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作岸 > 第0067章:这个世界不需要王

  少数身边人知道,财团利润最高的业务还是金枪鱼,只是他一直做的很隐蔽,外界并不知道而已。到目前为止,这家伙经手的金枪鱼占据了岛国市场的70%。可是南太平洋上那个姓方的小子如果不如期放货,他就只能到大西洋去联系新卖家。这中间的损失有多大,只有他自己知道!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作为金枪鱼的主要供应地,南太平洋上的捕捞船突然都开始“罢工”,据说最早是从俄国渔船开始的,这群神经质的老毛子竟然公开说什么要保护海洋资源。消息传回来,山岩一夫直觉这背后肯定有人捣鬼,不过他根本不屑,大海这么大,你不捞,别人会干。
  他马上安排人去联系了东南亚的十几条条捕捞船,可第二天就传回消息,说是这些船和俄国船搞了一个什么金枪鱼保护协会,未来要科学捕捞,不会再烂捕烂杀。在捕捞定额没有商定之前,一只网不会下海。甚至,连拉美的几条船也在咨询加入。
  除了已经在路上的鱼获,这一下子金枪鱼的产量就掉了八成。眼看着库存在直线下降,山岩一夫电令手下的渔船全面开网,甚至还紧急从北边的爪哇采购了两艘二手捕捞船开往传统的金枪鱼作业区。能走到今天,山岩一夫从来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
  这个作业区位于南纬16度到21度,虽然它不是世界唯一的,确是核心产区。原本的格局是俄国捕捞船一家独大,占据了八成的鱼获量,其他地区的捕捞船瓜分了剩下的份额。岛国捕捞船从来都只是配角。
  可是大家一停止捕捞,海上唯一还在作业的就剩下了岛国的三条船。眼看着鱼获已经满仓,野村号的船长满面笑容。他觉得那些白人和东南亚的家伙都疯了,你不下网,这些鱼可就都是我的了。
  不过很快手下人传回消息,这附近的冷藏船都拒绝接驳,说是要声援“金枪鱼保护协会”,在协会的船开网之前,他们不会接驳一条鱼。
  疯了,都特么疯了!之前自己的鱼获满仓的时候,这些货船都是抢着来接货的,可眼前却放着大好的生意不做,搞什么环保?怎么办,自己运回去,那不可能,捕捞船货仓本来就不大,带着这些鱼回去,还不够油钱。
  只能等本国的冷藏船过来,听说东家已经派了一条7000吨的,估计一周后可以到。
  此刻,陈胜龙正在主持会议,会议室里座无虚席,甚至还有几个大胡子白人站在边上,27个座位不够用啊!
  这是“金枪鱼保护协会”的第一次正式会议,来的人有白人、有黑人、还有东南亚和拉美人。虽然是30多人,他们却代表了这片海域的36条捕捞船和11艘冷藏船。可以说,除了岛国人外,只要做金枪鱼生意的都在这里了。
  虽然叫保护协会,但今天的议题只有两个,一是捕捞定额,二是价格。作为协会的会长,陈胜龙踌躇满志,先是展示了几个表格,从这些表格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近年来,金枪鱼交货和运输价格在逐年下降,而在其主要的消费市场岛国,销售价格却在一路上扬。
  在坐的业内人士都不是傻子,很清楚,这中间的巨大差价是被岛国的垄断商人吃掉了。但是,大家都是苦哈哈的在大海里刨食的人,你不下网,鱼就进了别人的网,你不卖自然有人卖。
  即便是一直被剥削,却也无可奈何,否则就得破产。
  看着大家了然的苦笑,陈胜龙大声说道:“我们协会成立的目的就是要把这块利润抢回来,岛国商人吃肉,我们连汤都喝不上的日子从这一刻就彻底结束了!”说着他瘦弱的拳头有力地砸在桌面上。
  虽然骨头有点儿疼,他忍了,而且甘之如饴。
  两天前,方朔找到他,说起这个协会的事情,明确提出,他陈胜龙就是第一任会长。当时,老陈感觉自己的小心肝都快跳出来了,这可是一个国际性组织啊,虽然不是政府任命,可协会一成立就能控制住整个地区的九成的渔获量。这可是肥差,要里子有里子,要面子有面子。
  说完了,方朔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只是起步,好好干,我期待你能承担更大的责任!”
  在官迷陈胜龙的含着泪水的眼睛里,面前的方老大简直就是自己的再生父母。那一刻的感觉自己的腿有点儿发软,如果不是被方朔及时扶住,他肯定会双膝跪倒献上自己的忠诚。
  自从被方朔从荒岛上救回来之后,陈胜龙就彻底想明白了,不论是能力,还是做人,方老大就是方老大,自己如果能踏踏实实跟紧了,未来一定是有前途的。如果不是方朔经常消失,老陈一定会每天早晚上门聆听指示。
  其实,方朔之所以从金枪鱼入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以他现在真仙的手段,如果想做世界之王,那也是手到擒来。可是作为一个得到奇遇的普通人,他更希望世界能够按照它固有的规律去正常发展。
  这个世界就像一个蚂蚁王国,忙忙碌碌之下,分工有序,各得其所是最好的状态。如果自己贸然伸出上帝之手,也许带来的不是繁荣,而是毁灭。适当展示自己的强势,培育一只足以守护这个世界的力量,逐步把阻碍社会发展的毒瘤摘除。让这个世界的笑声更多,这就是方朔的第一步计划。至于自己,他觉得终有一天会离开这个地方。
  对于方朔的想法,梅天心完全能够理解也非常支持,作为一个在地球上长大的“外人”,她深爱这个世界的大好山川、美丽心灵、善良秉性,也见过人类的贫困和苦难。
  但是,经历了万年之前的大毁灭,人类从从刀耕火种一步步走向科技和文明,这中间是无数人付出了几千年的努力才得来的,可以说每个脚印都浸透着血和汗。如果方朔直接拿出自己的手段,确实没有一个国家和势力能够挡得住,但是这个世界上人类已经有了自己的主张,他们不需要一个王,哪怕是具有上帝仁慈和金刚的手段。
  当然,他们不是没有私心。如果哪一天,地球之外的威胁完全消除,他们还是愿意回到地球上来,找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建一处房子,在无尽的时光中,看着这个世界越来越美好。说的直白一些,方朔和梅天心希望,地球能够成为他们最终的归宿和花园。
  这段时间,梅天心一直留在牵星塔内修炼,但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孤独。每天,方朔都会来和她一起享用三餐。累了的时候,这个大男孩儿会带着自己在广阔的星空下飞行、漫步,也会和她一起坐在地头儿,看那些玫瑰抽枝长叶,看石榴树红色的花蕾一天天舒展,看着水灵灵各种蔬菜开花结果。
  不知不觉间,梅天心真切地感觉到,自己和方朔已经分不开了。每次听到他有力的脚步声走近,心里马上会被一种温暖的安全感装满。而看着他笑呵呵的离去时,一种失落会自然而然地涌上心头,虽然,两个人从没有谈及婚嫁,但心里却已经把彼此当成了另一个自己。
  一直在牵星塔内恢复的小龙马只是默默地看着,虽然它觉得自己是那个唯一知道真相的人,但是,它相信自己不会说出来。
  牵星塔本来就是一个多维空间,而这里的空间之主人就是方朔。他的意志就是这里的天意,别说让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爱上自己,就是让一个八旬老翁抱着大腿叫亲爹也是没有任何难度的。
  有一天,方朔和梅天心一起在河边唱歌唱,不胜其扰的小龙马用神识传音:“你就是天意,随便动动心思,她就能对你死心塌地,干嘛还要这么拼?”
  方朔没有转身,头顶上飘出一行弹幕:
  “天意和感情是两码事,我是在这个有情世界上长大的,你不懂!”
  感谢支持,求收藏、求扩散、求推荐票!
  感谢每一位给予《天作岸》关注、收藏、投票的朋友,你们的每一次认同都是我前进的动力!!!

Ps:书友们,我是城事之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