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千五百一十一章:绢帛
“给我什么好处?谁知道解开来后,是不是什么好处没捞着?”我摆摆手,一副不太想干的表情,至少要价肯定不能太低。
  
  “一盒玉牌一共十二片,上面布置了一些高级认主符文,连我都从未见过,如果不是高人解开,强行读取里面的内容,玉牌里面的内容就会自己毁去,而盒子上面,还压着一把剑,一些劫雷晶,一个封印了的储物袋,留下道统的仙家留言说是赠与有缘人的,希望拿到的人不要动玉盒里面的玉片。”冯小楠说道。
  
  “人都死了,还留这些玉片当成秘密干什么?”我诧异的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人好像留下这些道统的时候,已经无法离开那地方了,留下玉片,是为了让找到这处道统的仙家,能够将玉片交给了他指定的人的,而那个封印了的储物袋,据那前辈说,要用亲子血脉才能够打开,包括玉牌,也刻印了认主符文,也是要留给他家孩子的,当然,如果寻找到他家的孩子,这储物袋归完成任务的仙家所有。”冯小楠无奈的说道。
  
  “呵呵,原来如此,倒是个心思缜密的人,找到道统,拿到了剑和若干劫雷晶,算是安慰奖,而玉片和储物袋却需要找到他家的子嗣,才能够开启,玉片好说,顶多也就是其毕生所学,亦或者一些重要留信,至于储物袋嘛,恐怕不简单,对方难道不怕你害了他家的孩子?”我冷笑道。
  
  冯小楠诧异了下,随后顿时摇头,说道:“洞中的仙家仪表堂堂,中正平和,绝非什么奸邪之人,而且,他除了这几样简单的东西,几乎身无旁物,留书也极尽客气和委婉,又岂会是大奸大恶之人?你以为人人皆如你这般狡诈?”
  
  “嘿嘿,就算行侠仗义也得多个心眼,这年头,谁光看表面就知道正邪?难道……难道你是喜欢上了那洞中坐化的仙家了不成?”我笑道。
  
  “你胡说什么!”冯小楠脸上微红,表情有些难堪的说道:“我只是敬佩其光明磊落,旁人藏匿道统,或者设下大阵,或者设下诡计,无所不用其极,唯独那人将生平事迹一一详表,就连为何会石化,都表述清楚,我也是怜其一生短暂却精彩,方才觉得他是正义之士。”
  
  “什么?!”我吃了一惊,暗道这机缘之事,实在也是太巧了点,这该不会就是云星坠吧?
  
  “什么什么?我说他是真正的正义之士!”冯小楠郁闷的说道。
  
  “能不能把他的东西都拿出来,给我都看看?”我连忙说道。
  
  冯小楠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下说道:“你还是请世外高人来吧,光是你看,就是凑个热闹,能有什么好看的。”
  
  我瞪了她一眼,说道:“赶紧的,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还有,我再多嘴问你一句,既然你说的那位前辈已经告知了他家孩子能打开储物袋,你为何不找他家的孩子去?反倒偷偷的要我来打开?”
  
  “你以为我想么?他只说了自己有孩子,但却没有说在哪,这意思便是,若是捡到他道统的有缘人能够找到,那就说明他家孩子有仙缘,便可读取玉片里的功法和剑法,甚至各种各样的知识,但若是找不到,就说明他家的孩子没有仙缘,那倒不如错过了好,一辈子平凡有何不好?况且,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道统什么时候才能给有缘人找到,万一已经过了百年、千年呢?那时候他的孩子早就成了黄土一坯,那还找来有什么意义?”冯小楠无奈说道,看我犹有不信,当即拿出了一个玉盒,打开后,果然是手写的绢帛,看我好奇,她说道:“是不是没见过有人用绢帛来书写的?这样的前辈高人,居然不用玉片而用绢帛,难能可贵……而且关键是,他的衣服居然是棉麻编织,穿着和凡人无异,我冯家寻仙觅踪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的前辈,这才是高人呢,像是的其他的高人,在他面前,不过是伪仙,都算不得什么。”
  
  我嘿嘿一笑,心中嗤之以鼻,把云星坠的穷和不修边幅说得这么强势,也就只有这姑娘了,这云星坠长相是挺耐看,挺有仙气的,洞中逼真石像什么的,确实能让少女心爆棚的女仙感到震撼和倾心相许,可惜,云星坠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大毛病不多,小毛病却不少,再门中没少干出格的事情,而且,还是寒仙门执法队的一员,手底下性命可不少。
  
  而且,这家伙根本不会区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总之有命令,他就会出山去收割别人的头颅,这也是我觉得有个好师父,比什么都好的原因,他太过听命萧剑岚了,得到这样的结果,也在情理之中。
  
  我随手就要把绢帛展开,结果给冯小楠直接拍开了手,呵斥道:“拿开你的爪子,要是弄坏了怎么办?”
  
  我无语一笑,说道:“这种穷酸仙家,心机倒是不小,用绢帛,顶多也就那点年月就给蛇虫鼠蚁弄没了,也就是你觉得他难能可贵了,至于身穿棉麻,那是因为凡人皆如此,他如果弄成仙人模样,还有了孩子老婆,那日子还能过?不得天天有人上门叨扰?”
  
  “就你话多!”冯小楠皱眉用法力展开绢帛,我看了一眼,顿时心中叹了一声:还真是他。
  
  “他的玉牌和储物袋,恐怕你用不上世外高人来解了,因为这位仙家的孩子,正是我的关门弟子梦道之,她的父亲在她还未出生就已经离家了,她母亲苦守十年而等不回他,已经上吊自尽了,想不到,他居然真的石化了,既然这样,就如他所愿,将东西交给他女儿来继承,你看如何?”我问道。
  
  冯小楠听罢,整个人都怔住了,喃喃说道:“你说的是真的?他……他有女儿,妻子……”
  
  “呵呵,人家不是说了么?失意而走天南,与凡人梦氏结为伴侣么?难不成你还把他当成梦中情人了?”我冷笑说道。
  
  这顿时气得冯小楠连忙说道:“我什么时候把他当成梦中情人?!只是觉得他光明磊落!没有高估自己,更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失败!是个顶天立地的人,好比这句:自出寒仙山,天下行侠未尝剑败,却何曾想过于天东之时屡败于夏一天之手!你知不知道那夏一天是谁?那是天城城主!能跟天城城主斗剑,就说明他已经是顶天的剑仙了!就算是我们天境门的掌门……罢了,我跟你一小破孩说这些作甚?”
  
  “我小破孩?”我哭笑不得,暗道对不住呀姑娘,我还真是夏一天了,不过这逼不能随便乱装,会出事的,我轻咳一声,说道:“嗯嗯,知道他厉害了,这样吧,按照我说的去做如何?剑你也拿到了,玉片什么的,还给孩子如何?毕竟人家娘也没了,总不能连爹是谁都不知道吧?你说呢?”
  
  “这……嗯,好吧,我也想知道这储物袋里有什么……”冯小楠想了想,点了点头,当然还是有些觉得亏,亦或者不太乐意。
  
  我想了想,说道:“那石像呢?”
  
  “石像……石像……在我储物袋里……”冯小楠难为情的说道,这回我是哭笑不得了,说道:“你把他石像也兜来了?”
  
  “我……我这不是怕石像里还有什么秘密么……而且,万一他能复活呢……这绢帛上不是说了么……”冯小楠指了指绢帛最后那几段话。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