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雄联盟之英雄的信仰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内讧

  见乐尧站在门口没有走,张扬赶苍蝇似得挥了挥手,“我要睡觉了。”
  乐尧皱眉,“张默呢?”
  张扬叹了口气,翻身坐起来,“睡觉呢。他不肯出来,我能有什么办法?”
  乐尧拍了一下墙上贴着的时间表,“9:30-10:00是吃饭时间,10:30复盘会议,下午2:00到5:00是专项训练……”
  乐尧还没说完,张扬就打断了他的话,“午饭再来叫我。”
  乐尧抱起手臂,倚着门框和张扬对视了几秒,但是张扬理直气壮看着他,丝毫没有任何躲闪。
  张扬和张默的性格差别太大了,张默虽然比较自闭,但是性格温柔,也很会体谅关心别人,能够遵守战队的规章制度,训练非常勤勉刻苦。
  而张扬则相反,他完全是一个自我中心的人,不会考虑其他人的感受,也不在乎别人的想法,性格自由散漫。要让张扬遵守战队的规定,恐怕不可能。
  乐尧虽然知道这一点,还是说了句,“你是队里的ADC,你要参加训练。”
  果然,张扬断然拒绝,冷笑了一声,“我不去。要打职业的是张默,EM的ADC也是张默,又不是我。”
  乐尧无奈,“你想怎么样?”
  张扬回答,“你让我安安静静一个人呆着就行,等到张默回来,你让他干嘛他就干嘛。”
  乐尧知道,张扬是料定了自己拿他也没有什么办法。罚禁赛,扣工资,禁止上场,以上所有的惩罚对张扬来说根本没有意义。
  一个人,如果没有欲望,就会变得无法控制。张扬就是个典型,他的父母控制不了他,乐尧更控制不了。
  张扬重新躺回了床上,咕哝道,“说不定一睡醒张默就回来了,你放着我不管就行。”
  ……
  吃完饭之后是针对昨天骑士比赛的复盘会议,张默继续缺席了开会。所有人都很诧异,这是自从张默加入战队之后就没有出现过的情况。张默永远都是最早起床、最早来开会、最认真训练的那个人,什么时候缺勤过?
  洛阳赶紧戳丁鹏杰,“张默呢?快叫他来,等会尧哥要罚他跑步了。”
  丁鹏杰立马站起来要往外溜,但是溜到一半被乐尧叫住了。
  乐尧朝着丁鹏杰招了招手,“回来吧,张默最近有点特殊状况,可能会不参加会议和训练。”
  乐尧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愣了愣。
  陆江山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小声调侃了一句,“特殊状况什么意思?大姨夫?”
  洛阳对乐尧说的‘最近’两个字感到十分疑惑,“是指不参加今天的会议和训练吗?”
  乐尧摇头,“不,暂时不确定会缺席几天。”
  丁鹏杰总有点不好的预感,问了句,“怎么回事?他生病了吗?”
  乐尧没有正面回答,但是顺水推舟道,“丁鹏杰你先搬到其他人的宿舍里住两天吧,张默晚上休息有点不好。”
  丁鹏杰仔细看了乐尧两眼,出乎意料没有多说也没多问,很爽快答应了,“行啊,反正柯桐一个人住,多寂寞,我去陪陪他呗。”
  柯桐一听,立刻一改往日云淡风轻波澜不惊的做派,倒抽一口凉气露出了万分惊恐的神情。
  坐在角落旁听的欧阳雨乐不明真相,自告奋勇道,“胖丁哥,我也一个人住,你跟我睡呗!我可以打地铺!我还从来没打过地铺呢!”
  柯桐一听立刻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笑眯眯撺掇,“欧阳的主意好,正好胖丁你多跟新人培养培养革命友谊。”
  胖丁哪里不知道柯桐几个意思,一口答应,“好啊,一会儿我就搬东西过去!”
  在场所有除了欧阳雨乐之外的知情者都摇头叹气——哎,年轻人,天真。
  乐尧面无表情低头翻着手里的赛程表,突然问,“对了,欧阳雨乐你什么时候过生日?”
  “四月一日!”
  “嗯,”乐尧点点头,看向白泽,“选手注册的事情麻烦你了。”
  白泽说,“已经记下了,年纪一到,立刻去注册。”
  第一天的训练和会议,张默完全缺席,就连饭都是让基地阿姨给送进了房间里。
  此时,距离和寰宇的比赛,还有一星期的时间。
  ……
  随后的几天里,张默真的一天训练和一次开会都没有来过。甚至和DMC的训练赛都是欧阳雨乐代打的ADC位。
  对面的ADC杜修晨一看选手ID不是张默,整个人都惊呆了,在公屏里打了十连感叹号。
  杜修晨:!!!!!
  杜修晨:EM你们什么意思!!!!!
  杜修晨:看不起我?!张默打赢了韩凉之后我没资格跟他打训练赛了吗?!
  洛阳赶紧回复:不是的,张默生病了。
  丁鹏杰帮腔:对啊,都病得下不来床了还心心念念要跟你对线!
  欧阳雨乐:字字属实!
  杜修晨完全不信。他们DMC和EM关系好,早就听说EM被乐尧接手之后,对队员身体状况的管控非常严格。不仅每天要早睡早起,不准吃外卖,而且每天还要跑步锻炼身体。怎么可能说生病就生病了,还病的下不来床?!分明就是借口!
  杜修晨觉得EM就是想拿自己来给新替补练手,气得他状态爆棚,拿了把自己最擅长的EZ,追着欧阳雨乐锤了个0-6。
  训练赛上,EM被DMC爆锤,两局比赛都只用了三十分钟就凄惨落败。
  此时,距离和寰宇比赛还有三天。
  ……
  眼看着比赛日将近,所有人都真的坐不住了。无论是开会还是训练,甚至是训练赛,张默这三天根本一天都没来过。他每天躲在宿舍里不是在看小说就是在吃零食,要么就是睡觉,一天能睡12个小时以上,宿舍门都不出,简直过得像头猪一样!而且乐尧一直对此假装没看见,管也不管,竟然听之任之!
  某日,训练训到一半,陆江山终于受不了了。
  他每天拼死拼活背李心婵扔给他的资料,说句实话,他现在背的资料比他一辈子上学背过的书还要多!他觉得自己简直不是在打LPL,而是在备战高考!而那个张默,居然每天划水、打酱油、玩?!开什么玩笑?!
  陆江山直接扔了手里背了一半的打野资料,卷了袖子就冲向了张默的宿舍。
  洛阳一看情形不对,赶紧跟上去,“喂喂喂,你要干嘛?”
  陆江山怒道,“我们都在拼命练习,凭什么那家伙在床上躺着?他这样会拖我们后腿!输了算谁的?!”
  陆江山毕竟一米八多大个子,还是个身强体壮的运动系,洛阳根本拉不住,被陆江山一脚把张默宿舍的门给踹开了。
  陆江山指着床上躺着的张默吼道,“你给我起来!”
  张扬理都不理他,懒洋洋问,“谁让你进来的?”
  陆江山看他这欠揍的样子顿时火冒三丈,一把冲过去就揪着张默的领子要把他从床上拽下来,“你信不信我揍死你!”
  陆江山撸了袖子就真的要揍人,还好闻讯赶来的李心婵把他一把给拽住了。
  李心婵扯着陆江山胳膊往后拉,“你疯了吗!放手!!打架要禁赛的!”
  陆江山毕竟不能真的对妹子使力气,只好被李心婵揪着袖子拽了出去。
  张扬冷眼看着一行人闹哄哄冲进来,又闹哄哄走出去,那表情仿佛在看一群跳梁小丑。
  他对最后一个离开的洛阳招了下手,“劳驾,门关上。”
  洛阳也被他这态度搞得一肚子气,恶狠狠“嘭”得一声把门甩上了,“妈的,还不如真让陆江山揍他一顿……”
  ……
  陆江山被李心婵扯着回到封闭训练室里,怒气冲冲往椅子里一坐,“你拉我干嘛?!你没看到他那样子吗?他就是欠揍!”
  李心婵叹了口气,“你没想过为什么教练允许他不训练吗?”
  说起这个,陆江山就更生气了,他猛地一锤桌子,“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教练也脑抽了吧!”
  柯桐干咳了一声,摘下耳机走过来,加入了话题,“你没看出来张默很奇怪吗?”
  李心婵觉得柯桐大概和自己想的方向一样,于是点点头,“这赛季好多次了,总觉得张默怪怪的,有时候会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得。”
  丁鹏杰也走了过来,忧心忡忡压低了声音说,“我看张默的样子,像是精神有点问题。”
  陆江山震惊,“啊?!”
  李心婵瞥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傻啊?一个人性格前后差这么大,你心里没点数?”
  陆江山被李心婵说得一愣一愣的,“什么意思啊?他不会是疯了吧?还是装疯?”
  李心婵翻了个白眼,“别瞎说,这有什么好装的,又不是个戏精。张默看起来神经就很脆弱,可能真的是精神出了点什么问题吧。”
  丁鹏杰神神秘秘说,“我之前不是和张默住一起么?我以前看见过他半夜偷偷吃药,就偷翻了他的抽屉,在里面发现了抗抑郁药物。”
  陆江山听得一个头两个大,“等会等会,你们左一个精神问题,又一个抑郁的,怎么都听着这么不靠谱啊?”
  一直缩在角落没人注意到的欧阳雨乐突然小声插了句话,“我倒是觉得……说不定是有人挖角他?他这赛季发挥这么好,都快赶上寰宇的吴越了,说不定是有队伍高价挖角,所以不想上了吧……”
  洛阳一直也没怎么插话,这时候也说,“也不是没这个可能,你们还记得李傲然么?他去年不也是这样的?刚开始进队的时候客客气气,后来成绩打得好,有人高价挖角,就变得傲得不行。当时还总是让老板给他加工资,老板不同意就闹着不愿意上场。”
  李心婵闻言,多看了一眼欧阳雨乐。她是没想到,这孩子看起来缺心眼,其实该长的心眼一点没少啊……?
  陆江山听得头疼,“猜来猜去不如直接问尧哥,尧哥肯定知道。”
  丁鹏杰看向众人,“谁去问?”
  结果所有人都齐刷刷看向了他。
  丁鹏杰见状,委屈地张大了眼睛,“为什么是我?!”
  柯桐说,“你是张默的下路搭档嘛。”
  丁鹏杰,“。”
  洛阳说,“你年纪大嘛。”
  丁鹏杰:“……”
  李心婵笑眯眯说,“你面相富态。”
  丁鹏杰:“?”
  欧阳雨乐说,“你饭量大。”
  丁鹏杰:“?!”
  丁鹏杰最后看向陆江山,陆江山刚想说什么,就被丁鹏杰打断了,“算了你还是闭嘴吧。”
  丁鹏杰迫于无奈,只好敲开了乐尧办公室的门。
  此时,距离EM对抗寰宇的比赛,只剩下了一天。
  ……
  PS:
  我明天一定早点更呜呜呜呜_(:з」∠)_
  等更新的小伙伴可以加群,我群内随时同步更新时间,省的大家一直等。
  QQ群:936339155

Ps:书友们,我是暴走团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