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皇大帝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们奔雷剑宗,没人了?
    “韩宇政!”
  
      胡剑忌惮的看了韩宇政一眼,随后盘腿坐下,取出灵石继续恢复消耗的真元。
  
      这一次,他消耗的真元比较多,恢复得时间也比较久。
  
      整整两刻钟的时间,他才恢复好。
  
      而在他恢复期间,在场的奔雷剑宗之人,也都知道现在下场的疾雷刀宗弟子,名为‘韩宇政’,正是疾雷刀宗那个铁牢星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年仅二十四岁,便已经是法相中期武道修士。
  
      “年仅二十四岁的法相中期武道修士,都花时间在修炼上了吧?他的法相,能强到哪里去?”
  
      不少奔雷剑宗之人对此感到质疑。
  
      当然,冷静的人更多,“这个韩宇政,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敢下场,说明他的实力十之**不在程艳漾之下!”
  
      “程艳漾刚才说,她在这个韩宇政的手下,撑不过三招!”
  
      “天呐!如果程艳漾说的是真的,我们奔雷剑宗哪有法相中期武道修士能是这韩宇政的对手?”
  
      ……
  
      眼看胡剑恢复到全盛时期,和韩宇政对峙而立,在场奔雷剑宗之人的一颗心,都忍不住悬了起来。
  
      至于奔雷剑宗宗主余煜成,还有大多数奔雷剑宗高层,都默默的叹了口气,觉得胡剑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接下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胡剑率先出手,先发制人,且发挥完美……
  
      但,即便如此,胡剑还是败了。
  
      韩宇政格挡他的攻势用了一招,然后回手一招,压得胡剑落入下风,险象环生。
  
      第三招,将胡剑击飞出去。
  
      “噗——”
  
      鲜血从口中飞溅而出的同时,胡剑整个人倒飞摔出,落地之时,因为伤势颇重,半跪在地。
  
      不同于胡剑的狼狈不堪。
  
      韩宇政凌空立在低空,身上升腾起一尊三丈高的巨伞法相,现在巨伞正撑开,不断的旋转着。
  
      在伞面的周围,每一根伞骨的末尾,即便只是法相形态,看起来仍然异常的锋利。
  
      巨伞法相旋转着,姿态完美,仿佛毫无破绽。
  
      韩宇政立在空中,如同高高在上的帝皇一般,目光漠然,俯瞰着半跪在地的胡剑,就好像在俯瞰着一只卑微的蝼蚁!
  
      全场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众人回过神来,偌大一座外宗演武场,毫无意外的响起了阵阵急促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天呐!他真的才二十四岁?”
  
      “二十四岁,一身修为能步入法相中期,就已经算逆天了……可问题是,他的法相,竟然还这么强大!”
  
      “胡剑,是我们奔雷剑宗的核心弟子,今年三十七岁,在我们奔雷剑宗之中是公认的法相中期第一人……在这个韩宇政手下,连三招都撑不过。”
  
      “那疾雷刀宗的核心弟子程艳漾,没有撒谎。”
  
      “太强了!”
  
      “这样的人物,别说在我们奔雷剑宗,哪怕放在恒流星域的其它顶尖宗门,怕是也没有法相中期武道修士能是他的对手。”
  
      “别说那些顶尖宗门……哪怕是我们恒流星域内底蕴最是深厚的两大超然势力之中,也未必有法相中期武道修士能比得上他。他的实力,太逆天了。”
  
      ……
  
      这一刻,在场的奔雷剑宗之人的内心没有绝望,虽有淡淡的失落,但更多的是觉得这一切理所应当。
  
      他们奔雷剑宗,败在这样的一场切磋中,不算丢人。
  
      疾雷刀宗收的这个号称铁牢星百年难出的武道天才,根本就不能以常理论之,奔雷剑宗没有同修为之人是他对手,很正常。
  
      “罗宗主,你这弟子的法相,已经赶得上大多数法相极境武道修士了。”
  
      余煜成深深看了罗元秋一眼,说道。
  
      这一场切磋,他败得心服口服。
  
      要怪,只怪他小看了对方这一次踩奔雷剑宗的决心。
  
      “哈哈……”
  
      罗元秋哈哈一笑,“余宗主过奖了,马马虎虎,马马虎虎。”
  
      “余宗主,你们奔雷剑宗,底蕴深厚,非我们疾雷刀宗所能比……想来,你们奔雷剑宗肯定还隐藏着更加出色的法相中期武道修士。”
  
      罗元秋看起来非常诚挚,“余宗主,你不需要顾及我的脸面,顾及疾雷刀宗的脸面的。”
  
      “虽然我们是客人,但也是能接受失败的。”
  
      “你,便将你们奔雷剑宗最出色的法相中期武道修士叫出来,和我这弟子切磋切磋,不需要怕打击到他的。”
  
      “谁年轻的时候没点挫折呢?你说是吧?”
  
      罗元秋说到后来,嘴角噙起一抹揶揄,明显是在暗讽余煜成,奔雷剑宗,没有能和他的弟子韩宇政比肩的法相中期武道修士。
  
      罗元秋这一番话,气得内宗四谷的谷主脸色都微微一变,在场的不少内宗弟子的脸色也变了。
  
      哪怕是余煜成这个宗主,虽然脸上保持着笑容,但却明显减少了不少,“罗宗主,胡剑已经是我们奔雷剑宗唯一的一个法相中期核心弟子。”
  
      然而,即便余煜成这样说,罗元秋还是没打算放过他,“余宗主,跟我就别打马虎眼了,咱们都是明白人。”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藏起来的那个法相中期武道修士,未必就是你们奔雷剑宗的核心弟子。”
  
      “就像我这弟子韩宇政,同样不是我们疾雷刀宗的核心弟子。”
  
      韩宇政进疾雷刀宗没多久,而且一进疾雷刀宗就成为了罗元秋这个宗主门下的弟子,有没有核心弟子的头衔,已经并不重要。
  
      不过,在疾雷刀宗之人的眼里,韩宇政就是核心弟子!
  
      即便,他没有去参与过核心弟子的考核,更没有通过考核……
  
      “罗宗主,适可而止。”
  
      罗元秋的进一步嘲讽,令得余煜成也有些恼怒了,他再和气下去,还不知道这罗元秋会如何得寸进尺。
  
      “哈哈……余宗主,我没做什么啊?你这脸色怎么不太好?”
  
      罗元秋笑得更灿烂了。
  
      与此同时,那击败胡剑的疾雷刀宗弟子韩宇政,收回俯瞰着胡剑的目光以后,扫了周围一眼,淡淡问道:“奔雷剑宗,可还有法相中期武道修士下场与我韩宇政切磋?”
  
      韩宇政这一问,奔雷剑宗的一群人顿时又是陷入了一片死寂。
  
      胡家都败得那么惨。
  
      其他人,谁敢上?
  
      而且,还只有法相中期武道修士才能下场。
  
      韩宇政继续说道:“我韩宇政,今年二十四岁……这样,也不用限制你们奔雷剑宗弟子的修为。”
  
      “你们奔雷剑宗,但凡三十岁以内之人,不管什么修为,都可以下场与我韩宇政切磋。”
  
      “只要你能取胜,我们疾雷刀宗和你们奔雷剑宗之间的这一场切磋,便算你们奔雷剑宗胜。”
  
      “这可是一个非常好的出头机会,你们可千万不要错过。”
  
      说到后来,韩宇政的嘴角,也适时的噙起一抹淡淡的讽笑。
  
      三十岁以内之人,不限修为,奔雷剑宗之中,根本没有法相后期以上的存在……这一点,他早听他师尊说过。。
  
      而听到韩宇政的话,奔雷剑宗的一群人,自然都是心里骂娘。
  
      这个韩宇政,说得倒是好听。
  
      他们奔雷剑宗之内,三十岁以内之人,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几个法相中期武道修士,而那几人的实力都远不如胡剑。
  
      连胡剑都败在韩宇政的手里,那几个法相中期武道修士上场,结局只会更惨。
  
      见奔雷剑宗的一群人半天没有动静,韩宇政双眼眯起,嘴角讽笑更甚,“怎么?你们奔雷剑宗,没人了?”
  
      韩宇政此话一出,不只是一群奔雷剑宗弟子恼羞成怒,哪怕是奔雷剑宗宗主余煜成的脸色,也微微阴沉了下来。
  
      挑衅!
  
      **裸的挑衅!
  
      但,却没人能说什么。
  
      难不成,他们还能对韩宇政说,你这个二十四岁的疾雷刀宗弟子,有种跟我们奔雷剑宗三十岁以上之人交手?
  
      你这个疾雷刀宗的法相中期武道修士,有种跟我们奔雷剑宗法相后期以上的武道修士交手?
  
      这些话,他们最多心里想想,根本说不出口。
  
      这种话,一旦开口,便相当于他们奔雷剑宗认输了。
  
      “余宗主,如果你执意要藏着掖着……那么,这一场切磋的胜利,我们疾雷刀宗,也只能却之不恭了。”
  
      罗元秋笑着对余煜成说道。
  
      这一次,余煜成还没开口,秋谷谷主何晋已经先一步对余煜成说道:“宗主,既然罗宗主都这么说了……我们奔雷剑宗,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嗯?”
  
      原本被罗元秋气得差点爆血管的余煜成,听到何晋的话,先是一愣,随即看向何晋,眼中带着疑惑不解之色。
  
      何晋这个人,虽然修为不是内宗四谷的四个谷主中最高的,但却绝对是最沉稳的。
  
      到底什么原因,让这个向来沉稳的秋谷谷主,说出这样的话?
  
      “东皇。”
  
      很快,随着何晋开口,余煜成有了答案。
  
      何晋一开口,原本正在闭目养神的周东皇,瞬息睁开了双眼,随即踏空飞身而出,如同一道白色闪电,转瞬便到了场中,目光淡漠的看着那满脸桀骜,嘴角噙着讽笑的黑衣青年。

Ps:书友们,我是风轻扬,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