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富二代 > 123、谢玉山!
道士之所以叫,当然是因为萧天提前布下的手段,让他痛不欲生。
  
  那符纸是平常符纸,但画符的,却并不是朱砂,而是狗血。
  
  狗是阳之畜,狗为戌,五行属土,土克水,而水为阴,自然克制。
  
  至于外面传言的什么黑狗辟邪破煞最强的说法,基本是无稽之谈。
  
  那些传言,都是些懂个一知半解的人凭自己想象编的,然后以讹传讹,再加影视剧渲染,成了现在的说法。
  
  实际,什么黑狗血黄狗血,都是一样暗红的血,能有什么区别。
  
  而狗血,对生魂绝对是一个大杀器,沾染了魂魄,跟油煎火烹没什么两样,所以才有道士的鬼哭狼嚎。
  
  道士边叫边浑身发抖,浑身还散逸出黑雾,像被燃烧蒸腾的一样。
  
  开始他还强自撑着,尽管痛不欲生,也没有开口求饶。
  
  人疼得狠了还能被身体自我防御的晕过去,而魂魄却不行。
  
  不仅如此,因为缺少那种肉身的阻碍,感受更加敏锐。
  
  再加这种火焰又是专门克制他的,疼的他在那里翻滚嘶嚎,痛不欲生的凄厉连连。
  
  黑雾缭绕,惨不忍睹,在这幽深的林鬼气弥漫,别说普通人,算李仁兵都得被吓着。
  
  没几下功夫,道士忍受不了,嘶声哀求,断断续续的道:“我说,我说。”
  
  萧天没有吭声,也没有停止,只是平静的望着他。
  
  道士没辙,只好哆哆嗦嗦的道:“在……在谢玉山那里。”
  
  萧天以为他会说出某个藏匿地点,但没想到,在他杀人逃离的过程,东西已经转移了。
  
  不过随后萧天也反应过来,如果他是为了自己的私利或者某种目的,在没有到走投无路那个绝境的时候,肯定不会选择自尽。
  
  毕竟,他要是死了,陈斌他们的确得不到,但这道士也同样什么都没有,还搭一条命。
  
  既然这样,还去偷它干嘛?想死办法太多了,还用兜这么大一圈子?
  
  所以,萧天怎么想都不符合常理。
  
  这也是之前陈斌感到困『惑』和郁闷的原因。
  
  而现在,亲耳听到道士这么说,萧天才释然,原来如此。
  
  这也解释了,他为什么宁肯自尽也不说出下落的原因。
  
  但萧天又有了新的好,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道士这么选择,甚至不惜死?
  
  “谢玉山是谁?”萧天问道。
  
  这个时候,萧天才撤下符箓的作用,有时候,第一句开口很难,而只要第一句说了,后面顺其自然了。
  
  而此时,道士的魂魄已经暗淡了不少。
  
  虽说不至于魂飞魄散,但入地府的路可没有那么好走,尤其是像他这种有修为在身的。
  
  纵使他能走到转世轮回那一步,总归也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对此,萧天心里并没有任何愧疚,杀人者,仁恒杀之。
  
  他盗窃还杀人,更杀的是保家卫国的军人,想想他们的家人,这个道士死有余辜。
  
  他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那些军人,却是无妄之灾。
  
  道士平缓了片刻,再才眼神复杂的看着萧天,想到自己这把年纪还不如一个小年轻,心里不觉有些黯然。
  
  “谢玉山,是我的线。”
  
  像萧天想的那样,这倒是既然第一句说了,后面很顺畅。
  
  但萧天再次愣了,还线,你们这是什么团伙?
  
  “感情你还有组织啊?”反应过来后,萧天冷哼道。
  
  道士没有在意萧天的讥讽,而是继续道:“我其实根本不知道有矿石这件事,消息和任务都是谢玉山告诉我的,然后我才过来做。”
  
  “你们是什么组织?”萧天问道。
  
  道士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
  
  叹了口气后,他苦涩道:“一着不慎了贼船,终身都下不来了,还连累我的妻儿。”
  
  因为这句话,萧天明白了,难怪他之前不敢说,恐怕正是因为这个组织掌握有他妻儿的消息,让他不敢说。
  
  在这时,萧天心里突然想起一件事:
  
  “难道……当时有人在场?”
  
  道士再次摇头:“没有,不过我体内有他们植入的一个监视器,有定位和录音的功能,我当时怕说了,他们会立即对我妻儿下手。”
  
  萧天有些震惊的看着道士。
  
  他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一个组织,不仅控制家人,还在体内植入监视器,等于完全成了他们的傀儡,让做什么做什么。
  
  “谢玉山我也只见过一面,他我厉害,把我制服后,他威『逼』利诱,才有了我的现在。”道士继续道。
  
  似乎现在人死了,尸体也被陈斌带走,那监视器不在这里,他倒变得轻松了不少。
  
  萧天问道:“这么说来,那谢玉山实力很强?”
  
  道士点了点头:“嗯,他是武者,化劲实力,在我还没出手的时候过来了,我根本招架不了。”
  
  萧天这才明白。
  
  想了想,萧天皱眉道:“也是说,当时我俩抓住你的事情,那个谢玉山也知道?”
  
  道士摇了摇头:“这倒不会,那监视器因为在我体内,所以只能录入我说的话,你们的听不到。”
  
  说完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他们的实力很强,规模也很大,真想要调查什么事,基本没有查不到的。”
  
  萧天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按照这道士的说法,那这个组织的规模很恐怖了。
  
  一个武者达到练劲,术法达到御物初期的高手,竟然也只是作为打手,线还是一个化劲高手,那么,线的线呢?
  
  而且,这还是只是其两人,其他地方呢,还会有多少?
  
  萧天更诧异于另外一件事:
  
  “按你所说,你们这么大的规模,难道联邦调查局不知道你们的存在?”
  
  道士迟疑道:“应该知道,之前在东海州的时候,有联邦调查局的高手追查过我,不过被我逃走了。”
  
  虽然这件事跟萧天没关系,但听到这个,萧天却不自觉的心里松了口气。
  
  如果连联邦调查局都不知道他们的动静,要么是他们能量恐怖到一个很高的程度,要么是他们势力范围很广。
  
  而自己生活的国度,有这样一个只手遮天的组织,想想觉得很压抑。
  
  谁知道什么时候招惹到了他们。

Ps:书友们,我是纵马昆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