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剑问道 > 第十九篇 第六章 这就是人间
    烟雨剑馆的后院。
  
      秦云抬头看着夜空中的月亮,瞥了眼远处,就看到那三位来到临城的大妖。
  
      他微微掐指一算,轻声自言自语道:“原来南国国师背后是云墨宗的一位长老?云墨宗也是我灵宝一脉的宗派,我灵宝一脉人族妖族混杂,规矩还是太松了,一个天仙长老都敢这么肆意妄为。还算计自家宗派弟子?当杀!”
  
      他这一句话,就定下了那位钱长老的命运。
  
      钱长老之所以死。
  
      一是宗派内自相残杀!灵宝一脉规矩虽松,但却很团结。杀自家宗派弟子?这是大忌。
  
      二则是他借助国师之手,为祸一国,好些罪孽都让妖怪们承担了,自身承担虽少的很,能透过种种法子,尽量少的承受罪孽。可秦云不是‘三界天道’,他认定钱长老这个指使者才是源头,该杀!
  
      “哈哈……”
  
      伴随着笑声回荡在后院中,夜空中一道残影一闪,便落在了这后院中,正是一头颇为雄壮的男子,他正虎视眈眈盯着秦云,身上散发的妖气也强横的很,正是那位奉命前来捉拿秦云的元神二重天大妖。
  
      “你就是秦南,烟雨剑馆的剑术师父?”这大妖嘿嘿怪笑着,汹涌妖气法力笼罩向秦云,“你一个凡俗,还挺会教徒弟的,教出的徒弟竟能伤了我大哥。你有这样的徒弟,死了也怨不得谁了。先随我吧!”
  
      那汹涌法力完全要束缚住秦云,准备活捉带走。
  
      秦云看了他一眼。
  
      大妖笑声戛然而止,表情都凝固了,呆呆看着秦云。
  
      “走,去靳府。”秦云说着飞了起来。
  
      “是。”大妖呆滞的眼神恢复正常,不过依旧乖乖跟着秦云一同飞行,飞向靳府。
  
      ……
  
      秦云和这头大妖抵达靳府时,就看到靳府的一院内,伤势依旧极重的‘田晃’摔在地面上,因为舍不得直接吃秦云给的那颗丹药,若是宗派长老赶得及,这丹药以后也是可以用来保命的。谁想国师倒是先到了。
  
      重伤的田晃,完全不是对手。
  
      “田晃,南国临城人,拜入云墨宗。”黑色华袍的阴冷老者嘿嘿笑着,“真没想到刺杀我的,就是南国人,南国也能出你这么个高手,可惜,今天你死定了。”
  
      “你不可能找到我,我修炼肉身法门,容貌气息都能变幻,你不可能认出我。”田晃此刻有些绝望,“我躲在这,收敛气息藏匿,你就是来到临城也发现不了我。”他对云墨宗的法门很有信心,可此刻他蒙了。
  
      因为被这国师发现,不但他自己完了,还会连累他人,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你小瞧我了,我这不就找到你了?”国师笑着一挥手,汹涌法力笼罩了整个靳府,瞬间就隔空摄来一女子,正是在熟睡中的靳榆,靳榆穿着贴身小衣,直接被扔着一摔,田晃也是连忙去接过自家师妹。
  
      靳榆有些发蒙。
  
      之前还在熟睡,如今就被扔到这?
  
      “大师兄。”靳榆看着嘴角有血迹的田晃,又看看旁边站着法力浩瀚的两位大妖,为首的黑色华袍阴冷老者让她全身都发颤,“他们俩是……”
  
      “我是南国国师。”黑色华袍阴冷老者微笑道。
  
      “国师?”靳榆脸色一白。
  
      完了!
  
      “大哥,烟雨剑馆的剑术师父我抓来了!”伴随着声音,一大妖便带着秦云一同降落在这庭院中。
  
      “师父。”靳榆、田晃看到秦云,越加焦急。
  
      “他法力都被我封禁,想要怎么炮制他都行。”这大妖嘿嘿笑着,秦云也没说话只是站在一旁,他没急着暴露实力,他行走人间寻找‘人之大道’,化身各个角色,他要体验不同情况下的境遇,所以不到真正必要,他是不会用出超出这个‘角色’本身的力量的,就算真出手,一般暗中悄无声息……别人也发现不出。
  
      比如他控制了这位元神二重天大妖,在场谁都发现不了。
  
      “田晃,你师父也来了。”国师越加得意,“你六岁拜他为师,至今修行三十余年,二十年都在他门下,据说感情好的很,情同父子?哈哈哈……哦,还有这位小师妹,她就更可怜了,她整个靳家都完了。”
  
      “师父,师妹。”田晃此刻都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令师父师妹陷入绝境,师妹更是一家都惨了。
  
      “你要杀我便杀我,何必牵连我家人。”靳榆却是咬牙道,“而且收留大师兄的事,是我自愿的,我师父也不知情。”
  
      “国师,杀凡俗是有大罪孽的。有仇报仇,有什么你对我来就是了。”田晃盯着国师。
  
      “我有化解罪孽的法子,只要不是太大的罪孽,我还是能承受的。”国师笑眯眯一挥手,又摄来一人,正是一位美妇人,那美妇人倒是衣服穿的好好的,手中还拿着针线,就被隔空抓到这,她也惊愕看着这一切。
  
      “娘。”靳榆连去抱住美妇人。
  
      “榆儿。”靳夫人看着自己女儿,也发愣。
  
      “娘,是我的错,我的错。”靳榆低声说着,泪珠子不断流下,她知道遇到大劫了,她母亲也被连累了。
  
      田晃看着师妹抱着母亲哭泣,心痛如绞,无比自责。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躲在师妹家里?就因为不会受任何打扰?我是不是太自信了,拜入云墨宗,修行一路顺风顺水。虽然刺杀国师失败,但也能轻易甩脱。自信那国师根本找不到自己?小瞧了他人,却害了师妹,害了师父。”田晃脸色发白。
  
      “靳夫人,你可能不认识我,我是南国国师。这个叫田晃的刺杀我,犯了死罪。你女儿还包庇他。”国师说着,“所以你和你女儿得死,田晃的师父也得死。”
  
      “娘,对不起,对不起。”靳榆一直说着。
  
      自父亲时候,她和母亲相依为命。
  
      母亲管理着靳家,也照顾着她。
  
      靳榆不怕死,但连累了母亲。
  
      “榆儿,别说了。”靳夫人拥抱着自己女儿,看向国师,“国师,我等都是小小凡俗,你能放我女儿一条活路吗?”
  
      “都得死的,要怪,就怪这田晃。”国师欣赏着田晃的表情。
  
      田晃的确无比痛苦自责。
  
      他盯着国师,低沉道:“我若是要自杀,你根本无法阻止。我愿束手就擒,只要你能放过我师父,我师妹一家。”
  
      “束手就擒?”国师微微点头,“听起来好像很不错,可以让我尽情泄恨,想怎么炮制你就怎么炮制。可惜啊,你是云墨宗弟子。所以,今夜必须做干净,你必须死。他们也必须死。”
  
      “你……”
  
      田晃目眦欲裂。
  
      一点希望都不给。
  
      “再给你们点时间,你们可以彼此说几句话,然后,统统上路!”国师说着,他觉得这样,比直接杀了田晃,会让田晃痛苦十倍百倍。
  
      而事实也是如此。
  
      修行人一人死便罢了,因为自己连累至亲好友。
  
      “师父。”田晃噗通一声跪下,流下泪水,“师父,弟子连累了师父。弟子一直想着要报答师父,谁想不但没报答,还带来灾祸。”
  
      “不怪你。”秦云看着他。
  
      田晃听到师父被捉到这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不怪你’,脑海中一幕幕场景在浮现,那是六岁开始就在师父门下被教剑术的场景。
  
      “榆儿。”靳夫人也抱着女儿,靳榆此刻就紧紧抱着母亲,即便是死,也是要母女在一起。
  
      “师父,师妹,都是我对不住你们,这一切只有来世再弥补你们了。”田晃跪着说完,眼睛一红,陡然化作流光直扑国师。
  
      死都要一搏!
  
      嘭!
  
      早有防备的国师,一挥手袖中大印砸出,砸的田晃跌落在院落地面上,撞击出大坑来。
  
      “急着求死,那就都死去吧!”国师张狂的妖力汹涌。
  
      秦云在一旁看着这幕。
  
      此刻的靳夫人靳榆彼此抱着,死亡降临也不会松手。
  
      此刻的田晃满是自责的疯狂反扑。
  
      国师则是面色狰狞,眼中有着兴奋,欲要肆意灭杀一切。
  
      眼前这一幕场景犹如画卷,也是这浩瀚人间的其中一个不起眼一角的画卷,这画卷中有彼此的依恋,有自责愧疚,有恨意,有疯狂……
  
      这一刻,他想起了记事起至今过万年的岁月所经历的那记忆深刻的一幕幕场景。
  
      “救我,救我……”妹妹被妖怪抓走,在喊着。
  
      老仆‘钱叔’拼死保护住了贾怀仁。
  
      水神大妖死,整个广凌郡人们都在欢庆。
  
      明月下,秦云和伊萧那一吻。
  
      ……
  
      漫漫万年,经历的一切,那一幕幕场景都仿佛一张张画卷。无数的画卷呈现在秦云眼前。
  
      “这就是人间。”秦云喃喃低语,“这就是我所寻找的人之大道。”

Ps:书友们,我是我吃西红柿,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