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丑女奇遇人生 > 第26章 开始探案

  陈倩说道,“我现在是不特别的丑啊。”
  张秀说道,“我们现在是大人的身边的助手。”
  陈小天说道,“是的,我们现在有了新的名字,我现在名为宋心,而陈倩的新名字为瑛姑,是一个仵作,你能应付不。如果不行我们就换下。”
  陈倩说道,“仵作,做的都是喝死人打交道的,倩儿怕是无法胜任,还是我来当推官吧。”
  陈小天说道,“那张秀你当我的妻子,辅佐倩儿,你可能胜任。他的名字为玉珍,是一个好妻子。”
  张秀说道,“没有问题。”
  就在刚才陈倩的一眨眼之间。神情有了一丝的波动。
  陈倩说道,“我还是当回我的什么来的,我突然忘光了。公子你能再说一遍吗。”
  陈小天说道,“好,我再从头说一遍。第一,我们现在是冒着杀头甚至于满门抄斩的风险去审理两件大案。一是奸夫不检点的妇女杀夫案,将于三天后,他们将会在天南县的菜市口的刑场执行绞刑,我们要做的是再次核查,他们是否有冤屈。如果有冤屈,我们是否能找到真凶。”
  陈小天示意她们坐下来,他自己早就坐在了凳子上了。二女也不客气,就在到了凳子上。
  陈小天看着陌生的两个面孔。继续说道,“第二个案子就是李芳父亲杀人案。这个案,我们要做的是李芳父亲是否杀人,杀的是不是外乡人。还有就是熟读律法,这个是关键,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反败为胜。”
  陈倩说道,“我们怎么不光明正大的寻找证据,把证据提供给官府,为什么要自己查呢。难道是公子觉得我们更加专业?”
  陈小天蹙眉,说道,“掌握别人生死的感觉你想尝试一下吗?”
  陈倩说道,“每个人都不应该把命运交给别人,我也不想滥杀无辜。”
  张秀说道,“倩儿妹妹,我们是去救人,不是去害人。”
  陈小天说道,“你希望在你活着的这一方土地上出现一个冤魂,是你有能力去阻止,但是因为你的冷漠,让他们的正义得不到伸张吗?”
  陈倩点点头,说道“道理是这样的,那公子继续。”
  陈小天说道,“刚才来的路上,我不是在三具可能是男尸的身边发现了一个防水包,里面就有上任文书。所以我们就替他们查清清楚这两件案子,然后就退去。”
  陈倩说道,“我觉得要多查一件,就是三具疑是男尸的真正死因。”
  张秀说道,“对啊,他们也是密案。”
  陈小天说道,“我们现在只有100两的经费。看来要省着点用了,不让以后都没钱给自己买断头酒了。”
  陈倩和张秀都抱在了一起说道,“吓死宝宝了。”
  陈小天说道,“好了,我继续不了。推官是一个身材高而瘦的男子,妻子是瘦小的是个女人,仵作可能是女子。现在现在也是三人刚好。”
  陈倩说道,“我选县官,仵作干些都是死人的活,我一个大姑娘家,不合适,我就当个傀儡推官就可以了。张秀你当仵作吧。”
  张秀说道,“公子说了我当妻子,我的一手刺绣终于有机会施展了。”
  陈小天说道,“这样也好,倩儿,你就这么喜欢女装的我吗。”
  陈倩说道,“想多了。还是我当仵作吧,虽然我没见过死人。但是我什么不敢做的。”
  陈小天说道,“这是你说的,可不是我不给你机会。”
  陈倩说道,“好了,我叫什么?”
  陈小天说道,“你叫瑛姑。”
  张秀说道,“我叫玉珍。”
  陈小天说道,“我叫宋心。”
  她们在床上躺了一小会。陈小天看了一会本本。
  陈小天在马行里,给她们买了两皮黑马。
  他们三人,就骑着两匹马,往天南县而去。为什么是两匹,因为陈倩不会骑马,只好和张秀一匹马了。
  三人已经易容后才上路的。路上的行人都很好奇。他们又问他们问清楚了方向,并告诉他们自己迷路了走了好多天才才走出来。路人都称奇了。
  在陈小天三人走了一天时间里。天乐县传开了一件怪事,那就是失踪的三个怪人又出现在了天乐县。一天后,传到了江城。这个都是后面是时空了,就让我们把镜头转回陈倩,不应该叫瑛姑的身上吧。
  瑛姑和李心和他的妻子玉珍,已经到了三岔口。瑛姑说道,“大人,瑛姑愚钝,我们是去上任,还是直接去,天南县。”
  陈小天扮作的李心说道,“办理交接手续比较繁琐,我们没有那么做时间去耗费在那上面。我们手上有文书,他们也不敢不听的。”
  瑛姑说道,“大人说的是,瑛姑明白了。”
  玉珍说道,“还是官人厉害。”
  。。。
  当晚,他们到了天南县。
  天南县,到处都可见打铁铺,可见农具,家具很多都出自于此。就连很多宝剑也自于此。比如流传最久的当数李飞鱼,他可是个用剑名家,他的剑法可以差点就要了一个绝世高人的性命。
  除此,天南县的耕地也是很辽阔的。
  。。。
  李心和玉珍,瑛姑三人进了城。
  街道上,这周围的房屋都比较的古老,怎么也有个十几二十年了吧。
  一貌美如花的中年妇女和旁边的年轻可爱的小姑娘小声的说道,“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死了算了,为什么要拉上我弟弟啊?”
  小姑娘说道,“谁不知道你那弟弟是个花花肠子,没想到他连有夫之妇也勾搭。但是他本性纯良,应该是那个妇人给他灌了迷魂汤。”
  李心三人对此也只是听听,他们继续闲逛。
  一个黑脸大汉跟一个白发老者说道,“石死仁,什么不学好,偏偏勾搭那个良家妇女,也杀害她的丈夫。可是他也没有好下场。”
  老者说道,“我行医数十载,也没看出这是什么毒。真是惭愧啊。”
  大汉说道,“大伯,世间毒物何止千千万,我们又怎么能都知道呢。但是县官怎么就判定是通奸杀人呢?”
  老者说道,“是啊,王玉儿也是个女汉子,双手被折了,也是不承认自己害了自己丈夫。”
  

Ps:书友们,我是古呆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