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海殇 > 293.狼狈的帝王

  
      腓力二世从烟尘中抬起头来,他揉了揉眼睛,试图挪动一下身体。结果从大腿处传来的剧痛立即让他惨叫一声,放弃了这个念头。
  
      跌落时,一根断裂的木茬儿尖锐的刺入他的大腿外侧,他一挪动身体,顿时牵动了伤处!剧痛让腓力二世发出猫儿叫*春般的哀嚎,而这也成为蜂拥而来的卫兵寻找他的基础和根源。
  
      首先赶到他身边的是忠诚的侍卫长路易斯爵士。他冒着继续塌方的危险,用能够实现的最快的速度来到王的身边,单膝跪下,刚要说话,却被腓力二世尖锐的叫声打断了!
  
      “路易斯!路易斯!外面怎么回事?是反叛军打来了吗?”腓力二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问道。
  
      “还不清楚!陛下!”路易斯沉声答道:“公主殿下已经找到了,这里很不安全!请您快跟我走!”他的脸上紧张而不慌乱,的确是个干才。
  
      腓力二世继续惨叫道:“我的腿!我的腿”!因为扎进腿的木茬十分不平滑,如果强行拔出来一定会造成大出血!
  
      路易斯见状倒吸了一口凉气,暗暗咬了咬牙——他的腿其实方才也受了伤,此时整个左胯以下就仿佛没有长在自己身上!火烧火燎的疼!
  
      但是职责所在,他不得不咬紧牙关,前跨一步,在腓力二世的尖叫声中,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肩膀一沉,吐出一口气,将腓力二世背在了肩上。
  
      “你们开路!不惜一切代价,护送陛下去北部的行宫!”路易斯下令道。手下纷纷应诺,这个全副武装的小团队开始向北撤离。
  
      但是,如果让他就这样走脱,似乎没有达到效果啊!所以在这一路上,我们给腓力二世精心安排了不少有趣的“节目”!
  
      刚踏出斗牛场的大门,迎面就是一排子弹打了过来!路易斯急忙把尖叫着的腓力二世扔在墙角里,左右看了看,从地上拽起一块门板,当做盾牌护在身前!
  
      大火在城中四处蔓延,能见度非常低,在周围充斥着的“让迫*害新教徒的暴君去死!”“还西班牙正义与公平!”“葡萄牙万岁”口号声中,似乎全城都被叛*乱者包围了一般!
  
      巨大的反差,让刚才还信誓旦旦要征服世界的腓力二世如同万丈高空一脚踏空般难受!他胸口憋闷的几乎想吐血!但他不敢通过尖叫来表达愤怒,因为烟尘之中,叫声便是子弹最好的目标!
  
      他死死的咬着牙,跟着路易斯的身影,一脚高、一脚低的挪动着、走着,心里已经把今天闹事的人碎尸万段了千百遍!
  
      但这是于事无补的,他依然只能像只离家的野狗,在灰尘和烟幕之中逡巡。
  
      令他十分奇怪的是,无论他藏在那里,对方的子弹和炮弹仿佛像总能像长了眼睛一般找到自己的位置。虽然……嗯……不太准确,但似乎总在离自己不太远的地方落下弹雨!
  
      腓力二世发誓,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屈辱的一次,也是他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复仇的一次!
  
      可是,该找谁复仇呢?来搅和的,似乎有新教徒,有葡萄牙人,有尼德兰人,好像还有海贼的身影在里面,这些人自己本来就没打算让他们活,但是他们依然活的好好的。这就让腓力二世犯了愁,算了,还是等逃出去再说吧!
  
      炮火依旧在身边纷纷扬扬的落下,一些碎石子、烂木屑一类的东西打的腓力二世身上满是血口!他再也无心咒骂,而是乖乖的跟在路易斯的身后,走街串巷、向着城市北部的行营钻去!
  
      忽然,路易斯用最大的声音高叫一声:“陛下趴下!”
  
      腓力二世一愣神的功夫,只听见“嗖”的一声锐响,一直没羽箭仿佛闪电般射在腓力二世的小腿上!这位西班牙的至尊者再次尖叫一声,倒在地上!周围的卫士们见皇帝在自己身边受了伤,眼睛顿时都红了!一哄而上,将腓力二世死死护在中间!
  
      他们全神贯注的望着箭矢飞来的方向,两名武士从边儿上绕出,向着箭矢可能飞出的方向摸过去。然而,过了很久很久,也没有见到再有任何东西飞出,摸过去的武士也同样毫无所获......
  
      路易斯见对面没了动静,望了身后颤抖的像只兔子的腓力二世一眼,暗暗叹了口气,心道:难道天选之国的帝王就要这样断送在自己手里?那自己的官运、还有身后的家族百年荣耀,就都要付之一炬了么!绝不!绝不可以!
  
      路易斯感觉一支强心剂注入了自己心房!他一手挽起不知道从哪里扯来的盾牌,另一只手扶起腓力二世的胳膊,沉声严肃的道:“陛下,能否逃出去,全看眼下一举!从现在起,我以霍尔赫家族的名誉起誓,不会再让您受到任何一点伤害!但是也请您坚持,陛下!跟紧我!”
  
      说着,路易斯低下头,一手捏住射在腓力二世腿上的箭杆尽可能贴近肌肉的地方,另一只手捏住箭尾,两手协力用力向下一扭!
  
      只听“咔嚓”一声,在腓力二世压抑的惨呼声中,箭杆被一折为二!尽管这样做很疼,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若不如此,腓力二世根本没法走路!只有折断箭杆,让这位王者可以基本保持机动,才有可能逃出升天!
  
      “冲!”路易斯低喝一声,一手举着盾牌,严严实实的护住腓力二世的左边。另一名武士也举起盾牌,走在腓力二世的右边。这样的包夹让西班牙的王心里有了一丝安全感,他第一次对逃出去有了信心!
  
      接下来的路途中,总是有不知道哪里袭来的冷枪冷箭,每一次袭击,总有一到两名卫士倒下。但是路易斯咬定牙关,他看出对方不敢硬拼,而且人数应该不会太多,所以拼着损兵折将,也一定要将腓力二世送到城北行营!
  
      路易斯心中暗恨,城北行营这帮混蛋!城南已经打成了这样,他们居然不派兵救驾?该死!
  
      但是又一想,今天来之前,自己就已经派人做了充分的安全准备工作,其中就包括约束城北行营的兵源调动!秘密公文中明确下令:在陛下南巡期间,没有陛下的手信、或者自己的兵符,仅凭行营指挥官的印信无法调动所辖官兵......
  
      这一切,是为了防止兵*变,本来是高瞻远瞩、防微杜渐,却不料此时反而成了皇帝陛下的催命符!
  
      路易斯暗暗咬牙,但是又毫无办法,换了自己是行营指挥官,也是断不敢违抗王命、私自调兵的......
  
      走到一处断墙下,路易斯一挥手,所有人藏进墙后喘息片刻。他左右看了看,此处离行营不过两英里的距离了!而且天色将黑,看来自己的使命九成能够完成!
  
      而且据观察,自刚才一段时间开始,对方的袭击频率越来越低,这已经有将近十分钟没有敌人枪手的身影了!
  
      难道......对方也有什么顾虑不成?路易斯听着远处隐隐约约的喊杀声、枪弹射击声,他心里开始盘算。或许敌人已经跟丢了自己一行也说不定!
  
      微微探出头,看了看前面一段开阔地,路易斯咬牙下定决心,决不能让陛下到那片开阔地上去冒险!必须得找地方藏起来!
  
      他四下观望一番,不远处有一个地窖的门!这是本地居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的设施,里面八成会存放一些酒类、或者谷物之类的东西,值得过去一试!对!就这么办!
  
      路易斯指了指身边两个警卫,让其中一名过来,他又扭头对腓力二世低声道:“陛下,请脱下您的长袍!这是为了救命,请您恕罪!”
  
      腓力二世自然明白,路易斯这是想给自己找个替身。他二话不说就脱下了残破不堪的袍子,想了想,连当作拐杖的纯金佩剑也扔给了那个替身,咬牙道:“拿着吧!算是我给你的赏赐!”
  
      那个名叫克里斯的侍卫十分无奈,这样的赏赐,真的是完全不想要,但又完全不敢不要。换句话说,收下这些赏赐,也许会死;可是如果不收......克里斯看了一眼沉默的路易斯,他知道那样选择的话自己一定会死。
  
      于是克里斯再不犹豫,他郑重的向腓力二世行了个礼,七手八脚穿上了平时连做梦都不敢想的衣服,又颤巍巍的捡起了黄金宝剑,努力做出一个威严的姿势。
  
      腓力二世看了一眼,觉得怎么看这家伙怎么猥琐,有辱自己的行头。但是为了活命,自己也只有忍了!
  
      朝着那卫兵挥了挥手,路易斯开口道:“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继续装作护卫陛下的样子,拿着我的兵符去城北行营,让多米尼格那个蠢货赶快派人来营救陛下!我们就在附近!”
  
      克里斯立即行礼表示明白。刚要走,又被路易斯一把拉住。这位皇家卫队长恶狠狠的捏着克里斯的胳膊道:“如果你们被贼人抓住了,知道该怎么办吧?”
  
      克里斯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他看了一眼满脸寒霜的腓力二世,缩着脖子点了点头道:“是!明白!我们一定不会泄露陛下的位置!”
  
      路易斯不由地拔出手中的佩剑,一半!克里斯知道自己答错了,心念电转之下,他忽然生出一丝明悟:“是!是......如果我们被捕,我就和他们拼了!直到死亡!”
  
      路易斯又定定看了他一眼,方才恨恨的将拔出一半的佩剑重重送回剑鞘。对方要的是陛下,无论是生是死。只要手里有一个“陛下”,想必就不会再去找第二个了吧!
  
      克里斯带着几个人,依然猥琐的举着盾牌,冲过那片开阔地,在留下一个中弹的卫兵滚地哀嚎之后,其余人冲过危险区,进入了房区,安全系数大大提高。而那时有时无的枪声也随着渐渐远去,看来调虎离山之计成功了!
  
      路易斯和腓力二世交换了一下眼神,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喜意。路易斯左右观察一番,又仔细听了听,没有动静,方才向着腓力二世挥挥手。
  
      这位陛下立即明白,随着路易斯猫着腰,像只耗子似的跑到地窖跟前。在路易斯掀起地窖盖板之时,也顾不得会不会摔伤,立即大头朝下钻了进去,发出“扑通”一声闷响!
  
      路易斯等人陆续进去,直到最后一人关上盖板,地面上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
  
      我从小路另一侧的房檐上露出半张脸,看了看那地窖口,偏头和玛维、九鬼政孝相视一笑。目的达到了!于是我下令,撤退!
  
      我的人就像暗夜幽灵,在落日的余晖中,渐渐退去,渐渐没有了踪影......

Ps:书友们,我是就差一杯,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