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举 > 箭矢 一

  那柯哥一听,立马搭弓,将箭紧紧压在弦上,弓朝下举,躲在就近的一棵树后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那文邹邹,穿盔甲的矮子也躲到一块石头后面。
  那细长的高个子一翻身,躲到那“两脚牛”身后,从腰间摸出几个带着小条子的泥丸,每个泥丸有碗口那么粗。
  只见他又摸出一个小烟斗和两块打火石,往双手上啐了几口唾沫,搓了搓手,拿起那两块打火石,在烟斗口儿,轻轻敲了几下,不一会儿,那烟斗并冒起了青烟。
  他拿起烟斗,叼在嘴里,狠狠地猛吸了两口,过足了瘾。
  “快点的!别磨蹭了!”那柯哥吼道。
  高个子这才拿起一个泥团,拿烟斗点着了那条子,条子噼啪噼啪地响着,冒出金黄的火花——这是条引线,这泥团子是什么那自然不用说。
  高个子拿着那燃着火苗的泥团子,从那“两脚牛”背上的货物缝隙中看准了方向,一甩臂,将那泥团子扔了出去。
  只听见一声“轰”,吉励桴面前不远处的泥土足足被炸起了一尺高。
  这么近,这么突然的爆炸,无论是谁都要抖一下,然而吉励桴就这么一抖,身子稍稍往外侧漏了一下,一支极快的箭便擦着吉励桴的脸颊飞了过去,在吉励桴脸上留下了一道口子,往外溢着血。
  吉励桴反应倒也迅速,不等那柯哥再射来第二支箭,一个驴打滚翻身躲在了一棵粗壮的老树后。
  “在那棵树后面!”柯哥叫到,“给我炸死他!”
  那高个子听令,又点着几颗泥团子,扔了出去。但无奈吉励桴地处高坡,那泥团子扔不过去,一一在古树前面炸开。
  “妈的!废物,你继续给我扔,阿鹏!”柯哥朝那文邹邹的矮子叫道“拿上你的弩,他一露头你就给我射!”
  阿鹏手忙脚乱地从背后背着的背包里掏出一把稍大些的机械弩,哆哆嗦嗦地压上了箭,把弩架在石头上,准星对准了吉励桴藏身的树。
  柯哥又从箭袋里抽出一支箭,拉开弓,瞄准了那棵树。只见他紧皱眉头,聚气屏息。被他提着的箭竟然冒出丝丝青烟。
  他右手一松,箭在弦的作用下飞速向前而去,划破空气,直中那棵古树上,只听见一声爆破和几声木材断裂的声音,抬头看去,那古树被箭射着的地方竟然无故多出了一个大口子,燃着熊熊的火焰,摇摇欲坠。
  这柯哥的箭竟有如此威力,吉励桴倒吸一口凉气。
  此刻,那柯哥又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又如法炮制。这一箭若是中了那树,吉励桴若不是被炸死,也会被炸断的树砸死。而他又不能离开这树后半步,一但稍稍暴露在外一点,那个叫阿鹏的便会射他个透心凉。
  柯哥已经做好了准备,嘴角微扬,似乎已看到了结果,那箭杆上又再次冒出丝丝青烟。就在这十万火急之时,一支短箭脱弩而出,不偏不倚正中那柯哥握着弓的左臂,柯哥一抽,弓一抖,箭像飞鹰般向天空射去,不见了踪影。
  是马腾射的。原来马腾趁着柯哥发现吉励桴的空档,躲闪至一边藏了起来,在暗中发动攻击。
  马腾又连发两箭,一箭射在那“两脚牛”背上的行李,另一箭则射在那阿鹏前面的石头上,阿鹏一惊,脚下一滑,抱着弓弩摔倒在地,厚重的盔甲压得他半天爬不起来。
  马腾见状,对吉励桴使了个眼色,吉励桴心领神会,两人纷纷向后撤去。
  “别慌,别慌!”柯哥看起来还是久经沙场,只见他反手一拔,将那箭从胳膊上拔了下来,用手压着伤口叫到,“施貘,你去拿弓弩射他们!别让这两个狗崽子跑了!”
  那高个子一把推倒那“两脚牛”,跨了过去,从地上捡起那弓弩,并不管倒在地上的爬不起来的阿鹏。
  他飞快地压好了一支箭,爬到那石头上,将弓稳稳地架在了左臂上,双眼紧盯着远处马腾的背影,将准星移动至眼前。
  马腾狂奔着,在丛林间穿行,只听见耳边一阵嗖嗖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阵刺痛从小腿传来,马腾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在地上滚了几圈,荡起一片灰尘,马腾翻身过来,朝着小腿肚看去——一支弩箭已经牢牢地卡在他的小腿肚上,鲜血直流。
  此刻,吉励桴牟足了劲儿正要用玄天虚步脱离险境,却看见马腾被击倒,他只得收了力,稍稍施加些轻功,想要滑行到马腾身边。
  施貘见状,又抽出两支箭,一支叼在嘴里,一支麻溜地压在弩上,他稍作瞄准,一扣扳机,一支弩箭脱弩而出,随后他又飞快地压好了另一支箭,也射了出去。
  只说那时,吉励桴已快要飞到马腾身边,一支锋利的弩箭却与他擦面而过,吉励桴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但却听到一阵嗖嗖声,吉励桴暗暗叫到不好,他猛地一低头,另一支箭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
  看来这施貘十分善于用箭,而且精于观察,吉励桴的一举一动早已被他看得一清二楚,他甚至算好了吉励桴的运动轨迹和速度,但是并未得逞。
  吉励桴也被这两箭震惊到了,但他并未慌乱,而是心生一计。
  只见他瞅准了一棵苍天大树,全力释放玄天虚步的威力,贴着树干,快速地向那树梢“飞”去。
  施貘见了,又连射几箭,但因为重力的关系,这些箭都只射到了吉励桴的身后,掉在了地上。
  此时,那柯哥已包扎好了伤口,正巧看见吉励桴飞身上树,心中不免大怒。
  只见他再次搭弓挽箭,皱眉蓄力,只不过这次不再是箭杆冒出青烟,而是箭头,而且这箭头冒出的青烟看起来更加浓郁。
  只听见一阵弦晃动的声音,那箭伴随着一股狂风已朝着那粗壮的大树飞去。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箭离那树干还有几寸时,便传来一阵碎裂声,只见那树干像是被锯子锯开一样,齐齐断开,但那箭头并未接触那树干一下。
  那树摇摇晃晃,向后倒去,吉励桴只得从树梢上腾起,跳跃至一边。
  也许是那柯哥的无心之举,也许是马腾命不该绝。那被斩断的树竟然挡在了马腾面前,恰好让马腾避开了施貘的视线。马腾暂时躲过了危险。
  但吉励桴这边可不好受,他刚刚飞身下树,正好跳到了一片空地除,无一块巨石,一棵树可以遮蔽他的身形,现在完全暴露于柯哥和施貘的面前。
  

Ps:书友们,我是周大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