻常仙家吃了,也顶多是休息几日便好,但为师这种脉络有伤的状态,每次出门,势必寿元也因此大打折扣……”
  
      “什么!?”郑钧瞬间站了起来,眼中透出惊恐之色:“师父!这是真的?”
  
      “是真的,所以为师命不久矣,要不是因为你不争气,为师早就羽化登仙了,幸好等来了妘牧,为师才重燃了希望。”孙羽苦笑道。
  
      我暗道本来还打算让他冲上九重仙呢,可惜他竟有服食兴奋剂的习惯,那确实让脉络本身灯尽油枯了,恐怕他现在想要修炼都难,更别说冲击境界了。
  
      郑钧一瞬间如身体抽干了空气瘫软下来,孙羽知道他接受不了这现状,就看向了我,说道:“妘牧,你前途不可限量,又有高人指点,让人没法把你当成一个孩童来看,你知道这些事情后,你是怎么想的?”
  
      “弟子格局不应该在这一界面上,天境门想要让弟子加快成长,所以每几年都要进行的弟子比武,硬是将时间变成了每年都举办一次,弟子想要更快成长起来,在比赛中脱颖而出,如果能够代表这界面参加多界面的比赛获胜,没准还能够去天剑仙门进修。”我老实说道。
  
      “不错,你的想法很好,这是最快成长的道路了,不过要求你做到很多常仙难以完成的事情,比如修为需要在弟子中处于领先,这样在斗法上才能够获得优势,这段时间,就先修炼吧,马庆的事情就由我来帮你处理了。”孙羽说道。
  
      给了郑钧一套天一道的心法后,我就给郑钧安排到了阁楼的一间净室,在这里修炼,应该是最好的位置了,不过闭关之前,我当然还要处理交代一些杂事。
  
      花苓和花芹的脉络已经重修得七七八八,修炼新的功法,有益于制作符文,这也是为了把她们培养成后勤方面的人才,而教授她们雕纹的方法,我都写入了玉牌中,当然,培养需要花费投资大量的劫雷晶,还需要有足够强大的雕纹台,好在这些对我都不算什么难事,把分别属于花苓和花芹的玉牌交给了莫晓柠后,我还交代了他监督其他女弟子更改脉络功法的事情。
  
      这些女弟子都让我检查了脉络,定制了一套行之有效的修炼方法,当然过程需时不短,所以莫晓柠负责的只是表面工作,等我闭关出来的时候再检查她们的身体脉络,也能避免这莫晓柠对这些女子生出什么别的歪心思。
  
      至于妘葳和顾妃那边,现在两人都在冲击仙真境,比我都高一层次,倒是无需我来担忧,而马啸天和碧瑶空肯定是没办法跟上我们的节奏,只能是按部就班,我只期待他们不要给拉开太大的距离了。
  
      而莫晓柠修炼的天级功法因为我修为不达标,所以无法探测完整的脉络图,暂时也找不到破解的办法,就暂时晾着他,等修为比他要高的时候,再处理他的事情,当然,为了能够让他也参加弟子比赛,以后跟着我混,我也没少在他身上花功夫,亲自跟孙羽要了个总参事阁的提名,把他推送我闭关结束后参加比赛,为此我还把一套针对他修炼属性而量身定制的剑法和法术,让他在这个月里努力掌握了。
  
      做完这一切,我才放心闭关准备进行脉络投影。
  
      投影是个复杂的过程,这当然需要本尊先行修炼出我现在的脉络,随后以反馈脉络的方式,强行侵入我现在这具身体,形成犹如道统脉络输出方式一样的投影,也就是说,脉络投影如果成功后,就能够让我动用本尊的力量。
  
      至于力量的来源,当然还是我这具身体本身的能量。
  
      这具身体的能量当然无法承担本尊的恐怖力量,甚至本尊一个法术的消耗,这具身体都没办法承担,所以我并没有打算让全部脉络进行投影,而是分别以修为层次来进行,比如现在是化仙境,本尊的脉络,当然也会限制在化仙境左右,但因为脉络多了八条,这具身体就需要承受八倍于现在的力量,这点我也有点把不准会不会因此爆体而亡。
  
      所以我也只能是化仙境的修为,打算投影八条飞仙境层次的本尊脉络,这样一来,本身主脉络足够强大,让身体的顽强坚固强行压制低了两个级别境级的八条投影脉络,这就相对安全很多,当然,实力肯定没有那么强大了,但相对却很安全。
  
      因为以一个境界三倍强度于第一层境界的算法,低两个层次带来的力量差距,对现在的身体强度应该没有太大威胁,这也是我冲击上化仙境后,才进行脉络投影的真正原因。
  
      拿出了准备好的工具,把整个净室都描绘成了投影的法阵,这和降神的办法其实有一些类似,毕竟我的本尊自身就是级大神,现在进行脉络投影,等于是让本尊大神进入自己的身体里,当然,进入的程度,就是修为投影脉络的强度。
  
      至于完整的全脉络投影,我想这具身体恐怕很难做到,因为我本尊经历的一切是不可复制的,那副身体里拥有太多惊人的东西了,所以这具身体再强悍都无法进行全脉络投影。
  
      好在现在这身体我并不打算修炼到极限,因为即便是极限,也达不到本尊的程度,最大的可能是如同李破晓一般强大,而一经去掉所有的脉络投影,它甚至还打不过李破晓。
  
      用李破晓来对比,当然是因为我们修炼的功法同根同源,而且我甚至以他作为参照物来让妘牧这具身体成长。
  
      因为脉络投影本尊已经训练、参悟、模拟了好几次,所以我不慌不忙的画完了投影的大阵后,立即将衣服全部除去,开始按部就班的控制悬空着,将沾满了红色染料的雕纹刀毫不留情的扎入了在这具身体!
  
      在隔音大阵里面,我忍不住闷哼一声,把自己身体当成了晶石雕纹,这痛苦程度等于是自残,但如果不把我本尊的八条脉络刻画在这具身体上,并让刻画的脉络渗透入身体里面,就无法完成投影,所以即便是痛苦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更何况这样的痛苦只是表皮之苦,真正的痛苦还在后面,等我刻画完相对简单的本尊飞仙境的八条脉络,胸口脉络核心区域已经像是爬满了一条条的血虫,这就是本尊的脉络投影!
  
      而施法让这些本尊的脉络印记渗透进入身体,按照自己对本尊身体的了解而排列脉络后,在启动了投影的时候,我忍不住两眼瞪如牛铃,因为这实在是一次痛苦的体验,我甚至把一块放在嘴里的一块柔软的符文布当场咬出了印子!
  
      而身体上,额上,面部全都因此暴起了青筋,如果有人站在这里,恐怕会现我现在的状态,跟施展创元法恐怕没什么区别!
  
      “一天,你怎么会在这里?”就在我忽然瞪大眼睛的时候,一个身穿天一道道袍的身影站在了我面前。
  
      .。m.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