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五百零七章:古往

  分别修炼境界和练剑,都会让人分心乏术,顾妃和妘葳不一样,妘葳有化道法就够了,顾妃却必须靠怒仙剑道脱颖而出,两人修为的差距如果没有我来拟补,恐怕只会越来越大。
  为了让大家修为进境上来,我当然不会吝惜丹药,马啸天和碧瑶空是足以交托生命的伙伴,开小灶是常事,我拿出了几枚丹药,偷偷塞给了他们:“仙形境服下这枚丹药,踏入仙真境后再服下这枚便可进入应劫期,但记得每个境界都需要好好的巩固修为,否则境界不稳,药力太过霸道会让你们的道体无法承受而溃散。”
  马啸天顿时吃了一惊,说道:“妘牧,你哪里拿来这么猛烈的仙丹?”
  “哦,商业合作,对方送的,你们也知道,我们云仙阁生意上来了,对方当然要返利一些,仙丹什么的对他们而言不值钱,对我们却是珍贵,对吧?”我笑道,又依样倒给了碧瑶空一份。
  碧瑶空同样吃惊不小,说道:“能够进入应劫境界……可我们没有足够的经验呀,若是光有丹药而没有突破的经验……”
  “不用担心,按照我给你们的功法去修炼,一步登仙又有什么不行的?”我笑道,他们踏入应劫期,恐怕也不是一两个月可以做到的,我只是加快了他们修炼的过程,并非是真的一日登仙。
  两人非常高兴,毕竟之前没选上去参加比赛还感到失落,现在却能够安心晋级,这是意外之喜。
  而叶安全我当然也会重点照顾,这家伙在睡仙楼一役中给我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云仙阁都有他努力的影子,所以同样给了他一份进入应劫期的捷径,这小子不用多说,对这类事情是喜欢得不行,当场就吞服了一枚,发誓要回去的时候超过自己的叔公。
  剩下的记名弟子,我当然也不会亏待,从云仙境踏入踏入仙形境的丹药,全都一手包办,当然,她们本身修为普遍不高,能够进入云仙境,那就算是很不错的弟子了。
  而几十个记名弟子,这一个月的努力,让她们能脱颖而出的皆脱颖而出了,好比双胞胎花苓和花芹,在学习了我专门给她们定制的课程,加上我给她们的仙晶符文流水线,现在只做仙晶符文已经相当拿手了,大量的产出也算是个稳定的收入来源,我当然也为了拟补她们把修炼时间用来雕纹,给了她们从飞仙境踏入仙形境的丹药。
  这些丹药天城根本不缺,甚至用的都是很底层的仙家,到了这里当然是珍稀无比,让一群群的弟子一个个兴奋不已,她们当然不知道天城有一套强大到离谱的仙家制造线,最顶级的那部分,能让女子军团平稳进入天道境,无论初始的修为是何境界,当然,能够进入女子军团,本身就有各种各样傍身的绝艺,她人无法模仿,所以都值得去花大价钱培养。
  而吴越灵之前都替芈雅跑腿,性格虽然软糯了点,可胜在交际能力是挺不错的,除了提升她的修为,我也给了她前台经理的职位,让她调度其他弟子工作。
  这数十名挂名弟子在获得了职位后,也都努力的工作和修炼,脉络也从原来专门修炼来双修的功法,转回了正常修炼的道门正宗,走上了常态的她们少了欲念上的情绪,也多了一丝清心寡欲,反倒是让她们更显风姿。
  当然,这群美女里面,总有脱颖而出的,这里面倒有一位芈雅费尽心机培养的女弟子,终于在一个月后鹤立鸡群的站在了我面前。
  看着这十三四岁的姑娘模样出类拔萃,绰约的姿态和举动,以及不靠我的补贴就已经踏入了化仙境的修为,我不由问起了她的来历。
  “弟子原名梦道之,为生母所取,给掳来云马观后便给前师更名梦道子……本意为做梦都想要成仙逐道之意,然身处云马观,自然就给其弟子笑话为做梦皆想着男仙道子,是生来注定给人做鼎炉的贱种……弟子虽觉可笑,却不知不觉数年中给师姐、师妹叫习惯了……而弟子生父不详,只知道曾是仙家道子,在凡间行侠仗义,与母亲结为连理,后因师门之事离去再未归家,母亲虽是凡间大户人家之女,不过却为凡人,并无修真之能,因此常给里外之人所嘲,母亲苦等十年而父未归,就上吊死了,而我因身带灵仙之气,故而给前师捡来当了弟子。”少女和别的挂名弟子不同,之前在船上就回眸看过我,显然那时候已经处心积虑了。
  我点头又问:“父母可有留下什么纪念之物?或者证明身份的东西?”
  仙门道子的子嗣,算是连带传承,倒也是可以理解修为速度比一般弟子要快,因为资质摆在那儿,一样的功法也会造成不同的效果。
  “并无证明身份之物,不过家中原来还有一枚寒碜令牌,小时候常常让我把玩,母亲曾说是父亲遗留之物,我那时候已经知晓父亲是仙家,因为母亲常说他有朝一日会驾云来接我们……犹记得那枚令牌写着‘寒仙’两字,却不知道何意,母亲说他从未说起当年之事……是了,当时还有一件换下的破烂道袍,在母亲先去后,我盖在了她身上随她入土了,等同于父亲与她合葬一冢。”少女说话条理清晰,确实是大家族的子女,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说的话,让我解了多年来一直存疑的事情。
  “那件道袍破破烂烂,是棉麻布做的,对么?”我叹了口气。
  少女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但却惊讶的看着我,问道:“师父难道认识我父亲?”
  “我不过十一岁的骨龄,比你年龄都小,又怎么会认识?只不过似曾相识罢了。”我当然摇了摇头,就算是认识,我也不能说认识。
  这少女的父亲,多半就是寒仙山萧剑岚的亲传第一大弟子云星坠了,当年以为他被关入了空间大阵,最终给夺取了后天连接通道而变石像化灰了,却想不到几十年前的消失不见,最后居然是留了性命来到了天南,这或许是紫袍赵玄衣和萧剑岚定下的条件也未可知。
  不过失去了仙道觉醒连接,没有祖龙虹气,终究难以抵抗最终石化的后果,或许最终他并非是师门召唤,而是最后变成了石像,只可怜他的妻子、女儿苦苦等待,最后一个上吊,一个几乎落入魔窟的下场。
  说到底,云星坠其实是悲剧的,这个人我接触也算是不少了,其性洒脱却傲然世俗,不修边幅,因为一切虚头巴脑的东西在他眼里不过都是表面,他那一身行头,都是遵循寒仙山创道师祖,那是真正的寒仙传承者。
  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天南,其实设身处地想想,也不难想象出来,当年给夺取连接通道之后,他如果没有给关入封闭的空间,那仙家的力量一时半会也不会那么快消失,而如果他知道他的脉络会逐渐硬化,那他要去的地方,也就只剩下边缘地带了。
  加之他的仇家不少,甚至连我他都当成了潜在对手,所以明知道自己的最终结局,进入天南发挥热量也就不奇怪了。
  天南之地古往今来就是九重天放逐之地,隔着整个原仙者区域,无人会认识他这样一个人,加上当年天南还没有开始进入天道期和混沌期,仙气贫瘠,对他这种用一次仙力就会让石化加深一分的仙家而言,最适合不过。
  浮梦流年 说:
  在新年的这一天,让我的祝福像雪花飘送,让我的问候像绵绵春雨,片片花香,默默祝福,句句心语,声声关怀,连缀着满心愉快,将快乐的音符送给你!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