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扇不语 > 第804章:秉烛夜谈
    小÷说◎网】,♂小÷说◎网】,
  
      策马加鞭赶到金陵后,百里冬儿没有回红梅堡,元朗则是将百里冬儿带回自己在金陵的住处。
  
      “探子回报,五日后,皇宫内会选一批舞姬入宫,到时候我会安排你混入这一批舞姬中。”
  
      “好。”
  
      五日后。
  
      真当百里冬儿换上舞姬的七彩舞裙,脚踝绑着铜铃出现在元朗面前时,元朗目光深邃,却道:“冬儿,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他不愿让他人看到百里冬儿如此曼妙的身姿,更不愿让他人见到百里冬儿穿成这样舞扇的模样。
  
      元朗一把将百里冬儿揽入怀中:“冬儿,我真想将你藏起来,不然任何人见到你。”
  
      对上元朗灼热的目光,百里冬儿:“元朗,此生我心里只会有两个男人。”
  
      听到百里冬儿的话,他醋了。
  
      他自然知晓在百里冬儿心中的另一个男人是谁。
  
      “不过。”百里冬儿微微垫脚吻上元朗刚毅的脸庞,“生出男女之情的人,只有你。”
  
      好吧。
  
      百里冬儿已经将话说到这份上,他还能说什么。
  
      必然对百里冬儿而言,是最重要的亲人,而他是她的心上人。
  
      在元朗的安排下,百里冬儿混入到进宫献舞的舞队中。
  
      这是乃是皇后的生辰,当百里冬儿踏在战鼓上被抬出来时,她墨黑的眼底划过一抹难以言喻的诧然。
  
      为何会是他……
  
      哐当!
  
      坐在两名女子中间的李煜拿在手中的酒杯应声落在地上。
  
      “太子,你怎么了?”站在旁边的公公连忙拿出锦帕为李煜擦去沾在衣袍上的酒水。
  
      这一瞬,李煜眼中没有正在为他擦衣袍的公公,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站在战鼓之上,身着一袭七彩舞裙,手中拿着一把白色绸扇的女子。
  
      虽然百里冬儿易了容,但是她的眼睛却骗不过他。
  
      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此时已经病入膏肓的李璟看到自己最有出息的儿子盯着鼓上的舞姬发呆,不由道:“看来朕再入土之前,能多抱几个孙子。”
  
      皇宫:“皇上,今日乃是臣妾的生辰,臣妾不允你说如此不吉利的话。”
  
      李璟:“好好好!朕不说!”
  
      惊讶之后,百里冬儿的注意力便落在李璟身上。
  
      是这男人杀了必然,杀了方丈,杀了珈蓝寺的师兄!
  
      百里冬儿紧了紧她握住绸扇的手,强压下内心的怨恨。
  
      音乐声响起,她执扇而舞,莲步旋转,犹如一从天而降的花精灵。
  
      一曲终。
  
      不少人因百里冬儿妩媚中又带上几分英气的舞姿看呆。
  
      就连太子李煜也不例外。
  
      “跳得好!”李璟说完,剧烈地咳嗽起来,感觉仿佛要把肺给咳出来。
  
      皇后慌忙端了水递到李璟跟前:“皇上,先喝口水,顺顺气。”
  
      一阵咳嗽之后,李璟没有接过水杯,而是看向李煜道:“不知皇儿觉得这舞姬跳得如何?”
  
      此时李煜早就已经收起自己眼中的震惊。
  
      明白李璟问他的意思,李煜默了默:“父王说好,孩儿也觉得好。”
  
      李璟:“既然如此,这舞姬便送入你府中。”
  
      李煜站起身:“孩儿谢过父皇。”
  
      被李煜看上,混入太子府,这是百里冬儿的计策。
  
      只是……
  
      她做梦也不曾想到,南唐太子竟然会是与称兄道弟多年的晋墨。
  
      太子府。
  
      “窅娘,你还真是好运气。若是将太子伺候得好,你就是飞上枝头的凤凰。”
  
      太子府上的嬷嬷笑着将一块白色的绢布放到在床上,而后退出房间。
  
      “飞上枝头变凤凰?”
  
      百里冬儿一声冷哼,扬手将嬷嬷放在床上的绢布扔到了地上。
  
      这东西她用不着。
  
      入夜后。
  
      门被人从外推开,不用抬头,百里冬儿也知道推开门进来的人是谁。
  
      百里冬儿冷声道:“现在我应该叫你晋墨兄,还是太子殿下?”
  
      听出百里冬儿的嘲讽,李煜脸上却没有半分不悦。
  
      李煜:“冬儿,我……”
  
      百里冬儿起身走到李煜跟前:“你有不得已的苦衷?”
  
      李煜并未从百里冬儿清冷的眼中读出多余的情绪。
  
      李煜:“冬儿,我对你有隐瞒。但你何尝不是有事瞒着我,否则你也不会打扮成这样潜入皇宫。”
  
      李煜顿了顿,用平常的语气说道:“冬儿,你想杀我。”
  
      百里冬儿目不转睛地盯着李煜。
  
      半晌后,她道:“杀你?”
  
      突然间,李煜将脸凑到百里冬儿跟前,目光紧锁在百里冬儿脸上,不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
  
      百里冬儿没有泄露自己的心思,甚至连手都没有动一下。
  
      突然间,李煜笑了。
  
      李煜:“冬儿,我不过是跟你说笑。这回,你又是帮哪个舞姬逃跑?”
  
      过去晋墨第一次遇见她,她便是为了救一个舞姬而假扮成花魁。
  
      见李煜没有怀疑她,百里冬儿暗自松了一口气。
  
      百里冬儿:“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太子殿下,冬儿告辞了。”
  
      “冬儿!”
  
      李煜紧拽住百里冬儿的手。
  
      百里冬儿转头冷声道:“太子,还有何事?”
  
      李煜:“你是在生气?之前游船沉了之后,我一直担心你。”
  
      当她发现自己的好兄弟竟然成了唐南太子后,她是很生气。
  
      她傻没傻到问他为什么骗她。
  
      她又何尝不是在骗他呢。
  
      百里冬儿:“放手。”
  
      李煜却更紧地握住她的手:“冬儿,不要走。”
  
      不要走?
  
      李煜眼中流露出的不舍令她一怔。
  
      他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喜欢自己?
  
      只听李煜道:“冬儿,我不想因为我的身世而毁了我们这么多年的友情。”
  
      看来,是她想太多。
  
      她想了毁了李璟的所有,但凡是李璟在意的,她百里冬儿都要通通毁去。
  
      不想老天却跟她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当她知道他是南唐太子之后,他们的友情已经不存在了。
  
      百里冬儿:“晋墨,人生之事皆强求不得,顺其自然就好。”
  
      百里冬儿说话时的语气和平时一样,但他知道一旦他真正的身份被百里冬儿发现,他们就回不到过去。
  
      李煜只觉现在他若是放开百里冬儿的手,百里冬儿就会消失不见。
  
      “冬儿,今晚留下来,陪我喝酒可好?”
  
      如今李煜乃是南唐太子,看上她时,眼中却带着恳求。
  
      李煜顿了顿:“今夜,我只是锦书苑的晋墨。”
  
      百里冬儿看了一眼李煜紧拽住自己的手:“若是我不答应的话,你可是不放手?”
  
      百里冬儿说出了他心中的想法。
  
      没错。
  
      若是百里冬儿不答应的话,他不会放手。
  
      不等李煜说话,百里冬儿冷声道:“既然如此,我还有什么拒绝的余地?”
  
      李煜:“冬儿……”
  
      百里冬儿:“我答应你。”
  
      李煜眼中露出一抹喜色,这才松开百里冬儿的手。
  
      “来人,备酒!”
  
      凤烛摇曳,百里冬儿端起酒杯,将李煜为她倒的酒一饮而尽。
  
      过去她曾与李煜秉烛夜谈过,但是现在他们却无话可说。
  
      见百里冬儿不说话,李煜饮了口酒道:“冬儿,你若是还在生气的话,你可以骂我。”
  
      百里冬儿:“我没有生气。”
  
      李煜握住酒杯的手紧了紧。
  
      比起如此冷静的百里冬儿,他宁可她生气。
  
      这样才能证明他在百里冬儿心中的位置很重要。
  
      她会因为他而喜形于色。
  
      可是……
  
      她却没有。
  
      房间内再次陷入死寂之中。
  
      半晌后,李煜道:“冬儿,在我十岁那年,我便能百步穿杨。而这样的结果便是我生了一场很严重的‘病’,差点死掉。为了自保,从那以后,我便体弱多病。后来,甚至很少出现在人前。是不是觉得这样的套路很熟悉?没错,看你一样,在外人面前装病。残酷的现实教会我,如果我想活下来的话,就应该学会韬光养晦。”
  
      百里冬儿:“所以为了隐藏你的秘密,你杀了莫娘还有阿东。”
  
      “冬儿,你……”
  
      百里冬儿从李煜脸上的看到他从未有过的震惊。
  
      百里冬儿为何会知晓莫娘与阿东之事?
  
      如今他乃是体弱多病的南唐太子,过去他所做的事,自然不能留下把柄。其他屠宰士兵尸首的人不曾见过他的容貌,莫娘却是例外。
  
      让一个人永远守住秘密的办法就是让她死。
  
      所以他杀了莫娘与阿东。
  
      她不过是想试探他,但从李煜的反应,她已经确认杀莫娘与阿东的人就是李煜。
  
      “冬儿,你去过鸿运客栈?”
  
      对上李煜确认的目光,百里冬儿反问:“若是没去过的话,我又如何认识莫娘与阿东?”
  
      若是她知晓莫娘与阿东乃是他的人,那她定已知晓人肉军粮一事。
  
      “这酒不错。”
  
      百里冬儿转移了话题。
  
      既然已经确定就无须再深究下去,否则她明日便很有可能走不出太子府的大门。
  
      李煜倒不会像杀莫娘与阿东那般残忍地杀了她,但却免不了将她囚禁起来。
  
      既然百里冬儿假装不知道,没有将人肉军粮的事情捅破,那他便当她不知,反而今夜之后,有关过去的事她都不会再记得。
  
      李煜:“这酒乃是你最喜欢喝的金梅玉酿。”
  
      后来,她与李煜聊得便是诗词歌赋,不再言其他。
  
      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李煜突然道:“冬儿,你可是觉得现在的我很陌生。”
  
      百里冬儿却是微微摇头:“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都是陌生人。天亮了,我该回去了。”
  
      “冬儿。”
  
      正准备起身,她的手却再次被李煜握住。
  
      李煜沉声道:“若是我不愿放你走呢?”
  
      百里冬儿一怔:“若是因为莫娘与阿东之事,你大可放心,我不会说出去。”
  
      “冬儿,你可是觉得我残忍?”
  
      她大可说他残忍,然而百里冬儿却是掩盖掉自己真正的情绪,摇头道:“天下的君王,若是不够残忍的话,便是对自己残忍。”
  
      百里冬儿试图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冬儿,对不起!”
  
      李煜目光一沉,按动他银戒上的机关。
  
      一根银针从戒指中弹出来,他将银针刺入百里冬儿的手背中。
  
      “你……”
  
      手背传来刺痛,百里冬儿话尚未说话,便双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百里冬儿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等到她醒来时,发现自己仍旧在刚才她与李煜喝酒的房间内。
  
      “窅娘,你醒了。”
  
      凑到她跟前的人不会抚上的嬷嬷,而是子言。
  
      百里冬儿一怔。
  
      子言为何会叫她窅娘?
  
      额头有些发涨,百里冬儿抬手揉了揉,听子言又道:“窅娘,你可还记得昨日发生的事?”
  
      “昨日发生了什么事?”
  
      接下来,她便从子言口中听到了一个故事……
  
      子言说,她乃是在皇后生辰上献舞的舞姬窅娘,后来被皇帝赐给了太子。昨夜她在见到太子时,因为太激动不慎摔倒,额头磕在了椅子上便晕了过去。

Ps:书友们,我是不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