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232章 潘瑶 4 感谢盖碗茶泡饭对《青叶》的打赏

第232章 潘瑶 4 感谢盖碗茶泡饭对《青叶》的打赏

范晓诗在极度的混乱中度过了数日。她动弹不得,呆在病床底下,什么都做不了。她能听到外界的声音,玻璃眼珠能看到的却只有冰冷的医院地面。
  
  李菲菲和她互换身体后,她的身体似乎出了某种问题。李菲菲在医院里待了数日,做了各种检查,才逐渐恢复。
  
  这时候,范晓诗已经陷入了绝望。她大概能猜出来,她有机会抢回身体的时间,就是李菲菲身体不适的这几天。现在,她已经没了机会。
  
  她想不明白李菲菲为什么会突然来找她。事情已经过去六年了。六年时间,她几乎忘记了李菲菲,从没想过她会以这种方式找到自己。
  
  她那时候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初中生,她不完全相信世界上有鬼,也没有害李菲菲的心思。
  
  为什么是我?
  
  范晓诗现在只想知道这个答案。
  
  她听动了她父母的对话声。他们准备接李菲菲出院了。他们还以为李菲菲是她,都没有看出异样来。
  
  范晓诗更觉得恐惧。
  
  她可能会被留在医院中,永远留在这里,等到某一天,被某个人发现……
  
  她想到此,忽然又生出希望来。
  
  或许她能像李菲菲一样……
  
  她的这个念头在脑袋里卡壳了。
  
  她有了一种微妙的想法。
  
  一只手伸入了床底,抓住了范晓诗的身体,抓住了那个娃娃。
  
  范晓诗原本看不到自己的模样。
  
  现在,她在她自己眼中的倒影里看到娃娃的模样。
  
  娃娃的脸恢复原样,又变成了那个胖乎乎、两腮通红、眼睛很假的娃娃,就跟她刚拿到手时的一样。
  
  范晓诗和李菲菲对视着,两人互换的身体面对着面。
  
  范晓诗骤然恐惧起来。
  
  李菲菲的手掐在了她的脖子上,不断用力。
  
  她不能动,却是感到了窒息的痛苦。
  
  她半点挣扎都做不到,只能听见自己脖子发出的怪响。
  
  那不是骨骼挤压后出现的声音,而是玩具被挤压后发出的声响。
  
  范晓诗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正在和身体分体。连接两处的球形关节正在脱落。
  
  只听一声轻微的响动,范晓诗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剧痛。
  
  那是她最后的感觉。
  
  “晓诗,走了。你……你手上拿的是什么?”范母拎着包,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和她手上那个娃娃。
  
  “没什么。要扔掉的东西。”范晓诗回答。
  
  范母心里有些嘀咕。她记得女儿之前还说过一些异想天开的话,说她收到了一个受诅咒的娃娃。这次进医院,也是为了解决诅咒,才去找那什么教堂,在路上犯了病。
  
  医生检查下来,没有查出病因,但她的身体确实不够健康,像是病毒性感冒,又像是营养不良。在医院住了几天,吊了各种药水后,才逐渐恢复正常。
  
  范母看看那个身首分离的娃娃,心里有些不舒服。她都不知道这东西被女儿带到了医院来。
  
  范晓诗从容地走出了病房,将娃娃扔进了病房外的垃圾桶里。
  
  “走吧。”范晓诗回过头,冲范母笑了笑。
  
  范母心里又嘀咕起来。她觉得女儿这笑容有些陌生。女儿这些天住院,吃饭休息的模样也和平时不大一样。她能察觉出来,女儿的精神处在一种诡异的亢奋中。
  
  “帮你请的假还有几天。过两天,我们到其他医院看看吧。”范母担忧地说道。
  
  她将这些归结为女儿的身体不适。
  
  范晓诗顺从地答应下来。
  
  母女两个下了楼,找到了早已等候在外面的范父。一家人上了车,往家的方向驶去。
  
  范晓诗贪婪地注视着窗外。
  
  “妈妈……”
  
  范晓诗打了个激灵,瞪眼看过去,只看到身边空空的座位。
  
  没有那几个脏兮兮的小孩……
  
  前排副驾驶坐着的范母转过头来,惊讶地看着她。
  
  范晓诗回过神,低下头。她忘了自己已经没有挡住脸的乱发。
  
  范母看到了女儿脸上陌生的狰狞表情,吓了一跳,更觉得不安。她担心女儿的不适是精神上出了问题。住院期间的那些检查可没有包括药检……
  
  范晓诗一直垂着头,脸上表情的从狰狞到麻木。她瞥见了车窗玻璃上的倒影,转头看了过去,突然对着自己的倒影勾起唇角,笑了起来。
  
  那笑容和“灿烂”、“热情”、“喜悦”这些情感都毫无关系。诡异的笑容中,带着一种不自然的悲伤。
  
  范晓诗握紧了拳头,逐渐放松了下来,表情又变回麻木。
  
  她已经逃离了那个山沟。以死亡为代价,扔掉了自己垃圾般的身体。她现在是范晓诗,一个和自己同龄、曾是自己好友、拥有幸福生活的大学生。这是她原本该有的生活。
  
  范晓诗闭上了眼睛,沐浴在阳光中,放松地陷入了梦乡。
  
  ※※※※※
  
  黎云和李叔没有决定好该怎么处理杨仓教堂的事情。
  
  照易心观察到和她推测的情况来看,潘瑶因为信仰而崩溃,杀了同伴和妻子后,经历数年时间,改变了原本的想法。他让妻子的鬼魂制作娃娃,收留附近逗留在人间的鬼魂,建立他心目中的天堂和地狱。那些娃娃当然是生活在天堂中,那些骷髅则是在地狱中遭受惩罚;或者是反过来。
  
  黎云想不明白这两种状态的区别。
  
  易心也只是听他描述,有了这样的猜测。
  
  “……既然他这么说,原来也有天堂地狱的区别,你看到的也是两种情况,那不就是两种情况吗?”易心如此大咧咧地说道。
  
  对于那些娃娃和骷髅,还有杨仓教堂周边发生的事情,她不怎么感兴趣。
  
  黎云和李叔自己发愁了一阵,见到若无其事的易心后,有些坐不住。
  
  当然,这个坐不住的只是黎云。
  
  “那个潘太太,跟你有点交情吧?”黎云问道。
  
  他很纳闷。问这话,也不是指责易心冷漠。易心毕竟是妖怪,她做出什么来,黎云都能以一种开放的眼光来看待。他只是郁闷。他和李叔是真的踟蹰。知道一个可能的嫌疑犯和他的犯罪窝点,什么都不做,实在不符合他们的价值观。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他们很想要报警来着。可这事情又不能真的去找110解决。
  
  黎云看着悠闲的易心,等待她回答。
  
  易心诧异地回望黎云,“她自己都决定那样了,我还要做什么?”
  
  黎云愣了愣。
  
  “他们两个死了也快……”易心掰着指头算了算,“八十年大概有了。档案管理不严的时候,还弄了假身份,扮着活人,继续打理教堂。我中间去看过很多次。人家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他们都不计较生死问题了,我怎么插手?我去劝他们离婚吗?还是去劝他们投胎?”
  
  这是易心讲故事的时候,没说到的后续。
  
  黎云只能说:“那个地方明显有问题啊。那么多鬼……学校里那些小孩子和活动室那么多老人……”
  
  三院那种地方都没有积攒出那么多定居的鬼魂来。而且那些鬼魂行为也不太正常,像是鬼片里困在死亡地点、不得超生那种鬼魂,只重复做着生前的事情。
  
  黎云这些上查不到本地档案,但至少瑶城这儿没有上新闻的特大事故,一死死一学校、一饭店、一活动室人的。
  
  “你确定你看到的都是鬼吗?只有你看到了,李叔没有看到吧?”易心反问。
  
  黎云再次愣住。
  
  晒太阳的薛小莲插嘴道:“你可能看到了潘瑶身处的地狱。”
  
  黎云望向薛小莲。
  
  “只有娃娃是真的吧。”薛小莲闭着眼睛,随口说道。
  
  ※※※※※
  
  牛海西本不想来的,但冥冥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牵引。他在打听清楚杨仓教堂的旧事之后,就蠢蠢欲动。
  
  他找了好几位大师算了卦,结果都是好的,不是说他要遇见贵人,就是说他的财运转向了瑶城所在的方向。
  
  牛海西立刻就买了机票,登上了前往瑶城的航班。出发前,为了以防万一,他将张和做的那个替身假人用了起来。他没和张和说他要去杨仓教堂,张和也没问他要那替身做什么用,只是接收了他的转账。
  
  牛海西不知道教堂那儿有什么在等着他,但应该不是坏事。
  
  怀着一种莫名的激动心情,他焦急等待着飞机降落。

Ps:书友们,我是库奇奇,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